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4 一出戏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554 一出戏二

    “想什么呢,怎么一直都不说话?”

    姜琳一边揉着毛巾包裹着的头发,一边回头看了一眼刘荣轩,刚刚她一怒之下说了几句话,随后刘荣轩就没再说话了。

    事实上,那也只是她一时心里不舒服信口说出来的心里话,她总觉得郭明轩这是在利用刘荣轩,却没有考虑过刘荣轩的将来,她的心里能舒服才怪了。

    “没什么,没什么。”

    刘荣轩呵呵一笑,随手将手里的毛巾一扔,“走吧,我得赶到机场去接郭宇轩了。”

    “怎么,跟我还不说真话呢?”

    姜琳娇哼一声,将毛巾一扔,赌气地挺了挺胸,“怎么,怕我坏了你的事情啊。”

    “姐,我在想你刚刚说的话呢。”

    刘荣轩嘿嘿一笑,“我也觉得很有道理啊。”

    “算了,郭宇轩跟你是兄弟呢。再说了,他也在生意上帮了你不少呢,现在也算是你报答他们一家吧。”

    姜琳叹了口气,一边套上衣服,一边说道,“只不过,你怎么不考虑一下你自己呢,人家演这一出戏,自然是有把握的,即便是失算了,那也有退路。”

    “你呢,不过是个小小的副县长而已,要是选错了队伍,将来就不能翻身了。”

    “没什么,大不了我不混官场去当富家翁去。”

    刘荣轩呵呵一笑,抬手摩挲着姜琳的脸颊,“郭家父子对我不错,我也该回报他们一次了。”

    他的声音一顿,“这也算不上报答他们吧,其实,这也是我自己的政治理念吧,也是我为自己代言吧。”

    姜琳闻言一愣,缓缓地点点头。

    “姐,我先送你回家吧?”

    两人进了电梯,刘荣轩看了一眼姜琳,“孩子们在你叔那里吧?”

    “不用了,我要去看小诗,她离婚了,作为好姐妹我也要安慰安慰她。”

    姜琳摇摇头,“一会儿我自己打车去吧,我就不去地下车库了。”

    “嗯,那你小心点。”

    刘荣轩点点头,知道姜琳现在也是非常小心了,唯恐两人在一起被人撞见了。

    赶到机场,刘荣轩看看时间刚好,推开车门下了车,很不幸的是广播里响起了通知声,郭宇轩乘坐的那趟航班晚点了。

    刘荣轩郁闷地回到车上,摸出一颗烟点燃吸了一口,脑海里再度想起早上姜琳说的话,思考得越多,就越感觉到这话很有道理。

    这就是一出戏,一出由宁家导演的戏码。

    目的当然是为了宁家多方下注了,薛祥涛能够上位的话,郭明轩的从龙之功少不了,宁家自然也会受益不少。

    万一薛祥涛不能上位,宁家也不会伤到根本。

    当然,作为小小棋子的自己,宁家是不会在意自己的想法之类的,但是,郭明轩肯定不会这么想的。

    今天郭宇轩来白沙,想必就是过来安慰自己一番的吧。

    接连抽了两颗烟,刘荣轩摇下车窗,一股新鲜空气席卷而来,将车内的烟雾一卷而去,就在这时候,刘荣轩看见一大群人蜂拥而出,立即拉开车门下了车。

    远远地就看见郭宇轩手里捏着个手包,大踏步地走了出来。

    “轩子,你小子还是老样子没变嘛。”

    郭宇轩冲过来拍了怕刘荣轩的肩膀。

    “你也不也没变嘛。”

    刘荣轩呵呵一笑,“上车吧,先找个地方吃饭,一边吃一边聊。”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饿了。”

    郭宇轩呵呵一笑,拉开车门上了副驾驶。

    “对了,你不会怪我老子吧?”

    看着发动汽车的刘荣轩,郭宇轩摸出一颗烟塞进嘴里,目光定定地看着刘荣轩,不敢泄露他的任何表情。

    果然是一出戏呀,郭宇轩今天来白沙的目的,当然是代表郭明轩的,刘荣轩心头暗暗感叹一声。

    “怎么会,郭伯伯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盘算。”

    刘荣轩呵呵一笑,摇摇头,脚下轻轻地一踩油门,“再说了,这也是我自己的理念,不管将来怎么样,至少我为自己的理念奋斗了,那也就够了。”

    “你这家伙,说话越来越高深莫测了。”

    郭宇轩呵呵一笑,“越来越有高人风范啦。”

    “废话,小爷本来就是高人。”

    刘荣轩哈哈一笑。

    “切,你是高人,道行有多高?”

    郭宇轩笑了,刘荣轩的话让他也很高兴,不过,有一点刘荣轩可能没有想到,他老子跟宁家的关系肯定不如以前那么好了。

    本来关系就不怎么样,这次甚至更近乎于假戏真做,自然要伤害到原本就不怎么好的关系的。

    “至少有几十层那么高吧。”

    刘荣轩呵呵一笑,随后漫不经心地问道,“对了,你老子接下来要去哪里?”

    “目前不是很清楚。”

    郭宇轩抬手将香烟塞进嘴里吸了一口,“不过,首长的想法是去苏省,也有可能去国资委。”

    “当然,这只是初步的设想,具体的情况还要视情形而定,我估计去国资委的可能性会更大一点吧。”

    “差不多吧,这时候去国资委干几年,等到换届再出来干个一把手,或者直接去国务院了。”

    刘荣轩点点头,“什么时候走?”

    “大概是年底就要走了。”

    郭宇轩叹了口气,“这一走,以后恐怕没有什么机会回来了。”

    “怎么,担心我把药厂给吞了?”

    刘荣轩哈哈一笑,他知道郭宇轩的潜台词,下一步郭明轩进京之后,肯定不可能再回江南省了。

    毕竟,江南省在共和国的政治版图中的分量太轻了。

    同时,这也是郭宇轩在暗示,宁家对薛祥涛是很看好的。

    “给你又怎么样?”

    郭宇轩没好气地向刘荣轩翻了个白眼,“多大点事儿,就这么点胃口,你也好意思做我郭宇轩的兄弟。”

    刘荣轩一愣,微笑着摇摇头,“宇轩,房地产公司的生意怎么样,我听说卿禅攀上了高枝儿了?”

    “屁,给人家当面首而已。”

    郭宇轩不屑地撇了撇嘴,“不过,卿禅这家伙在搞房地产这一行还真有两把刷子呀,第一单元的房子一修,就开始预售二期,三期,四期的房子了。听徐五说,这才几个月呀,前期投入的资金全回来了。”

    “那当然,要不然的话,顾怀敏当初也不会把女儿嫁给他。”

    刘荣轩呵呵一笑,“我还以为卿禅攀上高枝儿了呢,这家伙都回来办了离婚手续了。”

    “人家也就当他是个玩物罢了,玩腻了自然就一脚踢开了。”

    郭宇轩呵呵一笑,“至于他离婚的事情,我听徐五说了一嘴,好像是那家伙有次喝醉了说的,说是他那宝贝儿子不是他的种呢,你说他能受得了这个窝囊气嘛。”

    “更何况,如今顾怀敏早已经被挤出权力中心了,而他又自以为攀上高枝儿了,自然要回来离婚了。”

    “什么,他儿子不是他的种?”

    刘荣轩一愣,愕然地瞪大了眼睛,“我的天,哪位兄台这么猛,给他戴了这么一顶大绿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