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6章 你真的醉了,我们已经不可能......
    ,精彩无弹窗免费!

    池洋被她吓得,赶紧用两只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刚才被她揪住的耳朵,现在还疼呢。

    池安夏看着池洋这一下老实了,心里还想着真是一物降一物。

    就在这时,墨厉城刚好从外面回来,一进了别墅里就听见餐厅这边的吵吵闹闹的。

    辰辰和月月看见爹地回来,立马叫道:“爹地!爹地回来咯!”

    两个小家伙就跟没事人是的,朝墨厉城跑过去。

    池安夏心上一怔,赶忙回头看过去。

    就见墨厉城迈着长腿走到她身后,便沉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池安夏立刻回身解释:“没什么,是筱筱和池洋来家里做客了,没想到撞一起了。”

    墨厉城听了,漆黑如墨的眼眸立刻朝池洋扫了过去,目光犀利冷酷。

    “是呀,我来姐姐家做客了,”

    池洋对上他的视线,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颤。

    要说在这个别墅里,他最怕谁,恐怕就只有墨厉城了。

    就连池安夏这个亲姐姐,他都从小没怕过,更别说其余一干人等。

    说到后半句,池洋都忍不住磕巴一下:“姐、姐夫难道不欢迎我吗?”

    墨厉城凉薄的唇瓣微启微微勾了勾,沉冷着嗓音说道:“欢迎。”

    虽然他嘴里说着“欢迎”,可脸上的表情却一点没看不出来。

    而且那冷厉的眸光,就好像能把人戳穿了一样。

    要不是看在池安夏的面子上,他对这个“小舅子”绝不会留一点情面。

    池安夏赶紧跟着说道:“不是来做客的吗?吃了饭,你就赶紧走吧!”

    幸亏今天墨雪初和邵锦川出门没回来呢。

    否则要是墨雪初知道这个臭小子来了,肯定会很不高兴。

    这么想着,她扭头就问白管家:“饭菜准备差不多了吧?”

    白管家赶紧点头应声:“是,太太,晚餐都已经转备好,就等您吩咐了。”

    池安夏立刻说道:“那就开饭吧。”

    孩子们早就饿了,听见说开饭了,立马跑到餐桌前去坐下。

    墨厉城冷冷地睨了一眼池洋,也迈开长腿走到餐桌上的主位坐下来。

    池安夏扭头跟林筱筱说:“筱筱,我们先坐下来吃饭吧。”

    林筱筱点点头,笑着应声了声“好”。

    谁料她刚要跟池安夏一起坐下来,她的位置就被池洋给占上了。

    林筱筱心里郁闷地就想把这个臭小子给从座位上拎起来,可是想想又算了。

    虽然这个臭小子刚“失恋”呢,那她就大方让给他好了。

    接下来佣人们就将饭菜从厨房里一一端出来,然后分别站在两旁伺候。

    因为是要给林筱筱接风洗尘,所以池安夏还特意让白管家准备了两瓶红酒。

    看着这丰盛而奢华的晚餐,林筱筱心里不由得更加艳羡。

    说她一点也不羡慕嫉妒那是假的。

    毕竟这么多年来,她都还是一个人单身着。

    尤其是想到住在这里还能天天跟裴义见到面,就更加羡慕池安夏。

    除了池洋这个意料之外,池安夏今天也很高兴,就跟林筱筱多喝了一杯。

    墨厉城今天也少有的温和,陪着老婆给林筱筱接风,还忍着没有给池洋脸色看。

    等晚餐过后,林筱筱和安夏都喝了不少酒,池洋就更别提了。

    因为心情不好,池洋干脆喝了个烂醉如泥。

    池安夏只好吩咐人把池洋送回池家,而林筱筱就由裴义送回新安置的公寓。

    此时,裴义扶着林筱筱正走进她的新公寓的电梯里,便问道:“筱筱,你住几层?”

    林筱筱半倚着他的肩膀,看着电梯上模糊的数字,嘴里含糊不清地回应道:“好像是24层,不对,好像是26层,我也记不清了......”

    她才搬来这里两天,今天又喝得有点醉,脑子就更不清醒了。

    裴义见她也说不清,只好两个楼层都摁了一遍。

    反正她的指纹能打开门锁。

    不是25就是26,大不了全都试一遍。

    摁完电梯,他就转身看着醉酒微醺的女人,又问道:“你还记得自己的房门号吗?”

    这个平时喜欢逞强、又不爱服输的女人,也就现在还有点小鸟依人的样子。

    就听林筱筱想了想,就说道:“我的房门号?好像03,又好像是08......”

    裴义见她又是这样的回答,便自觉放弃了,就等着一会全都试试了。

    真是没想到,池安夏竟然两次让他送林筱筱。

    上一次他和她就弄得很尴尬,不知道这次会不会跟上次一样。

    然而还没有等他做好心理准备,林筱筱忽然身子一晃就一头扑进了他的怀里。

    裴义半边身子一僵,立刻站稳,让她可以靠在自己身上。

    就听林筱筱含含糊糊的声音说:“谢谢你,裴义。”

    闻言,裴义立刻沉声关心道:“不用谢,你没有事吧?”

    “没事,我没有醉,”

    林筱筱用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襟,抬着头回答:“我还能喝,你要不要陪我喝?”

    说这话,她就对着裴义的衣领猛地打了一个酒咯,温热的气体一下钻进他的脖子里。

    这一下就让本来就身体发僵的裴义,更加肌肉紧绷起来。

    他赶紧别开脸回应道:“抱歉,我不能陪你。”

    可这样一句话,却让林筱筱一下不高兴了。

    “你怎么总拒绝我?”

    她搂着裴义的脖子,就噘着嘴说道:“你就不能跟以前那样,对我好吗?”

    裴义听了,浓黑的眉心蓦地皱起来:“筱筱,你真的醉了,我们已经不可能......”

    他还没说完,林筱筱就打断道:“我还是以前那样喜欢你,你知不知道?

    说着,林筱筱踮起脚尖朝他的嘴巴亲了过去。

    他一个躲闪不及时,嘴角就被她亲到。

    裴义被她弄得要多窘迫就有多窘迫。

    可林筱筱还要继续,嘴里还嘟囔着:“裴义,不要躲着我。”

    裴义抓着她的肩,拉开距离就喊道:“筱筱,你清醒点,我们已经不是以前了!”  这一声,让林筱筱猛地一怔,看着他的黑脸就问道:“你说什么?我们为什么不是以前了?你不喜欢我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