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8章 那你看,你家失踪的女儿是不是这位?
    于是池安夏迅速回复道:

    发完信息,池安夏就迅速跳下床去洗漱室。

    然而不管怎么想象着见面时的情景,都难以抑制她现在的兴奋和激动。

    等池安夏洗完漱换好一身新套裙下楼,就见墨厉城和孩子们正在餐厅里说话。

    池安夏脚步飞快地下楼来说道:“老公,你猜,筱筱会什么时候的航班到北城?”

    墨厉城正在优雅地吃着早餐,便不紧不慢地抬头说道:“是今天吧。”

    不用猜,他只要看她脸上的表情就已经知道了。

    池安夏坐下来就高兴地说道:“是呀,筱筱今天下午3点就能到北城了!”

    白管家赶紧命人将一份墨西哥风味的早餐从厨房端了上来。

    辰辰抬起小脑袋,问道:“妈咪,是哪个阿姨要来?”

    月月连眼皮都没抬,继续吃自己的早餐。

    今天的早餐简直太好吃了。

    池安夏还没有注意,笑着道:“是妈咪以前最要好的朋友,也是妈咪的闺蜜哦。”

    就见月月抬起漂亮的小脸来,甜甜嘴巴问道:“就跟我和小雅一样吗?”

    池安夏立刻笑着回应道:“对,就跟你和雅雅一样,从小认识的!”

    两个小家伙听了都非常羡慕,妈咪居然有这么久的好朋友。

    就连刚运动回来吃早饭的小峰都愣了一下。

    今天的早饭怎么不一样了!

    池安夏说完,就转头要跟墨厉城说,下午她要亲自去机场接筱筱的事。

    然而她还没有开口,就听见厨房的门口传来墨雪初的声音:“大家都很早啊。”

    池安夏怔了下,这才注意到今天的早餐很特别,转身就看见墨雪初从厨房里走出来。

    而且墨雪初还是一身轻便的家居服,一边走出来一边解下身上的围裙。

    白管家也赶紧上前去,弯腰接过墨雪初手上的围裙。

    她赶紧起身问候:“您早,原来是您给我们做的早餐!”

    辰辰也跟着扭头问候道:“奶奶早!”

    月月笑容甜甜地说道:“奶奶,您做的早餐真好吃!”

    墨雪初已经准备完早餐,笑着走过来说道:“好,喜欢就多吃点。”

    在孩子们面前,她永远是一副和蔼可亲,慈祥又温柔的长辈,让人一点惧怕不起来。

    而且她这些年可是学了不少餐饮课,就是想等全家都在的时候展现下厨艺。

    邵锦川也很喜欢她做的饭菜,所以才一早上起来给大家做新学的墨西哥风味早餐。

    这样的婆婆大人,看在池安夏眼里更多的是尊敬和感激。

    她现在虽然是别墅女主人,可是婆婆却更有一家之长的风范。

    而且婆婆还早起给全家做早餐,她居然还起这么晚。

    要是一些心眼小的婆婆,肯定背后要数落她这个当儿媳妇的了。

    于是池安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妈,这些事可以吩咐厨房做。”

    墨雪初坐下来,说道:“不用了,我现在很喜欢每天早起做做东西的。”

    这也是她准备半年以后退休了,每天想要做的事情。

    池安夏听她这么说,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却听墨雪初又说道:“对了,我这次回来还没有见过亲家公和亲家母,安夏,你今天下午没什么事的话,就陪我去亲家一趟吧。”

    闻言,池安夏赶紧应声道:“好,那我今天陪您去一趟池家。”

    应完声,她才想起来今天下午还要去机场接林筱筱。

    看来到时候得时间可能会错不开了。

    她刚要说什么,却见墨雪初很满意地点点头。

    墨雪初转头又跟三个孩子说:“你们要不要陪奶奶一起去?”

    辰辰和月月立刻高兴地答应:“好啊!好啊!我们也想要去看看姥姥姥爷。”

    池安夏见孩子们都这么高兴,就更不好扫了婆婆的兴了。

    就听墨厉城沉声说道:“你陪着去吧,可以让裴义去机场接人。”

    池安夏听了,便笑着说道:“那就这样,麻烦裴哥去吧。”

    墨厉城微微颔首,示意池安夏继续吃饭。

    今天墨雪初做的墨西哥风味早餐,还是很不错的......

    裴义今天早就带着小惠出发去找家人了,现在已经找到了那家人门外。

    小惠还心情踹踹地跟着裴义的步伐,小声说道:“大叔,好像这一家不是我家。”

    裴义停下脚步,等了她一会儿便说道:“是不是,进去见见不就知道了?”

    说完,他大手一伸就将小惠的手腕抓着,就要带她进去。

    就听见那家人家里忽然传出狗叫声。

    “汪汪汪”地叫了三声。

    小惠下意识地往回躲了一下,好像有点害怕。

    裴义还得赶紧安慰:“不用怕,我会跟你一起进去。”

    如果里面真的有恶犬,他也会一脚将狗踢开,绝对不能伤害小惠。

    小惠见他一步不离地守护自己,这才点头答应:“好吧,那我们进去吧。”

    说着,她也下意识地抱住裴义的胳膊,就好像一个胆小的孩子。

    裴义笑了笑,便走过去抬手敲了敲门。

    果真里面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谁呀?你们是什么人?”

    紧跟着从门里探出来一个中年妇女的脑袋来,左看看又看看。

    身后还有一条哈士奇一直吵着门外“汪汪汪”地狂吠着,好像是有敌人入侵是的。

    裴义立刻回应:“大婶,我前两天跟你们联系过,是你们家失踪了一个女儿吗?”

    中年妇女立刻红着眼眶,说道:“对!我家小惠都丢了两个多月了,呜呜......”

    看见这个中年妇女一下哭得这么伤心,小惠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

    可是面前这个大婶,她是一点也不认识呀。

    裴义看在眼里,又问道:“那你看,你家失踪的女儿是不是这位?”

    大婶听了,赶紧擦擦眼泪看过来,就摇头说道:“不是,她不是我家小惠啊!”

    小惠表情尴尬地站在原地,不知道是该安慰一下好,还是该说什么好。

    却见裴义板着黑脸说道:“大婶,既然不是你家失踪的女儿,那就打搅了。”  说完,裴义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说,拉起小惠的手转身就要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