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52 暴雨来八
    ,精彩小说免费!

    752 暴雨来八

    中午吃过午饭,刘荣轩就给省长何况城的秘书常伟打了个电话,问省长下午有没有时间,他要去汇报工作。

    常伟在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刘县长,老板的安排我也没记住,这样吧,你下午开机等我的电话。”

    这当然是托辞了,作为秘书常伟怎么可能会记不住今天何况城的安排,而且,今天下午何况城应该有时间的,否则的话,常伟就会直接说没时间,而推说没记住,只是暗示何况城有时间,但是愿意不愿意见他就不好说了。

    “好,谢谢常处长,我等你的电话。”

    挂了电话,刘荣轩吩咐司机张旺找个地方吃饭。

    吃了午饭,刘荣轩回到房间里休息,姜琳已经带着孩子们去京城了,姜平海的妻子也调到京城去工作了。

    刘荣轩刚刚躺下,手机响了。

    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刘荣轩立即接通电话,“叔,您还没休息呢?”

    “没呢,刚刚回来。”

    话筒里响起姜平海低沉的声音,“刚刚南科给我打电话了,你来白沙开会?”

    “嗯,今天是全省县长会议。”

    刘荣轩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

    “你现在到家里来吧,我跟你说点事。”

    姜平海的声音有些低沉。

    “叔,我马上就过去。”

    刘荣轩挂了电话,正要摸出手机叫张旺准备车,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叫他了,就让他睡个安稳的午觉吧。

    打了个车匆匆地赶到省委常委大院,刘荣轩在门口处详细登记了之后,才获准进去。

    姜平海正在客厅里看电视,茶杯正冒着丝丝热气,空气中洋溢着一股浓郁的茶香。

    “叔,这是什么茶叶,好香啊。”

    刘荣轩走到姜平海的身边坐下,吸了吸鼻子。

    “碧螺春,早茶。”

    姜平海呵呵一笑,“自己泡一杯,一会儿端到楼上来。”

    说罢,姜平海起身往楼上走去。

    刘荣轩一愣,立即给自己泡上一杯茶,然后提着两杯茶来到二楼的书房。

    “叔,这都六月了,你的事情应该是定下来了吧?”

    刘荣轩把姜平海的茶杯放在他面前,然后摸出一颗烟递给他,又掏出打火机帮他点燃。

    “嗯,定下来了,我去监察部。”

    姜平海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况城同志有些失望。”

    “叔,谁来接书记?”

    刘荣轩马上就明白过来,何况城当省委书记的事情应该是没戏了,这么一来,何况城肯定会要提前布局。

    当然,重要的人事关系例如各市的一二把手的位子等等,调整应该不会太多,毕竟,新省委书记上任之后,这方面肯定要抓紧的。

    “现在还不清楚。”

    姜平海摇摇头,“不过,我们江南省不是什么好地方,竞争也不是很激烈,现在定下来的都是一些重要的位子。”

    当然,这也不意味着几乎都会定下来,毕竟有些省份的一把手上任时间不长,基本上就不会再动了。

    明年大会事实上是对未来政治局势的一次大布局,中委和政治局以及政治局的常委人选才是各个山头派系角逐的重中之重。

    “那怎么说何省长没戏了?”

    刘荣轩闻言一愣,“不是还没到出结果的时候嘛。”

    “是他自己说的,要不然我哪知道。”

    姜平海呵呵一笑,“他想让常伟去你们汇丰县担任县委书记,跟我交换意见呢。荣轩,你有什么想法?”

    刘荣轩马上就明白过来,今天中午姜平海叫自己来的用意了,何况城跟姜平海私下里交换意见,当然是试探的性质的了。

    一方开价,一方还价,如此而已。

    “叔,我觉得我们县政府的政府办主任董勇能力还不错,也懂得大局观,我认为他有能力胜任副县长的职务。”

    刘荣轩略一沉思,这个时候肯定不能狮子大开口了,激怒了何况城,姜平海一旦离开了江南省,何况城要是给自己穿小鞋就死定了。

    “我听说你们县委是有想法增设一名副县长的,况城同志说应该没问题。”

    姜平海微笑着点点头,“对了,方南科给我打电话了,说是你想动范亮?”

    “嗯,这个人问题太多。”

    刘荣轩点点头,“而且,贪得无厌,要是不拿下他的话,这家伙也不会懂得收敛,以后只会愈演愈烈,到时候一旦案发牵扯出来的人更多。”

    他的声音一顿,“那样一来,只会伤了汇丰官场的根本。”

    “荣轩,以后你的性子要收敛一点,凡事不要太锋芒毕露了。”

    姜平海叹了口气,“这几年你的仕途走得太顺畅了,一点波折都没有,一方面这得意于你自己的能力,另外一个方面,我在省里坐镇也是一个原因吧。”

    “叔,我记住您的话了,以后我会韬光隐晦的。”

    刘荣轩点点头,姜平海这话说得很对,这几年的确是走得太顺畅了,哪怕是当初跟罗罗德诚闹翻,自己之所以有那个底气,还不是因为省长郭明轩的缘故?

    现在郭明轩和姜平海这两座大靠山都要走了,以后是要低调一些了,毕竟自己才刚刚三十岁,就已经是省管县的县长了,一旦背后没有了靠山,以后的仕途就不那么好走了。

    “对,韬光隐晦这个词用得好。”

    姜平海微笑着点点头,“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几年你安心把汇丰县的经济抓起来,有了政绩,能力也强,别人就是想动你也要掂量一下的。”

    “叔,我知道的,能力和政绩是干部的立身之本。”

    刘荣轩认真地点点头,“而且,汇丰县够穷,地盘够大,人口也够多正好是一个很不错的舞台。”

    “嗯,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在这个舞台上唱一出精彩的大戏。”

    姜平海呵呵一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对了,叔,方南科年底要动一动吗?”

    刘荣轩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方南科是姜平海的心腹大将,现在他要走了,方南科的安排肯定要提上日常了,而且,还要在年底前就安排好。

    姜平海这次是去监察部肯定是担任部长,而监察部的部长还兼任省纪委的副书记。

    “嗯,方南科今年也该动一动了,只不过他这位子不好动啊。”

    姜平海点点头,“他的正厅级也有两三年了,也该放下去了。”

    方南科是省纪委的副书记,在省纪委排名第三,第二名则是副书记兼监察厅的厅长段雄。

    方南科的级别是正厅级,再往上走就是副省部级了,这个难度太大,现在看来只能往下走,去哪个市担任一边手,如果能够有所建树的话,混个副省部级退休也不会很困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