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4 难以取舍二
    ,精彩小说免费!

    784 难以取舍二

    下午四点半,于群英的电话就到了。

    “轩子,午睡完了吧?”

    电话一接通,话筒里就响起了于群英的声音,虽然他说得很正经,刘荣轩却总觉得这家伙似乎是话里有话,不过,也懒得搭理他了。

    “于哥,已经起来啦,等你的电话呢。”

    刘荣轩对着话筒笑道,“可不敢耽误了于哥的事。”

    “别,别这么见外。”

    话筒里响起于群英的笑声,“我们兄弟之间可不能这样见外,这不是很久没见了,想跟你喝两杯了。”

    “好,我马上下来。”

    刘荣轩挂了电话,跟苏雪打了声招呼,起身走出家门。

    “哎呦,于哥,你怎么变得这么黑了?”

    看到于群英,刘荣轩吓了一跳,虽然说当兵的人日晒风吹,皮肤自然白不到哪里去,但是,这也太黑了,比起上一次见到的样子,于群英黑了太多了,就好像脸上涂了锅灰一样。

    “废话,你去非洲暴晒上个把月的太阳试试。”

    于群英哼了一声,随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辛苦虽然辛苦,不过,真的很爽啊,其实当演员也挺不错的……”

    叽叽歪歪地显摆了一通之后,于群英大手一摆,“走,喝酒去,顺道给你介绍几个朋友,大家都觉得你这剧本写得极好,都想见一见你这个大才子。”

    “对了,都是这次去非洲拍戏的同僚。”

    “你这家伙就是大嘴巴。”

    刘荣轩无奈地摇摇头。

    “轩子,你放心,那都是我的战友呢,大家都是仰慕你的才华罢了。”

    于群英哈哈一笑,“我那也是在片场拍戏喝多了酒,吹牛的时候就顺口说出来了。”

    丰田霸道停在了一个军队招待所前。

    于群英的战友们已经到了。

    这一顿酒一直喝到晚上九点多,众人兴尽而散。

    刘荣轩的酒量虽然不错,但是也喝多了,好不容易坚持到了家里,看到苏雪那张漂亮的脸,刘荣轩的精神一松懈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刘荣轩是被电话声吵醒的。

    “哥,先喝杯水。”

    苏雪给刘荣轩送来一杯温水,刘荣轩一口喝光,顿时感觉到舒服了很多,头疼的感觉也减轻了不少,“手机,有电话进来了。”

    苏雪慌忙抓起手机递了过来,刘荣轩接过手机,看了一眼立即接通电话,“爸,我今天就去见贺伯伯,昨晚上跟朋友喝酒喝多了。”

    “儿子,一定要记得去啊,我可是给他打过电话了,你可不能失约啊。”

    话筒里响起刘福全殷勤的叮嘱声,“跟朋友聚会喝点酒是正常的,但是,你自己要把握一个度啊。”

    “爸,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刘荣轩对着话筒嘿嘿一笑,“不跟你说了,说不定一会儿人家来电话了。”

    挂了电话,刘荣轩上了厕所,洗了把脸,感觉到一身轻松多了。

    “哥,先喝碗稀饭吧,肚子里没东西会很难受的。”

    苏雪给刘荣轩盛了一碗稀饭,“今天要去见长辈吧,什么时候去?”

    “晚上再过去吧,这个样子一副酒气熏天太失礼了。”

    刘荣轩摇摇头,端起粥碗喝了起来。

    休息了几个小时,刘荣轩洗了个澡,换上一身衣服,然后掏出手机翻到贺建国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被接通,话筒里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谁呀?”

    “您好,您是贺建国贺伯伯吧。”

    刘荣轩对着话筒笑道,“我是刘福全的儿子刘荣轩。”

    “哦,你就是福全的儿子呀,好,好,你到京城了?”

    话筒里的声音变得轻快起来。

    “贺伯伯,我到京城了,想去拜访您一下,不知道您方便不方便?”

    “方便,方便,你在哪个酒店,我叫人去接你。”

    告诉了贺建国地址之后,刘荣轩就挂了电话,跟苏雪招呼一声就出了门,刚刚说的是小区附近的一家酒店,必须得马上赶过去。

    刘荣轩赶到酒店之后,等了十来分钟,一辆墨绿色的军车缓缓地是停在了酒店前,立即起身迎了上去。

    “你好,您是刘荣轩同志吧?”

    军车上下来一个中校军官见刘荣轩走过来,立即举手敬礼,“我奉首长之命来接您。”

    “对,我是刘荣轩。”

    刘荣轩微笑着点点头,向中年军官伸出手。

    军车驶进了一个军队大院,停在了一栋别墅前。

    刘荣轩下了车,跟着中校军官走进了别墅,就看见一楼的客厅里一个老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首长,客人到了。”

    中年军官敬了个礼。

    “好,你回去吧。”

    老人摆摆手,中年军官迅速转身大步离去。

    “贺伯伯,您好。”

    刘荣轩挺直了胸膛,大声问好。

    “不错,小家伙挺精神的,比你老子那会儿要强,至少这份胆魄就很不错。”

    贺建国哈哈一笑,“看到我这个副总长也不怯场嘛。”

    “贺伯伯,不怕您笑话,其实我这双腿打颤呢,都快站不稳啦。”

    刘荣轩嘿嘿一笑,“不过,您看起来比我爸要年轻啊。”

    “不行啦,老了,老了。”

    贺建国呵呵一笑,摆摆手,“坐,坐。”

    勤务兵送上热茶。

    贺建国摆摆手,吩咐勤务兵去准备晚餐,两人就聊了起来,刘荣轩说起了这些年他老子刘福全的生活。

    聊着,聊着,就到了吃饭的时间。

    贺建国竟然是一个人吃饭,刘荣轩自然不会问起这些,倒是贺建国主动提起了,“荣轩,陪我喝一杯。”

    “老婆子陪孩子们出去玩了,要不然今天就能见到他们了。”

    “贺伯伯,七天长假嘛,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挺好,您也应该出去走一走。”

    刘荣轩呵呵一笑,伸手拿起酒瓶给贺建国倒酒。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电影上来。

    “荣轩,这次拍摄的军事题材的电影编剧好像也是一个叫刘荣轩的人,不会就是你吧?”

    贺建国将酒杯一顿,抬起头看了一眼刘荣轩。

    “贺伯伯,我也就是把那些材料重新组织一下,编个故事把他们串起来而已。”

    刘荣轩嘿嘿一笑,“都是我们的子弟兵的故事,我只是艺术加工一下而已。”

    “你小子不错嘛。”

    贺建国呵呵一笑,抓起桌上的香烟,摸出一颗扔给刘荣轩,“这个事情怎么会落到你头上,我听福全说你现在是县长?”

    “贺伯伯,这事儿都怪于群英,也就是于老的孙子……”

    刘荣轩简明扼要地说了一下事情的缘由,当然,跟郭明轩的儿子是朋友的事情自然也顺带提了几句。

    这些事情就算他是不主动提起,以贺建国的地位人脉要知道这些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