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 俺老孙可不管什么军法不军法(第二更)
    ,!

    “谁赢了?”

    和一众天河水军兵士们羡慕嫉妒恨不同,天蓬元帅朱天蓬所关心的只有到底是谁获胜这个问题。

    演武场之中劲气沸腾,就连天蓬元帅朱天蓬一时之间也看不出来这次绝招的比拼到底是谁获胜了,毕竟他可没有孙悟空那样的破虚神眼可以穿透火光烟雾,只能强行按捺着心中的焦急瞪着眼睛往强光之中看。

    终于,强光渐渐消散,漫天的巨浪缓缓平复,显露出了水幕包裹之中的秦风和狼熊的身影。

    是三个身影!

    秦风半跪在天河之中,嘴角溢血,脸色苍白,很显然是受了伤,而且还不轻,而狼熊则是被一个人掐住了脖子提在空中,双脚不断的抖动挣扎,双手也在急速挥舞着,但却无法挣脱那精钢铸就的大手。

    是孙悟空的手!孙悟空掐住了狼熊的脖子将其给举在了半空之中!

    “卑鄙无耻的东西,下三滥的手段一次接着一次,俺老孙都看不下去了!”

    孙悟空冰冷而不屑的骂声响起,清晰的传入了每个天河水军兵士的耳中,身上弥散出了一股极为冰冷的寒意,那是纯粹到极点的杀气!

    孙悟空对狼熊,已经动了杀机!

    “是那妖猴!他怎么会出现的?”

    帅台之上,天蓬元帅朱天蓬眼珠子差点没从眼眶里瞪出来,孙悟空不是喝了千日醉醉倒了么,就在其独栋房屋里,那么多的兵士看着呢,怎么会活见鬼一样忽然出现在这里?

    猛地,朱天蓬反应了过来,妈蛋,上了这妖猴的当了!这妖猴,根本就没喝醉,而且早就已经到场了!

    太阳真火,是孙悟空所特有的火焰,这一点在天庭之中早就已经传开了,刚才秦风身上冒出太阳真火烧死腐尸毒蜂的时候天蓬元帅朱天蓬就觉得很惊讶,怎么秦风也拥有太阳真火,现在他可算是明白了,那是孙悟空的太阳真火!

    这妖猴,一直就藏身在秦风身上,暗中相助秦风!

    “难怪秦风忽然变得这么厉害,狼熊都动用毒虫和禁招了还没能击败他,是这猴子在暗中帮他!”

    朱天蓬心下暗恨,他分明看着孙悟空喝下的千日醉,也是看着孙悟空被抬下去的,这才过了一天,这猴子怎么就酒醒了?不是说千日醉对准圣以下的仙神无解,只要喝了就肯定醉上一千日的么?这特么别说千日了,百日、十日都没有啊!

    “是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出现了!他不是喝醉了么?”

    “废话,人家喝醉了就不能酒醒啊?真是好厉害,一只手就把狼熊给制住了,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啊!”

    天河水军的兵将们一个个的也是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极度反差的一幕,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到孙悟空是怎么出现的,也不知道孙悟空为什么一出现就掐住了狼熊的脖子,但狼熊显然已经被制服,在孙悟空的手中毫无半点的反抗之力,连挣扎都越来越弱,这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

    狼熊的实力和孙悟空相比,根本就是地下天上、萤火皓月的差别,胜负已经毫无悬念了!

    “你,你怎,怎么……”

    狼熊被孙悟空掐着脖子,浑身的力量都被禁锢了,只能惊恐的睁着眼睛,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一句话。

    “俺老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打扰了你的好事是不是?”

    孙悟空冷笑,“比试之中动用毒虫也就罢了,明明已经输了,却趁着对方心软饶恕你的时候下黑手偷袭,你这样的杂碎,也配当什么军团长?俺老孙跟你同为这天河水军的军团长偏将,简直就是一种羞耻!”

    之前的绝招对拼,秦风已经获胜了,狼熊向秦风求饶,秦风向着反正已经分出胜负了,也没必要做的太绝了,就停下了杀招,狼熊却趁着秦风收回杀招的时候忽然发动偷袭,打伤了秦风,孙悟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让这样的杂碎以这种卑鄙手段在他面前获胜的话,那他这齐天大圣未免也当的太丢人了!

    “你,你想干什么?我输了,我已经认输了,难道你还想下杀手么?”

    狼熊感受着孙悟空身上弥散而出的冰冷杀气,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这可是听从天蓬元帅朱天蓬的传音,这才无所不用其极的对秦风下手的,从孙悟空身上弥散的杀气来看,对方已经动了杀念了,狼熊怕了,他还不想死!

    “元帅,救我啊!”

    运起全身的力气,狼熊拼命挣扎了起来,虽然没能从孙悟空的手中挣脱出来,但好歹喊出了声。

    “住手!孙大圣,这是秦风和狼熊之间的比试,你怎么可以随便插手?”

    天蓬元帅朱天蓬的声音响了起来,一脸的义正言辞,听得孙悟空心头一阵冷笑。

    “姓朱的,别在俺老孙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真以为你心里那点算盘俺老孙不知道么?”

    孙悟空转头看向了帅台方向,冷冷的盯住了天蓬元帅朱天蓬,一点面子也不给的冷斥道,“秦风是代替俺老孙和这杂碎交手的,若是他们之间的比试公平公正,俺老孙绝不会插手!可这混蛋驱使违禁毒虫在前,认输之后又无耻的下手偷袭,俺老孙怎能袖手旁观?”

    “姓朱的,你要是觉得俺老孙做的过分了,行,现在就下场了和俺老孙比划比划!你要是赢了,俺老孙就不杀他!”

    孙悟空一番话说得义正言辞,听得天蓬元帅朱天蓬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狼熊这家伙居然是在认输之后又下手偷袭的,难怪孙悟空会忍不住出手了!

    驱使毒虫、无耻偷袭,这些在朱天蓬看来都不算什么,可是被孙悟空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直白的爆出来那就不同了,朱天蓬毕竟是十万天河水军的元帅,明面上他还是要做到公平公正的。

    “狼熊,你当真是在认输之后偷袭的?”

    孙悟空的实力朱天蓬早就有所耳闻,他很肯定自己绝对不是这猴子的对手,面对孙悟空的挑衅,朱天蓬更是不敢应战,眼睛转了转后看向了狼熊,一脸严肃的问道。

    “我,我没有……”

    狼熊眼里闪过了一抹狡诈之色,张口否认,结果话还没说完眉心之处就被孙悟空一指点中,两道光芒从其眼中射了出来,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副画面,那是存在于狼熊脑海之中的记忆,被孙悟空给逼出来了,正是其和秦风绝招对轰之后的那一段。

    秦风和狼熊的绝招对轰引起了能量暴动,两人的身形被强光水幕给包围住了,外面看不见,但狼熊自己可是能看见的,他输了!

    画面之中,秦风的长.枪顶在了狼熊的咽喉之处,只需要轻轻一送狼熊这条命就交代了,面对死亡的威胁,狼熊怂了,开口求饶了起来。

    秦风将长.枪收了起来,接受了狼熊的认输求饶,结果就在其转身的瞬间,狼熊猛然暴起偷袭,用被打断的长柄大刀的断刃狠狠斩中了秦风的后背,将秦风打得一声闷哼重伤跪倒在了天河之中,狼熊正要趁机害了秦风性命之时,孙悟空忽然显现出了身形,一把将断刃抓住,捏得粉碎,同时一步上前掐住了狼熊的脖子将其禁锢了起来。

    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在狼熊的记忆画面之中显露得清清楚楚,这是狼熊自己的记忆,做不了假,由不得人不信!

    这画面一出,所有的天河水军兵将们看向狼熊的目光顿时变得充满了鄙视和不齿,这样的家伙竟然也能在天河水军之中混到军团长的高位,简直就是天河水军的耻辱!

    “无耻小人,该杀!”

    “违反禁令,使用毒虫和卑鄙手段,这样的无耻之人不配活着,杀了他!”

    “杀了他,以正军威!”

    一声声的怒骂声响了起来,没有一个天河水军兵士为狼熊求情的,这样的人渣,根本不值得求情,尤其是水狼军团的天河水军兵士们,一个个满面的羞愧之色,在这样的人麾下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他们感觉都要抬不起头来了!

    “如何?天蓬元帅,你现在还觉得俺老孙应该放了他么?”

    孙悟空斜眼冷冷的瞅着天蓬元帅朱天蓬,讥讽的冷笑道。

    “哼!”

    朱天蓬哼了一声,脸色极为难看,可事实摆在眼前,现在群情激愤,就算他是天蓬元帅,是天河水军的最高领导,也不能不顾及众人的感受,更何况,孙悟空这妖猴可不见得会听他的话!

    “狼熊的确该死,但却应该由军法来裁定,不应该由孙大圣你来动用私刑!来人,把他带下去,本帅要严加惩罚,决不轻饶!”

    咬了咬牙,天蓬元帅冷声道,随着他的命令,几个亲卫士兵向着演武场之中飞了进去,想要从孙悟空手中将狼熊带走。

    “军法?俺老孙可不管什么军法不军法的!这杂碎敢用下三滥手段动俺老孙的人,他就得死!”

    孙悟空眼中闪过了一道冷光,手掌之上猛然腾起了大片的太阳真火,顺着狼熊的脖子向着其全身蔓延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