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71 又见面了
    ..高升

    671 又见面了

    第二天一早,刘荣轩就被乐乐给吵醒了,李嫣然陪他们父子两人闹腾了一会儿,刘荣轩就起了床。

    吃过早饭,郑怀清的电话就到了。

    “老领导,好久不见了,最近可好?”

    “老郑,好久不见啊,听嫣然说你在县委组织部干得很不错呀。”

    刘荣轩对着话筒笑道,听李嫣然说郑怀清在巫溪县混得不错,他本来不长于经济工作,现在去了巫溪县委组织部,倒是干得有色有色。

    “哪有呀,还不就是这么混日子。老领导,恭喜,恭喜呀。”

    话筒里响起郑怀清的笑声,“您现在终于可以大展拳脚了,我相信以您的能力,必然能够把汇丰县建设成为我们江南省经济建设的标杆啊。”

    “对了,上次我去省里学习,听说省委领导对您非常赏识呀,号召全省的年轻干部向您学习呢。”

    “老郑,你也太看得起我啦,汇丰县可是有名的贫困县啊,底子薄基础差,要想建设起来谈何容易。”

    刘荣轩呵呵一笑。

    两人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廖菊梅和李嫣然两婆媳在家里忙着准备年夜饭,刘福全带着刘荣轩父子去给老刘家的祖坟上香。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过晚饭就坐在沙发上看春晚,正看得起劲,手机响了起来。

    “顾兄,新年好,祝你在新的一年里大展宏图鹏程万里。”

    刘荣轩笑呵呵地接通电话。

    “老弟,也祝你工作顺利,万事如意,仕途平步青云。”

    话筒里响起顾恒博的笑声,“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明天一早你还得赶回汇丰县去值班呢,等我们见面再好好聊。”

    “行,见面再聊。”

    刘荣轩挂了电话。

    “儿子,你快去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呢,今晚上你就不用守岁了。”

    廖菊梅端了一盘水果走进来,“明天早上你还要赶远路呢。”

    “妈,放心吧,赶得上的……”

    刘荣轩摇摇头,他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又响了。

    “那也早点休息,别早上开车走神。”

    廖菊梅瞪了刘荣轩一眼。

    “好,好,我这就去睡。”

    刘荣轩无奈地摇摇头,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电话是胡学智打来的。

    “县长,新年好,祝您新的一年里大展宏图。”

    话筒里响起胡学智的笑声。

    “老胡,也祝你新年快乐,新的一年里工作取得很好的成绩。”

    刘荣轩对着话筒笑道,“好了,明天去你家蹭饭,预约了哈。”

    “好,那明天我就扫榻以待。”

    话筒那边的胡学智哈哈大笑起来。

    挂了电话,刘荣轩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手机又响了。

    一连接到几个拜年电话,刘荣轩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草草地洗漱一下就睡了。

    第二天一早,刘荣轩就被廖菊梅叫醒了,洗了把脸,吃了碗鸡蛋红枣面就匆匆地驱车赶往汇丰县。

    时间太早了了,一路上也没看到有几辆车,虽然没有下雪,刘荣轩也不敢开得太快了,就这么一路紧赶慢赶,赶到县委大院的时候也已经是上午九点半了。

    时间太晚了,刘荣轩没有回到家属院,径直开车来到了办公楼前,刚刚一下车,李米就一脸紧张地迎了上来,“老板,刚刚接到电话,省长今天要来视察。”

    “好,我知道了。”

    刘荣轩点点头,随手关上车门,“走吧,先去县委值班室那边看看,把小会议室收拾一下。”

    上午十点二十分,省长何况城来了,轻车简从,没有宝庆市委的人员陪同,显然是不愿意惊动太多人。

    宝庆市委的人没有随同,毕竟,汇丰县如今已经不是宝庆市的治下单位,宝庆市委的领导就算是想在何况城面前表现一番,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盼望何况城在视察玩汇丰县之后,顺道去宝庆市委看一看了。

    “省长,新年好,欢迎您来我们汇丰县视察。”

    看到何况城一下车,刘荣轩小跑着迎了上去。

    “刘荣轩,我们又见面啦,怎么样,到汇丰县还习惯吧?”

    何况城微笑着跟刘荣轩握了握手。

    “是呀,又见到首长了,这感觉真好。”

    刘荣轩嘿嘿一笑,“多谢首长关心,我很习惯。就是感觉到压力有点大,首长,先去办公室喝杯水,我再向您详细汇报工作。”

    “压力大才正常,有压力才有动力嘛。”

    何况城呵呵一笑,大手一摆,“走,我要好好地听一听你的工作思路,三个试点县之中,就你们汇丰县是贫困县,你们汇丰县发展好了,就证明省管县的试点取得了极大的成功。”

    刘荣轩闻言一愣,看来何况城是支持省管县的试点,而不是为了政绩将这个试点工作抢过来的。

    省管县的试点工作,刘荣轩也觉得意义重大,不过,并不是很看好这样的机构改革。

    中央政府管理省一级行政单位,省管理地级市行政单位,地级市管理县一级行政单位,县管理乡镇一级行政单位。

    这样的治政模式曾对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但是,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和行政审批制度等改革的推进,行政体制中的层级过多,行政成本过大的矛盾也就逐渐显现出来。

    每一级政府的设置,相应地就有一级权力机构、审判机关、检察机关等各类机关、事业单位的对口设置,从领导干部的配备,到相应的办事人员的聘用等等。

    这样一来就形成一支庞大的“吃皇粮大军”,导致机构运行成本增大,也就造成了不少部门的权力交叉重叠。

    同时,这样的现状,出现了人浮于事、互相推诿、互相扯皮、工作效力低下等诸多弊端。

    为了应付这样一群庞大的公务员队伍的开支,地级市的经费很大一部分花费在这上面,钱不够了怎么办,自然只能把主意打到下面县区的资金上。

    各种类型的拨款自然要来一个雁过拔毛,一般的潜规则是县区的拨款市里要截留二成到四成。

    哪怕是汇丰县这样的贫困地方,也避免不了这样的结局。

    怎么才能减少行政成本,破解我国行政层次过多的矛盾,已成为中央政府重点研究的问题。

    这几年一直都有机构改革的呼声,国家领导人数次在重大公开场合提到了这个问题。

    然而,这样的改革却牵涉到了很大一批人的利益,地市一级的机构有着庞大的公务员队伍和领导干部队伍。

    尤其是领导干部们,能够走到厅一级的位子上,谁没几分本事,谁没有庞大的人脉关系?

    而且,省管县的弊端在于省委机构的人员有限,这就导致了对各县的掌控力不强,不能很好地从全局考虑到整个地区的经济发展。

    当然,解决这问题也不是没有办法,那就是把省一级建制规划缩小,增加省一级建制。

    这么一来,又回到了原来的问题上,增加省一级的建制,同样也要配备各种厅局等等,同样需要很多的人力。

    当然,这些都是中央政府考虑的问题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