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6 护花使者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556 护花使者二

    “宇轩,不会耽误你的事情吧?”

    姜琳看了一眼郭宇轩,眉头微微一蹙,“要是耽误你的事情,那就没有必要了,有荣轩陪我一起去就够了。”

    “没事儿,我这次回来白沙就是专程来提醒你的。”

    郭宇轩咧嘴一笑,“辣椒,你可是我的亲密合作伙伴,还是轩子的姐姐,那就是我的姐姐,我当然不能看着你羊入虎口了。”

    “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胡话。”

    姜琳微笑着啐了一口,“我长相普通,可没什么能够吸引人的地方,不值得人家绞尽脑汁的来打我的注意。”

    “辣椒,你呀就是太谦虚了。”

    郭宇轩哈哈一笑,“你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可就这么走出去我敢单独百分九十的人都会以为你才刚刚大学毕业呢。”

    他的声音一顿,向刘荣轩眨了眨眼睛,“辣椒啊,本来我还想鼓起勇气跟你求婚的,可惜你没给我这个机会呀。”

    “宇轩,你别逗了行不行。”

    姜琳笑得花枝乱颤。

    刘荣轩也笑了,郭宇轩这家伙在金融圈混了这几年,性子比起第一次刚见他的时候,已经有了太多的改变了。

    “是真的,没开玩笑。”

    郭宇轩脸色一正,“本来还有机会的,就在我鼓起勇气的时候,你那一对双胞胎出生了,这一下就彻底断绝我的希望啦。”

    这话大抵是半真半假,刘荣轩之前听他说起过,圈子内的纨绔们都想打姜琳的主意,估计这家伙也有这个想法的。

    只不过,郭明轩是绝对不可能让他的儿子娶一个寡妇的!

    而姜琳也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为了酒吧的生意,她或许可以跟纨绔膏粱们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真发生关系可能性几乎没有。

    “好了,不说了,我去一下洗手间。”

    姜琳嫣然一笑,起身走出了房间。

    “脚踩两只船不好吧?”

    刘荣轩摸出一颗烟扔给郭宇轩,意味深长地笑道,“尤其是你老婆方颖家的来头可不小。”

    “怎么,你舍不得辣椒这个姐姐了。”

    郭宇轩呵呵一笑,他的心里一动,刘荣轩一向从不拿姜琳开玩笑的,难道这话是意有所指?

    自己回江南的用意刘荣轩显然是知道的,却一直没有正面回应过此事,严格地说起来刘荣轩是老头子看重的人,也算是自己人,至少算是郭家的人吧。

    难道刘荣轩说的是这一次宁家和老头子演出这一场戏有脚踩两只船的嫌疑?

    “轩子,有时候脚踩两只船是很有必要的。”

    郭宇轩点燃香烟吸了一口,喟然叹息一声,“而且,越是豪门望族越是如此,只不过他们的手段更为隐秘而已。”

    “就我们国家的历史来说,每一次的改朝换代为什么总有许多的豪门望族能够一直延续下去?”

    他的声音一顿,“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些大家族的决策就是脚踩两只船!所以,他们才能够一直屹立于权力的金字塔上层。”

    “宇轩,时代不同了。”

    刘荣轩轻轻地叹息一声,“人的思维也会与时俱进的,要么就要被抛弃在历史的垃圾堆里。”

    “轩子,你呀,没接触到上面那些人。”

    郭宇轩哼了一声,“当初那一批随同共和国一起成长的领导干部,还有多少人在坚持着当初的理想?”

    “说白了,还不是都在维护自己的利益,维护各自派系的利益?”

    “但是,没有一个势力能够永远的强盛下去。那么脚踩两只船,甚至三只船也就成了必须的选择。”

    刘荣轩沉默了,入仕这么些年了,听到的各种流言蜚语也不少,不过,他大多是一笑了之。

    郭宇轩的身份不同,他从小接触到的圈子也不一样,他说的话虽然不多,但是,却更有说服力。

    “轩子,你有不同的看法?”

    郭宇轩弹了弹烟灰,慢条斯理地抬起头看着刘荣轩,这家伙虽然年轻,但是他老子对刘荣轩的欣赏近乎于疯狂的偏执了。

    例如这一次,特意让他赶回来给刘荣轩解释。

    虽然刘荣轩是他的好兄弟,但是,郭宇轩并不觉得有解释的必要,刘荣轩毕竟是在官场上打拼的,他必须适应下来。

    难道以后要让刘荣轩的上级,遇到事情主动给刘荣轩解释?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温室里的花朵是经不起风霜的。

    “我对历史没有太多的研究。”

    刘荣轩呵呵一笑,“不过,我有两个疑问,其一,我觉得宁家应该没有脚踩两只船的实力,其二,你爸在宁家过得并不是太舒心,这一次会不会假戏真做?”

    郭宇轩闻言一愣,沉默了片刻,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起立,“轩子,就因为宁家的实力不足,所以,老爷子才想着这一次做出改变。”

    “藉着几年后的那一次党代会打一个翻身仗,宁家必然会因此强大起来。”

    他的声音一顿,“至于你说的第二问题,你自己以为可能性有多大呢?”

    “我记得在中央党校学习的时候,听到过不少这样的传言,薛祥涛突然崛起于政坛,是因为两个大山头博弈之后的折中之举。”

    刘荣轩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将酒杯一顿,“怎么,你外公就这么看好他?”

    “风险越高,得到的回报也就越大。”

    郭宇轩呵呵一笑,脸上的笑容随后一滞,“况且,这一出戏的主演是我爸呢,压中了宁家定然要因此实力大涨。”

    “要是下错注了,也只是我爸一个人倒霉而已。”

    听得出来,郭宇轩的心里对于宁家这么做还是有些不喜的,刘荣轩摇摇头,这应该才是郭宇轩心里的真实情绪了吧。

    “轩子,你不看好他?”

    郭宇轩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抬起头看着刘荣轩,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我看不看好他重要吗?”

    刘荣轩呵呵一笑,摇了摇头,“你应该知道,我的观念跟他的理念颇为相近,当然希望他能够坐上那把椅子了。”

    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就好像你刚刚说的一样,如果说他是共和国的希望之花,那么我很愿意承担起护花使者的责任,不管我有没有这个资格,至少我有这个想法,有这份心意。”

    他的声音一顿,“然而,官场如战场,从来都是实力为尊。共和国的政坛上,发生意外的次数难道还少?”

    “轩子,那是以前,因为各种因素一切都没走上正轨呢。”

    郭宇轩呵呵一笑,“现在就不同了,一切都是有规矩的。”

    “只有了先例,自然会有后来者去模仿了。”

    刘荣轩摇摇头,喟然叹息一声,“希望我们这一注压中了吧,为了我们的未来,也为了国家的将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