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70一语中的
    670一语中的

    时间很快就到了腊月二十八,天气也越来越冷,终于下起了雪。

    刘荣轩站在办公室的窗户前,看着窗外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地飘落,心里颇有些无奈,这雪下得可真是时候呀,回家过年只怕少不了一番折腾。

    汇丰县位于宝庆市的西南方,往南是粤西省,往北是宁江县,刘荣轩回家过年必须往东穿过大半个宝庆市。

    这段时间一直都是阴雨连绵的天气,路上本就不好走,这一下雪就更难走了。

    敲门声响了起来,李米推开门进来汇报,副县长范亮来了。

    “县长,您找我?”

    范亮微笑着走进了进来。

    “坐,坐。”

    刘荣轩呵呵一笑,请范亮坐下,“是这样的,上次我们提到的事情准备得怎样了?”

    上次范亮来汇报工作的时候,刘荣轩跟他聊起了县里的交通问题,当时就给范亮分派了任务,让他拿出一份县内交通建设规划。

    要想富,先修路可不单单是一句口号。

    “我正想跟你汇报这个事情呢。”

    范亮微笑着点点头,“我已经让交通局制定方案了,春节过后一些准备工作就可以进行了,要想富先修路嘛。”

    “省委既然把我们汇丰县列为省管县的试点改革单位,想让我们汇丰县趁机摘掉贫困县的帽子,当然要有所表示了。”

    他的声音一顿,笑道,“我已经打听过了,今年省政府准备大力发展交通事业,我们汇丰是省管县的试点单位,创立之初省委省政府肯定要大力支持我们的。”

    “方案要尽快拿出来,到时候亲自去交通厅跑立项工作吧。”

    刘荣轩点点头,“我相信省里会大力支持我们汇丰县的,支持不能停留在口头上嘛。”

    “行,这件事情我抓紧时间去办。”

    范亮点点头,“不过,这事儿可能不好办,我们现在立项有点晚啊。之前我们抱上市交通局的立项方案是,修一条贯穿东西的县级公路,打通跟凉山县的通道,不过方案被市交通局否决了,说是耗资太大。”

    “我们县里的财政又拿不出钱来,市交通局那边哪里会舍得给我们拨这么大一笔资金。现在好了,我们是省管县了,交通厅那边批复下来之后,资金应该能宽松很多,至少没有了市交通局截留的那部分,我们县里再挤一挤,这条路还是有希望的。”

    他的声音一顿,“对了,县长,听说你在省里有很多朋友,交通厅那边看看有没有办法优先给我们的公路立项。”

    妈的,这是在给老子下马威呢。

    刘荣轩心头冷笑一声,你丫的自己的分管工作,难道还要老子这个领导亲自去跑?

    范亮是李霖一系的干将,也是周明强的心腹,他要是不捣鬼的话,那就奇了怪了。不过,这也无妨,等到范亮吃瘪了,自己再出手也能显示出老子有手段。

    “范县长,你先去跑项目吧,实在不行我再想办法。”

    刘荣轩点点头,伸手端起了水杯。

    腊月二十九一下班,刘荣轩就匆匆地驱车往家里赶,好在只下了两天雪,路面上还没结冰,尽管是这样,刘荣轩回到巫溪县的家里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r />

    “怎么回来这么晚?”

    吃过晚饭,李嫣然抱着刘荣轩的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乐乐已经去睡觉了,廖菊梅老两口开始忙活明天的年夜饭。

    “没办法,路途太远,交通也不方便。”

    刘荣轩叹了口气,“汇丰县的情况太复杂了,县委大佬们忙着勾心斗角,下面基层的人也是有样学样,这样的形势下还怎么搞建设?”

    “汇丰县是个大县,人口一百多万啊,比我们巫溪县还要多,地方比巫溪还要大呢。”

    李嫣然叹了口气,“就是发展农业也比我们巫溪有优势呀。对了,你哪天值班?”

    “初一值班。”

    刘荣轩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我们县委值班是按照县委领导排名来的,我被安排在初一。”

    “怎么能这么安排呢,难道李文峰就不考虑一下你的情况?”

    李嫣然哼了一声,“你家在永陵市的巫溪县呢,那你岂不是初一早上四五点钟就要出发?”

    “没办法,一年也就这么一次嘛,克服一下就好了。”

    刘荣轩呵呵一笑,手指头摩挲着水杯,“年前郭书记给我打了电话,约了年后要去京城给他拜年,大概要两三天才能回来,对了,你跟我一起去吗?”

    “算了,我就不去凑热闹了。”

    李嫣然摇摇头,“你不家,亲戚朋友那边我得去走一走吧,省得别人说我们发达了就不把亲戚朋友放在眼里了。”

    “对了,要不然,你把年假也休了吧,我知道你一忙起来肯定就没时间休假的。”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已经跟李文峰打过招呼了,这家伙想要敲打我,这是要告诉我,汇丰县委他说了算呢。”

    刘荣轩点点头,脑袋往沙发上一靠,长长地叹了口气,“这人的心胸太小了。”

    “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呢。”

    李嫣然的眉头一蹙,“他这是逼你休假呢,趁着你不在的时间做安排使绊子,等你回去上班了,一切都变样了啦。”

    “老婆,你变聪明啦。”

    刘荣轩呵呵一笑,摩挲着李嫣然的脑袋,“随他折腾吧,他也是官场老油条了,做事会有分寸的,要是折腾得太过了,省委也不会任由他胡来的。”

    “再说了,他都一把年纪啦,聪明人都知道不会跟着他瞎折腾的。”

    “那可不好说。”

    李嫣然摇摇头,“这种年纪大的人,会更加觉得手里的权力弥足珍贵,已经没有了仕途上的想法,就会更加利用手里的权力去捞取利益,不是有个说法叫天花板干部么。”

    “他是县委书记,又是副厅级干部,再说你们县是省管县,省委肯定不会对你们的工作插手太多,还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她的声音一顿,“他又在汇丰县工作了这么多年,你要想跟他抗衡,可不那么容易呢。”

    “想什么呢,谁说县委书记和县长就一定要斗起来,都是为了工作嘛。”

    刘荣轩呵呵一笑,摇了摇头,心里却很清楚,李嫣然说的这些话还是有些道理的,李文峰就是典型的天花板干部,要不是考虑到汇丰县的局势,省委也不会让他在五十四岁的时候让他就地提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