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16 对台戏二
    ,精彩小说免费!

    816 对台戏二

    一瓶啤酒才喝了几口,邻桌吃饭的两人就走了,刘荣轩的心里微微有些郁闷,不过,今天也算是运气不错了,听到了这么一个消息。

    那两个人说得有鼻有眼的,显然不是空穴来风。

    而且,这个事情刘荣轩在去年就已经跟胡学智在商量了,只不过,当时范亮被抓,胡学智只是暂时代管城市建设这一块的工作,后来县委出了一系列的变故,也就没顾得上忙这事儿了。

    大概是胡学智已经安排人在调研等工作了,所以才会有这个风声传出去。

    看来,明天是要找胡学智了解一下情况了,刘荣轩喝了一口啤酒,眉头微微一拧,如果丁海铭真的想把老电影院拆了建一家酒店,那要不要坚持自己的意见呢?

    这么一来,岂不是要跟丁海铭对上了。

    姜平海的叮嘱声犹在,这转身就跟丁海铭杠上了,也有点不合适吧?

    刘荣轩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心里隐约觉得丁海铭是故意要跟自己唱对台戏的。

    原因很简单,姜平海明天就要离开江南省了。

    丁海铭肯定是知道自己跟姜平海之间的密切关系,至少这方面的信息他肯定知道一点。

    现在自己的靠山姜平海走了,他的靠山胡建国还在,丁海铭肯定要抓住机会布局了,或者说这是他的第一个试探之举。

    倘若自己一个应付不好的话,接下来丁海铭的阴招必然是层出不穷。

    尼玛,还真是左右为难啊。

    第二天一上班,刘荣轩就把胡学智喝董勇两人叫了过来。

    “老胡,还记得上次我们去老电影院那边视察,畅谈城市建设工作的经历吗?”

    刘荣轩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看着胡学智笑道,“就是在那天,有人通风报信郑喜平外逃了。”

    “记得,记得。”

    胡学智呵呵一笑,连连点头,“我记得您当时还说了要把老电影院拆了建一栋综合商贸大厦,还要在附近选一条路建饮食一条街的,电影院,发廊等等也专门辟出一块地方来办……”

    对于刘荣轩的城市建设规划方案,胡学智是非常认可的,这样分块安置的方式比较合理,可以更加合理地利用资源,带动经济发展。

    所以,胡学智对刘荣轩的方案印象很深刻。

    “老胡,记性不错。”

    刘荣轩微笑着点点头,“你觉得这个方案怎么样?”

    “县长,我觉得这方案特别好,和适合我们汇丰县的地形。”

    胡学智嘿嘿一笑,“当时,回来我就让张强安排人去做调研了,后来事情多了起来,县政府这边又调整了分工,我也就没在意了。”

    “县长,学智县长跟我交代过这个事情。”

    董勇嘿嘿一笑,“不过,当时金矿那边的工作太忙,我一时间也没顾上,就把调研的事情交给了杨鹏。”

    杨鹏是县政府办副主任,跟董勇对口,协助董勇分管工业经济,交通,城市建设等等工作。

    “县长,怎么了,现在就启动这个项目?”

    董勇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我也觉得是机会了,现在金矿那边已经走上正轨了,我也有时间来抓城建工作了。”

    “昨天我听说县委丁书记也想搞项目。”

    刘荣轩摸出一颗烟,然后随手将烟盒扔到胡学智的面前,摇摇头,“他想把电影院拆了,建一家四星级的酒店。”

    “不是吧,建四星级酒店,谁来投资?”

    胡学智闻言一愣,愕然地瞪大了眼睛,“我们汇丰县这种小地方,又没有什么有特色的旅游资源,四星级的酒店有多少人消费得起?”

    “不过,他是县委一把手啊,他要是真的亲自抓一个大项目,肯定不会轻易罢手的。同一个地方,要搞两个项目,这分明是故意唱对台戏。”

    董勇摇摇头,叹了口气,“而且,老电影院拆迁改建商贸大楼,然后建饮食一条街,电影院,洗浴休闲中心等娱乐场所集中一起,这个项目的方案早就在搞调研了。”

    “现在倒好,他又想建酒店了,从能够发展经济的角度上来说,建综合商贸大楼最合适,他要建酒店,应该是有故意唱对台戏的意思。”

    他的声音一顿,“县长,要不然,我们马上就启动这个项目,先下手为强吧,这本来就是我们县政府的工作。”

    刘荣轩正要说话,桌上的电话响了。

    “荣轩同志,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就来我办公室一趟吧,有个事情要跟你讨论一下。”

    话筒里响起丁海铭那低沉的声音。

    “好,我马上过去。”

    刘荣轩点点头,扣上电话,看了一眼胡学智喝董勇两人,摇摇头,“他叫我去他办公室一趟,说是要谈点事情。”

    “那应该是建酒店的事情。”

    胡学智叹了口气,“有必要非要唱对台戏么?”

    “他也未必就是一定要唱对台戏。”

    刘荣轩摇摇头,“也可能就是想试探一下,玩投石问路的招数呢。”

    “要不然就上常委会表决吧。”

    董勇眉头一皱。

    “不行啊,这是我们政府的份内工作。”

    胡学智摇摇头,“要是拿到常委会上去讨论,以后他经常性地,要求大小事情都拿到常委会上去讨论,那我们县政府岂不是形同虚设?”

    他的声音一顿,“当然了,关系重大的工作还是要上常委会讨论讨论,集体做出决策。”

    “走一步看一步吧,好了,你们回去吧,我去他办公室走一趟,听一听他要说什么。”

    刘荣轩摇摇头,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对于丁海铭故意唱对台戏的用意也能够理解,这家伙就是想先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来,一步一步地慢慢地将手伸到政府的工作上来。

    事实上,这也是很多地方最常见的现象,党委政府的分工从来就没有严格地遵循过规定。

    共和国和西方的体制截然不同,但是,相对来说,刘荣轩觉得国内的体制更先进一点,都是在宏观和微观之间平衡。

    国外的议会也差不多是这样,议会管的就是宏观,政府管的是微观。

    共和国的体制则是党和政两条线分开走,党委抓宏观,政府抓执行,党委制是个常设的权力机构,对宏观的管理,非常及时,而且很有力度。

    政府的一把手因为是党委的重要成员之一,所以,抓执行就要有效得多,集中力量办大事,这也正是我们国家体制的优越性的最好体现。

    当然,这样的体制也会出现另外一个的问题,那就是宏观和微观之间的界定很模糊。

    毕竟两者都是权力机构,而党委的权力远远大于政府,这样来就很容易产生跨界操作现象,即党委插手政府工作,也就是党委抓微观。

    同样,政府部自然也会努力排除党委的牵制和约束,想尽一切办法,通过具体的执行操作以影响力来影响控制宏观。

    这两种情形,在全国各地都很常见,强势点的党委一把手必然会插手政府的具体工作,而强势的政府一把手也往往会利用手里的权力来影响,甚至控制宏观调控。

    说白了,就是一二把手的权力之争,从来都没有停止过,也永远都不会停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