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煮熟的鸭子飞了
    ,!

    上古龙族的龙尸,说是浑身是宝也一点不为过,便是冥河老祖都忍不住动了贪心,想要将其据为己有炼制灵丹法宝,以求助自己再上层楼,不过这黑龙龙尸实在是太坚固了,浑身上下宛如一体,根本难以分割,强行动手的话恐怕最终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将整个黑龙龙尸给彻底损毁。

    冥河老祖当然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况出现,所以干脆便任由这黑龙龙尸沉寂在无边血海深处,想着通过无边血海的慢慢侵蚀,将这黑龙的龙尸给同化,到时候身为无边血海之主的他就可以将其炼化成为身外化身,进一步成为三尸之一,同样可以助他得道。

    这些年来,黑龙龙尸沉在血海深处的一角,的确是像冥河老祖所想的那般,一点一点的被血海同化,黑色的龙躯都变成了血红色,血海的血气充斥了龙尸的全身,彻底转化成了一条血龙,冥河老祖估摸着再过个数千年,他就可以动手将血龙龙尸炼化了,可没想到这龙尸之内竟然重新孕育出了灵魂,复生了!

    “该死的!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只是一具尸体,竟然重新诞生了灵智,那本祖的计划岂不是要落空了?不行,本祖决不答应!”

    来到血海之上,冥河老祖站在浪涛之中,抬头看着天空之上那数万丈的血色巨.龙龙身,眼中闪过了一抹贪婪之色,这血龙的龙身极为强横,若是能够将其炼化为三尸的恶尸的话,加上原本的善尸和积累的功德,说不定他真能跨过最后一步彻底证道成圣,这样的机会,他怎么可能放弃?

    “无边血海,化为炼狱!”

    一咬牙,顾不得之前和阎罗天子交手所受的伤势,冥河老祖调动起了整个无边血海的力量,一道道的血色水柱从无边血海之中冲出,组成了一个巨大的血色囚笼向着血龙包围了上去,想要将其给彻底困在其中炼化掉。

    “你是何人?想对我做什么?”

    正在长吟的血龙察觉到了冥河老祖的这一举动,发出一声惊怒交加的询问的同时,龙口大张,一道比之前更加强烈的音波从其口中冲出,向着冥河老祖发出的血色囚笼击打了上来。

    轰!

    一声巨响,冥河老祖的血色囚笼被这音波轰中,剧烈的颤.抖了起来,一道道的裂纹出现在了血色囚笼之上,下一刻,轰然溃散开来,重新变成了血雨向着下方的无边血海坠.落而去。

    “准圣修为!”

    冥河老祖眼中闪过了一抹震惊之色,这复生的血龙竟然达到了准圣修为,这不就和他当初从无边血海之中孕育而出的情况一样么?

    该死的,无边血海竟然又孕育出了一个生灵,同源而出,他的攻击对这血龙会大打折扣,和阎罗天子大战的伤势还没好,今天想要将这血龙给留下来,怕是难了!

    “你是本祖用这无边血海孕育而生的,本祖便如你之亲身父母一般,你可知晓?”

    眼睛转了转,冥河老祖脸上显现出了一副宝相庄严之色,向着血龙沉声喝道,这血龙才从无边血海之中孕育而出,新生的神魂灵智想来高不到哪儿去,冥河老祖打算用言语先将其给稳住,留下来,然后再从长计议。

    只可惜,他似乎嘀咕了这条新生的血龙的灵智……

    “休要哄骗于我!你同我一样也是这血海孕育而出,怎的就成了我的父母?我看你是别有用心,不怀好意!我敖天绝不饶你!”

    血色巨.龙名为敖天,是上古龙族之中极为罕见的变异九爪黑龙,尸沉无边血海之后重新诞生了灵智,可以说算是一个全新的生命体,不过这具龙躯前生的记忆他还是继承了少许,正在一点一点的在其脑中涌现出来,两相一对比,立刻就明白了过来冥河老祖是在诓骗于他,顿时大怒,身形一动向着冥河老祖狠狠地冲了上来。

    “竟然被识破了!”

    冥河老祖脸色一沉,原本想将血龙敖天稳住再慢慢找机会将其炼化的,没想到竟然这般轻易就被其给识破了!不过也好,既然识破了脸皮,也就不用再费神了,直接动手将其擒下再说。

    “皇道杀剑,斩天!”

    阿鼻元屠剑出现在了冥河老祖的手中,呈十子交叉状向着血龙敖天猛然劈出,一把巨大的血色长剑显化了出来,剑锋之处冲出两道血色剑芒,狠狠的斩在了血龙敖天的身上。

    “昂~!”

    痛苦的龙吟声响起,血龙敖天被剑芒斩中的身躯之上龙鳞片片碎裂,被划出了两道呈十字形状的巨大伤口,金色的龙血从其中喷薄而出,但立刻又被血龙催动力量给封了起来。

    “这家伙好厉害,我不是他的对手!”

    只是一招,血龙敖天便明白了他和冥河老祖之间的差异,心中退意顿生,直接一摆尾调转龙头向着无边血海之外逃去。

    “想逃?”

    冥河老祖眼底寒光一闪,化为一道血光向着血龙敖天追了上去,现在整个幽冥界通往阳间界的两界屏障封庸未消失,就算这血龙的修为达到了准圣境界,也绝不可能破开屏障逃去阳间界!而只要在这幽冥界之内,就没有任何人能够逃得过他冥河老祖的追击!

    “唰唰!”

    追到血龙敖天身后,冥河老祖又是两剑向着血龙敖天的龙躯斩了上去,再次在其庞大的龙躯之上增添了两条巨大的剑痕,血龙敖天吃痛的大叫了起来,却没有丝毫的停顿,以最快的速度飞出了无边血海的范围,向着地狱黄泉最深处的深潭方向冲去。

    “不好,这血龙难不成是想从两界节点逃到阳间界去?”

    冥河老祖的脸色陡然一变,按道理说血龙敖天才刚刚从无边血海之中形成灵智孕育而出,应该对这幽冥界并不了解才对,他怎么会知道那里是幽冥界和阳间界的两界通道的?

    “血海封印!”

    手中阿鼻元屠双剑勾勒出了一个阵图,冥河老祖一声轻喝向着远处的水潭一指,阵图骤然飞出,抢在血龙敖天之前笼罩在了潭水之上,封印瞬间成型。

    轰!

    庞大的血龙龙躯撞在了水潭之上的封印结界之上,发出了一声轰然巨响,却没能将封印给冲破,被撞得一阵头晕目眩,冥河老祖赶上,阿鼻元屠双剑再次在其身上造成了数道深深的伤痕。

    “孽畜,你今天是跑不了的!乖乖受降,本祖或许可以考虑保留你的灵智,让你跟本祖一起共享无上大道!”

    看着因为剧烈的痛楚而怒目瞪着自己的血龙敖天,冥河老祖将阿鼻元屠双剑收在身后,一脸傲然的开口道。

    若是在全盛之时,冥河老祖根本就不会和血龙敖天废话,直接将其擒下,抹去神智炼化成身外化身便是,可他的伤势还未恢复,虽说实力依旧强过血龙敖天,却并未形成碾压式的优势,一旦血龙敖天拼死抵抗的话,他想要将其擒下也要耗费不少的精力,只能先将其稳住,待日后有机会了再将其灵智抹去。

    “呸!你这老鬼,还想蒙骗于我,我敖天就是形神俱灭,也绝不会让你得逞!”

    原本冥河老祖以为血龙敖天好不容易孕育出神智复生,定然会对生命无比的珍惜,继而答应他的条件,没想到其脾性竟然如此的刚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声暴喝之中将一半的修为和气血凝聚了起来,张口吐出了一支血箭,重重的击打在了封印结界之上,瞬间便将结界给射穿了一个大洞。

    龙躯一摆,万丈血龙直接缩小到了碗口粗细,从封印结界之上被射穿的大洞之中钻了进去,直入潭底,一头钻进了两界节点屏障之中,消失不见了。

    “这个疯子!竟然舍得舍弃半生的修为和气血!”

    冥河老祖根本就没想到事情会发生的这么突然,反应过来想要出手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的看着血龙敖天钻进了两界节点屏障之中,只气得在水潭之上狂吼连连,忍了这么多年,以为终于到了可以收获的时候,却没想到煮熟的鸭子竟然飞了,这对冥河老祖的打击可比之前落败于阎罗天子手中要大上数倍不止!

    只是再怎么愤怒和暴跳如雷,血龙敖天已经逃入了阳间界,冥河老祖也无可奈何了,别说他现在身上本就有伤,就是没受伤,也不敢轻易离开幽冥界前往阳间界,距离无边血海太远的话,他的不死之身就不存在了,若是被堵在阳间界无法逃离的话,就算有四亿八千万血神子分身,恐怕也难逃陨落的下场。

    在水潭之前大吼发泄了一阵之后,冥河老祖像是被泄去了全身的力气一般,重重的叹息了一声转身飞回了无边血海之中。

    “自今日起,无边血海封禁,凡我阿修罗族中人,不得离开,举族闭关潜修!”

    片刻之后,一道令旨声从无边血海的血神宫之中传出,瞬间传遍了整个血海,血海上空响起了隆隆的雷声,一道巨大的封印从血神宫之中扩散而出,将整个无边血海笼罩在了其中,血海整个沉寂了下来,再不复往日的波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