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2章 这个......我们先回我们家,好不好?
    ,精彩无弹窗免费!

    要是这小子就在眼前,他现在就一脚把他从床上踹起来。

    他立刻大声教训道:“喂,昨晚上要你不要喝多了,非得喝多了!”

    秦成旭被他喊得瞬间清醒过来,赶紧说道:“啊,我想起来了,今天要去美国订婚对不对?”

    肖若白深呼吸一下,克制住烦躁的心情说道:“好了,你赶紧起来去订机票。”

    秦成旭立刻表示道:“没问题,我这就去办。”

    说完,他这才一下意识到,他今天还没有来得及跟墨厉城请假。

    于是他立马又说道:“完了完了!我还没有跟厉城哥说,今天一定给我记迟到。”

    肖若白叹了一口气,就教训道:“你这个废物,别把正事耽误了!”

    说完,肖若白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他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得要这两天去美国后的事情都安排好。

    至于乔心暖和小布丁,他也来不及去解释了,只能等他从美国回来之后再说。

    不过现在他身上还是一丝不挂着,两腿之间的东西还在晃着。

    他最先考虑的应该是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再收拾行李……

    乔心暖因为昨晚的事情郁闷死了。

    她本来很生气,可是一闭上眼睛就是肖若白那张俊脸。

    还有昨晚上,两个人在主卧滚床单的画面。

    简直不要太羞涩!

    结果她这一整天上班都心不在焉,好几次都把小朋友的名字弄错了。

    就连辰辰都觉得不对劲:“小乔老师,你上课的时候在想什么事情吗?”

    乔心暖赶忙俯下身,跟辰辰解释道:“没有呀,老师只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

    辰辰懂事地点点头,回应道:“没关系,我能理解,人睡不好,精神就不会集中。”

    月月也走过来,仰着小脸跟着问道:“小乔老师是不是跟我爹地妈咪一样?因为要给我们生小弟弟和小妹妹,所以每天晚上都要很晚才睡?”

    闻言,乔心暖一下脸颊涨红,赶忙说道:“才没有,老师怎么会做那么羞羞的事?”

    月月只好闭上小嘴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却机灵地看着老师涨红的脸。

    两只大眼睛就好像是会说话一样。

    就好像在说,就算她不承认,她也清楚怎么回事。

    乔心暖都觉得不可思议,都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两个聪明的小家伙了。

    现在的孩子真是越来越聪明,都不知道从哪里学来这么多成人知识。

    要是在这么放任下去,可不得了了。

    长大以后,全都变成小人精!

    就听辰辰就笑着说道:“我觉得,布丁有个弟弟妹妹也挺好的。”

    乔心暖脸色一沉,立刻说道:“马上下学了,你们快回座位上,不许再乱说了。”

    辰辰和月月这才立马乖巧地点点头,全都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接下来就是家长们来接孩子们下学的时间。

    乔心暖走到教室门外,却忽然失望。

    要是前几天的话,肖若白肯定是第一个到了教室门口来接她和布丁的。

    可是今天也是放学的时间,却没有看见肖若白的影子,更没有他任何消息。

    最后孩子们的家长都把小朋友们接的差不多了,也没有看见肖若白。

    而池安夏今天来的有些晚,一进来就看见她垂头丧气的。

    于是池安夏上前问道:“乔乔,今天很累吗?”

    乔心暖听了,赶紧抬起头来回应道:“不累、不累,我很好。”

    池安夏微笑着回应:“那就好,带孩子很辛苦,累了就适当休息下。”

    乔心暖也笑着说道:“好,二嫂,我这就把辰辰和月月叫出来。”

    说着,她就立刻转身要去叫孩子们出来。

    可她刚转身,就见辰辰和月月已经从班级里跑了出来。

    两个小家伙就等急了,听见妈咪的声音,就立马跑了出来喊:“妈咪!妈咪!”

    池安夏看着两个孩子像刚出笼的小鸟,就高兴地笑了笑。

    然后她就抬头说道:“乔乔,要不要一会儿带着孩子们去外面坐坐?”

    乔心暖也跟着笑着说道:“当然可以,不过……我可能还要晚会儿下班。”

    池安夏心领神会,立刻表示道:“没关系,我们可以改天一起坐坐。”

    说完,她又补充道:“对了,周末的婚礼,你一定要参加哦,我们在岛上等你。”

    乔心暖立刻表示:“那肯定的,明天我就跟园长请假,后天会准时到的。”

    池安夏点点头,说道:“那孩子们明天也就不来上课了。”

    “我知道了,我也会跟园长说一声的。”

    “小乔老师,后天见哦!”

    “好,再见。”

    乔心暖微笑着,挥手回应道。

    然后就眼看着池安夏带着辰辰和月月离开了幼儿园。

    她刚要转身,就见已经下班的同事过来打招呼:“乔老师,再见。”

    乔心暖瞥了一眼,赶紧朝同事们挥了挥手,没有多说话。

    她心里很清楚,这下背着她嚼舌根的同事,现在却主动跟她套近乎是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布丁的爸爸是肖若白,要给幼儿园里捐300万建校费?

    这样想着,乔心暖冷哼一声,就转身往班级里看了一眼。

    就见小布丁竟然在窗台前,垫着小脚尖往外看。

    她心里一下明白,儿子一定是在等肖若白来幼儿园接他们。

    这一眼让她看的有点心暖,走过去就叫道:“布丁,乖!我们回家了!”

    却见小家伙扭过头来就嘟着小嘴问道:“妈妈,我们是回粑粑那个家吗?”

    乔心暖一下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我们先回我们家,好不好?”

    就听小布丁有些不高兴地说道:“不要,我要等粑粑来接我。”

    说完,布丁把脑袋往窗边一转,就又看向窗外。

    因为他个子实在还有点小,所以不光得垫着脚尖,上半身还得趴在窗台上才行。

    看着儿子现在对肖若白这么依赖和喜欢,乔心暖的心里都有些震撼了。

    也许在儿子的心里,早就深深地渴望这份缺失的父爱。

    她把儿子从肖若白身边带走,那就是自私。

    这样想着,乔心暖也心软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