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8章 不就是失个恋,有什么了不起的?
    池安夏都没有注意到,那个身影直接走过来就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林筱筱和helen都同时一怔,池安夏也才扭头看过来。

    这才看见坐下来的人竟然是周末才见过的池洋!

    而且这小子今天换了一身白t恤衫配牛仔裤的打扮,显得人也干净清爽不少。

    就见池洋一坐下来,就不客气地拿起公筷夹起菜才就大口吃。

    旁边坐着的helen和林筱筱都吃惊地说不出话来。

    林筱筱更是有些排斥地看过来。

    池安夏赶紧问道:“池洋,你想要干什么?”

    周末在池家,这小子就已经闹了一顿,今天这又是想要干嘛?

    就见池洋不紧不慢地吃了一口沸腾鱼,吧砸着嘴说道:“我当然是来吃饭的呀。”

    池安夏看见他这种态度也不由得有些生气,怪不得那天把池国雄气成那样。

    不过池安夏还算忍得住,立刻问道:“好,那你除了吃饭呢?”

    她才不相信,这小子会无缘无故地从澳洲跑回来。

    难不成是跟沈乐薇在一起把钱花光了?

    墨厉城给他们足足1亿,除非去赌,否则这么短时间根本花不完。

    就见池洋从嘴里吐出一根鱼刺来,才说道:“当姐姐的请弟弟吃饭不应该吗?”

    林筱筱这才看出来坐在身边的这小子是谁:“你就是池欢俞的弟弟吗?”

    小时候安夏可没少跟她提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还有池欢俞。

    想必这姐弟俩,跟他们那个贪得无厌的母亲一样。

    池洋听见有人叫他“池欢俞的弟弟”,立刻扭过头来看林筱筱。

    看见林筱筱打扮得像男人,说话也没有女人的半点温柔,嘴角叫掀起一抹讥笑。

    就听这小子开口就问道:“哥们,你也认识我姐姐吗?”

    林筱筱听见那一声“哥们”,就想把这个小子从这家餐馆给踹出去。

    就算她打扮中性,可从来没有人这么不尊敬她。

    好歹她跟池安夏是最好的闺蜜!

    她立刻回怼过去:“小子,我不是哥们,你应该叫我大姐!”

    池洋努努嘴巴就说道:“大姐,有什么了不起的?”

    就连helen都有些看不惯这个娃娃脸男孩了。

    虽然人长得倒是很好看,可性格真够呛,就好像全世界都欠他的一样!

    池安夏也听见两个人之间有火药味,忙说道:“够了,你到底回来想要干什么?”

    池洋语气**地说道:“没有想干什么,我就是想问问,你知道我乐姐去哪里了?”

    池安夏立刻有些吃惊地问道:“你说道什么?沈乐薇?”

    那个女人不是应该跟这个臭小子在澳洲吗?

    这小子居然回北城来找沈乐薇!

    当初为了打发他们去澳洲,墨厉城可是给了他们那么多钱呢。

    不过,池安夏又忽然想起来什么,可是印象有点模糊,好像是她又一次喝醉了。

    就听池洋歪着嘴巴说道:“哼!还不是薄绍言那个家伙,突然跑到澳洲去勾搭乐姐,要不然乐姐也不会突然一声不吭地丢下我一个人,然后就突然失踪了!”

    池安夏看着他忽然这么激动,也一下想起来,好像那次醉酒就是跟薄绍言一起。

    难不成她那次喝醉了,就把沈乐薇去了澳洲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如果真的是那样,那她还真是对不起池洋了。

    池安夏问道:“失踪?什么时候的事?”

    池洋夹了一口菜,边吃边说:“上个月薄绍言去了澳洲,不久他们就一起失踪了!”

    说着,他就将嘴里的才当成薄绍言一样,恨不得把薄绍言一口咬碎的冲动都有了。

    上一次他还被薄绍言打了一枪,要不是及时跑到池家躲着恐怕早死了。

    总之他跟薄绍言的深仇大恨,这辈子是结定了!

    看见一次就咬死一次!

    林筱筱就好奇地问了句:“薄绍言跟沈乐薇在一起了吗?”

    这一下可是惹恼了池洋,立刻转过脸去回怼:“才不是,乐姐是我的!她只属于我!”

    林筱筱都被他吼得怔了一下,立刻反讥道:“不就是失个恋,有什么了不起的?”

    池洋也不甘示弱:“你这样的女人,一定都没有谈过恋爱吧?”

    池安夏眼看着两人又要掐起来,赶紧打断道:“不要闹了,现在找人是最关键的。”

    但如果是薄邵言带走了沈乐薇,估计想要找到沈乐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毕竟沈乐薇和薄绍言之间是有感情的,一旦相遇就会死灰复燃。

    池洋这才转过身来关心道:“姐,你知道乐姐在哪?”

    池安夏摇赶忙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啊。”

    反射弧度有点慢的helen却忽然开口说道:“薄绍言?我好像知道。”

    闻言,池安夏和池洋两姐弟同时看向helen问道:“你快说,薄绍言在哪?”

    helen微笑着回答:“前两天我们基金会收到一张明信片,就是这位薄先生寄来的。”

    不等池安夏开口问,池洋就着急地问道:“那张明信片从哪寄来的?”

    林筱筱也有些关心薄绍言最近的动向,也认真听着。

    helen遗憾地说道:“抱歉,那上面没有写地址,只是有一句留言。”

    依旧是池洋最先问道:“你快点说,留言写的什么?”

    “留言是:安夏,我们结婚了!”

    helen说完,坐在餐桌上的其余几个人一下都震惊了。

    池安夏整个人一愣,没想到薄绍言下手居然这么快。

    看来那张明信片也是薄绍言专门寄到基金会,想要寄给她的。

    池洋一点也不相信,抓住helen的手臂就问道:“大婶,你是不是弄错了?”

    helen耸耸肩,表示道:“小帅哥,我工作中从来都没出过错,的确是那位薄先生寄到我们基金会来的。”

    可是池洋不依不饶,抓着helen的手臂不放:“大婶,给我看看那张明信片吧!”

    helen都感到无奈了,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帅气可爱的男孩子这么缠人。

    要是被这小子缠下去,恐怕都脱不了身。

    她赶紧给池安夏投过去一个求救的眼神:“sunmmer,我好像把明信片给你了吧?”  池安夏愣了一下,赶忙接话:“对,你昨天把那张明信片给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