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36 骑虎难下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536 骑虎难下二

    星期五一上班,刘荣轩一个电话把马焕军叫了过来,不管如何骑虎难下,这个问题是必须要去面对的,马焕军是个很能干的人,这一年多来马焕军的表现也证明了他的能力。

    “领导,您找我呀,我正准备去几个企业走一走呢。”

    马焕军笑呵呵地进了办公室,他的心头有些紧张,这段时间作风纪律整顿活动越来越深入,情况似乎有些脱轨了。

    当然,这一次的作风纪律整顿,效果非常明显,上班迟到早退的现象少了,上班时间在办公室好喝茶聊天吹牛的人也少了。不过,随着活动的进行一步深入展开,出现了一些没有预料到的情况。

    据说有一部分人向巡视监督组举报同事,领导的违法行为等等。

    期初还只是一小部分人,随后,随着活动的进一步深入,举报的内容开始牵涉到县政府,甚至县委的领导。

    当然,这些事情跟马焕军的关系不大,他紧张是因为这几天的流言蜚语。

    这几天县委大院内有一些流言在传,说是县长王刚想让他去下马桥镇担任镇党委书记,最初听到这个流言的时候,马焕军的心里还有些窃喜。

    随后,马焕军就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了。

    跟在刘荣轩身边一年多了,马焕军在刘荣轩的影响下,也渐渐地习惯了遇到事情就从谁是最得益的角度去思考。

    安东官场都知道一件事情,县委书记陈鹏去下马桥镇视察的时候,恰好碰到了一桩风流韵事,这风流韵事跟下马桥镇党委一把手谭喜明有关。

    甚至有人在猜测,陈鹏这一次的作风纪律整顿搞得这么风风火火,会不会在最后的时候,将谭喜明提溜出来杀了祭旗?

    虽然说财政局长刘椰在上班时间炒股,的确是违规了,但是跟谭喜明的事情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最关键的是,谭喜明的靠山贺东山已经彻底退下去了,没有人罩着谭喜明,还不是任由陈鹏想怎么搓揉,就怎么搓揉?

    更何况,谭喜明这老东西白日宣淫,还跟镇里的下属,这种性质就更为恶劣了。

    县委书记陈鹏有可能对谭喜明动手,马焕军并不觉得意外,陈鹏上任半年多了,一直都没有怎么动手。

    但是,作为一把手上任之后,不杀人立威,这威信怎么树得起来?

    只不过,马焕军没想到的是,谭喜明的倒霉居然会跟自己扯上关系。

    尤其是那传言说,自己去下马桥镇是担任镇党委书记的,这就更让他的心里惴惴不安。

    虽然说他这县政府办副主任干了几年,但是,他是从机关一路走上来的,并没有在基层担任过副镇长之类的职务,王刚怎么可能会想到自己?

    最大的可能就是,王刚的目标是站在自己身后的刘荣轩。

    王刚在跟陈鹏的角逐中落了下手,也看出来陈鹏想利用这个机会推动人事工作,索性就抢先一步,放出风声,说是让自己去下马桥镇当书记。

    陈鹏去县财政局视察,抓了财政局长刘椰的违纪现行,抢得一步先机,然而,王刚却抢先一步利用自己把刘荣轩拖下水。

    刘荣轩是最年轻的县委常委,同时,也是市委领导面前的红人,大刀阔斧地整顿全县企业的安全工作,整顿全县地下矿产资源的乱采乱伐,引进投资上亿的颜林集团等等。

    总之,刘荣轩绝对算得上是永陵官场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安东官场的炙手可热的大佬之一。

    如果真的能够当上下马桥镇的党委书记,马焕军当然会非常高兴呀,问题是,这很明显王刚拉刘荣轩下手的手段而已。

    刘荣轩会不会因此怪罪自己?

    “老马,随便抽捡几个企业就行了,没必要一家一家地跑。”

    刘荣轩呵呵一笑,摸出一颗烟扔给马焕军,“对了,你觉得我们县里搞水泥厂有没有前途?”

    “县里搞水泥厂?”

    马焕军闻言一愣,“现在这个情况,县里财政哪里拿得出钱来?”

    “资金的事情不用考虑。”

    刘荣轩呵呵一笑,摇摇头,“你就说可行不可行?”

    “应该可行。”

    马焕军想了想,点点头,“之前有个岭南的投资商想来县里投资建水泥厂,结果工厂才动工,他在岭南那边的生意就破产了,最后厂子被迫转让出去了。”

    他的声音一顿,“不过,我觉得还是挑几块代表性的石头去检测一下的好,安全第一嘛。”

    “那好,这事儿就交给你了。”

    刘荣轩点点头,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老马,那你马上去准备一下,明天下星期一出发带着样品去找专业的机构鉴定一下,一定要拿到鉴定结果。”

    “这是我们能不能从市里申请到资金的一个关键环节。”

    “行,我这就去准备。”

    马焕军呵呵一笑,“一定挑几块最有代表性的石头,对了,领导,真的能从市里要到钱?”

    “老马,老实跟你说吧,我已经跟省委领导汇报过了,省里到时候会拨付一笔资金来给我们的。”

    刘荣轩呵呵一笑,“如果能够再从市里讨来一笔钱,那我们县政府基本上就不要拿多少钱了。”

    马焕军心头一动,刘荣轩这短短几句话透露出来的信息不少,刘荣轩居然能够从省里要到资金,而且还是跟省委领导汇报过的。

    也就是说刘荣轩在省委是有人罩着的。

    “那就太好了,我们安县别的不多,石头倒是多得数不胜数。”

    马焕军呵呵一笑,“省里好像就有检测机构。”

    “省里没有就去京城,总之,这一步工作绝对不能疏忽。”

    刘荣轩点点头。

    “领导,那您忙,我先回去安排一下,找几块有代表性的石头。”

    马焕军的心里微微有些失望,还以为刘荣轩找他来是为了他去下马桥镇当书记的事情呢,原来只是普通的工作安排。

    “别急,也不差这么一会儿。”

    刘荣轩呵呵一笑,放下手里的水杯,看了一眼马焕军,“前几天覃县长跟我聊天的时候,说到了下马桥党委领导班子的情况,他认为你老马的问题也该考虑一下了。”

    说到这里,刘荣轩就停了下来,抬起头看着马焕军。

    “啊,覃县长这是要捧杀我啊,我自己有几斤几两难道自己还不清楚?”

    马焕军一愣,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心里越发地肯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王刚是想利用这个事情将刘荣轩拖下水啊。

    “老马,你谦虚了。”

    刘荣轩呵呵一笑,“我们一起共事了一年多,你的能力,性格我还是有所了解的。覃县长说得对,你的事情也是时候考虑了。”

    “别,别。”

    马焕军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摆摆手,“领导,我知道您为难,别人这是想借这个事儿将您拖下水呢,让你顶在前面跟陈书记对掐。”

    “您,您,您可千万别上当啊。”

    “老马,你能明白这个道理,我就放心了。”

    刘荣轩喟然他叹了口气,“不过,我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

    马焕军一愣,随后就明白过来,这个时候刘荣轩的确已经是被架在火上烤了,他才刚刚晋升为县委常委,成为安东官场的大佬之一,这个时候要是临阵退缩,对他的形象可不好,尤其是接下来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正需要用人呢。

    如果这个时候刘荣轩临阵退缩的话,以后甘心为他效力的人就少了,谁也不会跟一个前途不明,性格软弱的老板。

    哪怕是刘荣轩最终失败了,但是,只要他努力过了就足够了。

    “领导,那怎么办?”

    马焕军叹了口气。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刘荣轩呵呵一笑,“既然有人想让我也加入这场游戏,那就下场玩一玩吧。不过,你要做好心里准备,一把手的可能性不大,努把力二把手说不定还真有戏哦。”

    “领导,我该做些什么?”

    马焕军的心头激动不已,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栗了。

    “你把我刚刚交代你的事情做好就是了。”

    刘荣轩呵呵一笑,摇了摇头,王刚步步算计,难道陈鹏就是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