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3 一场戏
    ,精彩无弹窗免费!

    553 一场戏

    刘荣轩跟宋琪两人聊得还算是畅快,宋琪不时说起省委省府两个院子里的一些秘闻,各位大佬之间的关系,各位大佬的势力所在等等,让刘荣轩听了感慨受益良多。

    两人在酒楼分了手,宋琪婉拒了刘荣轩送他回家的好意,打了个车径直走了,刘荣轩则匆匆地驱车往酒店赶。

    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九点一刻,姜琳刚刚洗了澡出来,身上的睡衣显然是精心挑选出来的,尽显妩媚诱惑。

    刘荣轩顿时就跟发了疯一样的扑了过去……

    云散雨收,刘荣轩点燃一颗事后烟美美地吸了一口,姜琳蜷缩着身子躺在他身边,“荣轩,我跟叔叔说了胡珂要见我的事情。”

    “哦,他怎么说?”

    刘荣轩吸了口烟,右手摩挲着姜琳的脸颊,笑道,“姐,你的皮肤倒是越来越好了。”

    “哦,真的嘛?”

    姜琳喜出望外,抬手摩挲着自己的脸颊,“这段时间太忙了,美容院那边都去得很少了呢。不过,小诗上次也说我的皮肤比以前还要好了,还找我讨教养颜秘方呢。”

    随后,她的声音一顿,“对了,小诗已经跟卿禅离婚了。”

    “啊,他们离婚了?”

    刘荣轩闻言一愣,“不是吧,他们真的离婚了,难道卿禅找到靠山了?”

    “是呀,听说他在京城泡上一个千金大小姐了,从来只有新人笑,谁能听到旧人哭。”

    姜琳哼了一声,小嘴一撅,一时气愤之下她居然忘记了前面的话题了,“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大小姐瞎眼了,会看上这样的白眼狼。”

    “行了,那是人家的本事。”

    刘荣轩呵呵一笑,心头就是一跳,这要是姜琳知道了苏雪的存在,恐怕自己也成白眼狼了,“对了,咱叔叔怎么说的,是不是让你不要跟胡珂混到一块儿去?”

    听到刘荣轩这么说,姜琳这才想起刚刚说的事情来,立即点点头,“是呀,叔叔就是这么说的,至于为什么他没有说,我也懒得问。”

    “对了,他还关心起我们公司的生意了,还问我了接下来的发展规划呢。”

    “姐,生产线都安装好了吧?”

    刘荣轩呵呵一笑,点点头,姜平海老两口没有孩子,所以把姜琳当成亲生女儿来养,对她的双胞胎儿子更是喜欢得不得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颜林集团将来可是两个孩子将来的家业,姜平海老两口关心一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嗯,已经安装好了,第一批工人正在培训之中,估计下个月就要开始忙推销产品了。”

    姜琳微笑着点点,“对了,我已经跟省城的几个大超市联系过了,我们的植物油一运过来就立即上货架销售。”

    “对了,广告的事情是不是要开始准备了?”

    “先不要着急吧。”

    刘荣轩摇摇头,“先看看消费者的反响再看,另外就是资金也要回笼,总不能一直往里面砸钱吧?”

    “别做梦了,你就是想往里面砸钱也没了。”

    姜琳哼了一声,挺了挺胸,“就都花得差不多了,按照之前我们商量好的,剩下的那笔钱不能动,要用来做宣传推广费用的。”

    “放心吧,姐。”

    刘荣轩呵呵一笑,“咱们的产品绝对能大卖,尤其是高档品,绝对比你预料到的要卖得好。对了,高档品的包装都是按照之前说的来做的吧?”

    “是的,都是按照你的规划来的。”

    姜琳点点头,“这一次,你可别算错了,要不然,我们的公司就要举步维艰了,总不能再无限地往里面砸钱,再说,就是想往里面砸也没钱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

    刘荣轩将手指头的香烟一扔,翻身扑了过去,一边说道,“先享受人生吧。”

    一夜**。

    第二天一早,刘荣轩就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了,姜琳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昨晚上两人疯狂地折腾了一晚上,这会儿正困着呢。

    刘荣轩抓起手机看了一眼,不由得一愣。

    “轩子,干嘛呢,难不成你昨晚上来京城了?”

    话筒里响起郭宇轩的大笑声,“怎么,一段时间不见苏雪,想了吧?”

    “郭大少,你当我有分身神术呢。”

    刘荣轩看了一眼正慢慢苏醒过来的姜琳,左手捂住了她的樱桃小嘴,“昨晚上宋琪请我喝酒呢。”

    “怎么,宋琪也不甘寂寞了?”

    话筒那边的郭宇轩似乎有些不高兴了。

    “宇轩,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刘荣轩对着话筒叹了口气,“他总不可能一辈子跟在你老子身边的,当然要为自己的前途着想了。”

    “轩子,我知道,不过我这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话筒里响起郭宇轩的叹息声,“我马上就上飞机了,一会儿你来机场接我,我们见面再谈吧。”

    “好,我去机场接你。”

    刘荣轩点点头,挂了电话,看着正起来穿衣服的姜琳,笑道,“姐,不用担心,郭宇轩还没上飞机呢,来,来,晨运一下吧……”

    晨运结束,刘荣轩抱起姜琳进了浴室,起初姜琳还有些害羞,刘荣轩说时间不够用了,她才勉强同意下来。

    “荣轩,省长是不是跟宁家闹翻了?”

    姜琳一边帮刘荣轩擦背,一边问道,“听说宁厅长调到广电总局去了?”

    “不是广电总局,是文化部。”

    刘荣轩摇摇头,叹了口气,“这也都怪我。”

    “怎么又跟你扯上关系了?”

    姜琳闻言一愣。

    “姐,上次我去中央党校学习的事情是省长一手安排的,为的就是让我有机会引起薛祥涛的注意,看来,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已经下定决定了。”

    刘荣轩叹了口气,“要不是我跟薛祥涛一席长谈,也许他也不至于这么快下定决心跟宁家分道扬镳。”

    他的声音一顿,“搞不好,这次郭宇轩是来兴师问罪的。”

    “他有什么资格兴师问罪?”

    姜琳哼了一声,“明明是他老子拿你当道具,去试探薛祥涛,根本就没考虑过你的前途,万一过几年出了变数,薛祥涛没有当上一把手呢?”

    她的声音一顿,用力地搓了搓刘荣轩的背脊,一边说道,“再说了,他毕竟是宁家的女婿,郭宇轩是他的儿子,哪有这么容易就分道扬镳的。”

    “搞不好这就是精心策划的一出戏,演出来给人看的。”

    刘荣轩闻言一愣,愕然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姜琳,是呀,血脉相连呢,哪有那么容易就割舍的,搞不好这还真就是一出戏,一出演给政坛上所有人看的戏。

    对于宁家来说,也许他们的政治理念跟郭明轩不同,但是,郭明轩毕竟是宁家的女婿,将来一旦薛祥涛荣登大宝,郭明轩就是从龙功臣,自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宁家衰败下去。

    换句话说,如果这真是一出戏的话,自己也就是这一出戏码里面的一个小角色,虽然不起眼,所起到的作用却很关键。

    当然,也意味着宁家这是预备脚踩两只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