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14 双管齐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914 双管齐下

    “县长,中午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吧,我有个情况要向您汇报。”

    话筒那边的金开来小心翼翼地说道,“事关重大啊。”

    就是因为事关重大呀,刘荣轩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不过,金开来已经找上门来了,总不能拒之门外吧。

    “金书记,中午就在省委大院这边的清风楼碰面吧。”

    刘荣轩对着话筒笑道,“另外,我已经不是汇丰县的县长啦,你就叫我的名字好了,对了,我现在在省委办公厅一处工作,你叫刘处长也行。”

    “知道,知道您现在是一处的处长了。”

    话筒那边响起了金开来的笑声。

    “那就一会儿见。”

    挂了电话,刘荣轩眉头一拧,喟然叹息一声,看来金开来这家伙也变得聪明了,在汇丰县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暗地里是想要把事情闹大了啊。

    对于金开来没有同流合污,刘荣轩很高兴,但是想到这家伙可能打的主意,他的心里就有些忐忑了。

    金开来之所以暗地里找上门来,肯定还是想走他的路子来见到省委书记李媛!

    在很多人看来,不管什么样的案子只要捅到省委书记面前,肯定都能得到解决。

    不能不说,这的确是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省委书记是江南官场最大的官了,只要省委书记发句话,基本上都能解决问题。

    这也是省委一秘的份量极重的根本原因,因为秘书是沟通省委书记和其他人之间的唯一桥梁!

    当然了,这里面有个两个前提条件,其一,事情要能够捅到省委书记面前去,其二,省委书记要发句话!

    刘荣轩当然不会把汇丰县发生的事情跟李媛汇报,一方面,这样做很可能解决不了问题,还会让李媛对他这个一处的处长多管闲事之举很不满意,另外一个方面,事情牵涉到了分管公安司法等工作的副省长柏峰。

    哪怕李媛是省委书记,让她对一个副省长下手,恐怕她也要权衡再三。

    当然了,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李媛虽然是个女人,但是,她来江南自有一番雄心壮志的,在干一番事业之前她首先就是要树立威信,立下规矩。

    拿下一个副省长的确能够迅速帮她树立起威信,镇住整个江南官场。

    然而,这可是拿下一个副省长的大事情,没有中央那边的同意,她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所以说,这个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能够处理的。

    金开来找上门来了,这个事情该怎么处理呢。

    刘荣轩点燃香烟吸了一口,眉头紧紧地拧成一团,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请金开来吃顿饭,然后各走各路?

    这样虽然避免了把自己卷入进漩涡的可能,但是,眼睁睁地看着柏鸿伟这些人把汇丰县搞得乱七八糟的,刘荣轩感觉到自己的良心上也过不去。

    能不能想个办法既可以让自己置身事外,又能够帮金开来达成所望呢?

    走廊里的喧嚣声将刘荣轩从沉思中惊醒过来。

    将手指头的香烟往烟灰缸里一扔,刘荣轩站起身来,抓起手包起身走了出去。

    “老领导,总算是等到您啦。”

    看见刘荣轩出现,金开来激动地迎了上来,紧紧地握着刘荣轩的手,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金书记,我们去包间说话吧。”

    刘荣轩跟金开来握了握手,率先往楼上走去。

    进了包厢,服务员送上菜单,刘荣轩将菜单往金开来面前一送,“老金,想吃什么自己点,不要跟我客气。”

    然后摸出一颗烟扔给金开来。

    金开来也不跟刘荣轩客气,随手点了几个菜,将菜单递给刘荣轩,然后点燃香烟吸了一口,“老领导,看来您在省委大院的日子过得比较舒心嘛,看起来比在县里的时候胖了一些。”

    “是嘛,那我得加强锻炼了。”

    刘荣轩笑了笑,又点了两个菜,将菜单递给服务员,“老金,中午就喝瓶啤酒漱漱口吧,下午还要上班呢。”

    “成,听您的。”

    金开来呵呵一笑。

    “老领导,飞龙酒店的事情您听说了吧?”

    等服务员一走,金开来马上切入正题。

    “嗯,我听老胡说过了。”

    刘荣轩点点头,叹了口气,“你准备怎么做?”

    “您走了之后,县里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金开来叹了口气,“争权夺利的事情一出接一出,真正为老百姓干点实事的凤毛麟角啊,老领导,汇丰县不是您在的那个样子了。”

    “老金,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你这个事情我还真帮不上忙。”

    刘荣轩抬手将香烟塞进嘴里,摇摇头,“虽然说我是在省委办公厅工作,还是综合一处的处长,但是,我见到省委书记的机会也不多。”

    “而且,这个事情牵涉到了省里的领导了。”

    他的声音一顿,轻轻地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在汇丰县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把我调走?”

    金开来一愣,心里顿时一凉,这时候他就是再傻也明白了刘荣轩的意思了。

    刘荣轩这是在说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要是在牵扯到这个案子里面去的话,搞不好连现在的一处处长的位子都保不住。

    “理解,理解。”

    金开来点点头,说话的声音微微有些沙哑,这个结果他也已经预料到了,但是,亲耳听到刘荣轩说出来,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生出浓浓的失望。

    敲门声响了,服务员推开门走了进来,送上酒菜。

    “老领导,我理解您的苦衷。”

    两杯酒下肚,金开来叹了口气,“您是有大格局的人,只有到了更高的位子上,才能更加发挥出您的能力,让更多的人受益。”

    “今天这个事情是我老金太鲁莽了,我向您赔罪。”

    金开来提起酒杯,看着刘荣轩,“我给您赔礼道歉,先干为敬。”

    说罢,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刘荣轩一愣,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将酒杯一顿,看着金开来,“老金,那你准备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回家休息两天。”

    金开来叹了口气,翻开手包,从里面拿出一个信封往桌上一扔,“为了弄到这个东西,我这几天都没合眼。”

    “公安厅那边的路子肯定是走不通了,李书记这边也是一样,我还能做什么?”

    说罢,拿起啤酒瓶就往嘴里灌。

    看着金开来这幅架势,刘荣轩眉头一皱,这家伙也许是在演戏给自己看,也许是他真的没办法可想了,毕竟,汇丰县那边有丁海铭等人在遮盖子,省委这边的路子走不通,他一个政法委书记又能怎么办呢?

    想必这信封里装的是证据吧,他一个不兼任公安局长的政法委书记要拿到这些证据肯定也不容易。

    “老金,这样吧,这东西留在我这里有机会我帮你送上去,要么你就把这材料送到信访局去。”

    刘荣轩摸出一颗烟递给金开来。

    “老领导,我相信您。”

    金开来接过香烟咧嘴一笑,眼睛里闪过一抹亮光。

    刘荣轩叹了口气,果然,这老家伙是在演戏呢,不过,自己本来也是存了一丝出手相助之心,否则的话,何必在省委大院这边的清风楼见面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