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25 孽缘
    a ,最快更新高升最新章节!

    525 孽缘

    “谈完了?”

    客厅里,姜琳正在看电视,看到刘荣轩下了楼,立即低声问道。

    “嗯,谈完了,我得马上回去。”

    刘荣轩点点头,“姐,麻烦你送我去火车站。”

    姜琳一愣,“这么快就走?”

    她当然不舍得刘荣轩走了,这小冤家一走就是几个月呢,难得有个机会跟他聚在一起。

    刘荣轩向她挤了挤眼睛。

    姜琳马上就明白过来,立即扬声叫道,“婶婶,我送刘荣轩去火车站,一会儿去酒吧那边看看,晚上再来接他们。”

    “小琳,你忙你的,孩子放我这里就行了。”

    刘荣轩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还真有点担心姜平海的老婆跟他提各种要求,比如离婚娶姜琳之类的。

    “荣轩,我叔叔跟你说什么了,把你吓成这样?”

    上了车,姜琳咯咯娇笑起来。

    “没什么,谈了一下工作上的事情。”

    刘荣轩摇摇头,“姐,去家里还是酒吧?”

    “去家里吧,保姆已经辞了,这几个月我没在家,孩子在叔叔这边呢。”

    姜琳俏脸一红,一边发动起汽车,“没提我们的事情吧?”

    “没有。”

    刘荣轩摇摇头,“不过,我走的时候,他让我对你好一点。”

    两人回到家里一番温存,姜琳下床给刘荣轩倒了一杯水,“对了,京城的公司怎么样了?”

    “还行,有卿禅在打理呢,他一直做这方面的生意,没问题的。”

    刘荣轩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放心吧,卿禅翻不起浪的,有徐五看着呢。他要是敢动歪心思,分分钟被徐五教他怎么做人。”

    “还是不要大意的好。”

    姜琳摇摇头,“卿禅这个人最会钻营了,腾飞集团也是在他的手里才迅速壮大起来的。”

    她的声音一顿,“对了,这次在京城我没给他面子,他会不会因此怀恨在心?”

    “应该不会,他是个聪明人。”

    刘荣轩安慰道,“在京城他要是敢搞幺蛾子,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就算是他想打歪主意,那也要等到他有足够的实力才行。”

    “放心吧,我昨天走的时候跟徐五谈过了,让他盯着点了。”

    “小诗昨天跟我说,她想跟卿禅离婚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姜琳叹了口气,抬手捋了捋额前的刘海,胸前两只小兔子一跳,刘荣轩突然起身,抱起她往床上一扔,扑了过去……

    “你就是头牛!”

    云散雨收,姜琳喘息着说道,“也不知道爱惜身子。”

    “没事儿,我年轻着呢。”

    刘荣轩嘿嘿一笑,一边穿上衣服,“我得走了,星期一还要去市委一趟呢,培训回来总要跟市委组织部那边打个招呼的。”

    “姐,你睡一下吧,我打个车去火车站就是了。”

    “算了,我送你吧。”

    姜琳摇摇头,“对了,我听说你们县委县政府最近闹疼得厉害呀,你回去小心一点。”

    “我才没时间跟他们穷折腾呢。”

    刘荣轩摇摇头,“省长可能要走了,我得在他走之前把水泥厂的项目搞起来,到时候,有我们的颜林集团,还有水泥厂,安东县的工业经济也算是初具规模了。”

    姜琳知道刘荣轩的规划,不过,按照刘荣轩的设想,这个水泥厂的规模极大,投资可不是小数目,安东县政府哪有那个资金。

    “荣轩,你已经找到投资商了?”

    “现在还不能肯定用哪一套方案。”

    刘荣轩摇摇头,“不过,省长说省里可以拨付一笔资金,剩下的我再想想办法,县里肯定也要给一点,再从市里看能不能要到一部分资金。”

    “市里就别想了,市发改委主任可是罗德诚。”

    姜琳笑了,“你把人家搞得灰溜溜地离开巫溪县了,还指望从市里掏出钱来?”

    “姐,罗德诚离开巫溪,跟我可没关系。”

    刘荣轩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哪有那个本事,是他自己的缘故。再说了,这可不是他能够做主的。”

    “你跟我说没用,你去说服罗德诚啊。”

    姜琳咯咯娇笑一声,“他可以使绊子啊,拖上个一年半载的,你能拿他怎么样?”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刘荣轩摇摇头,“他要是真的敢乱来,我就敢拖着他去找顾长乐评理。”

    “男人,来,让我抱抱你。”

    姜琳张开了双臂。

    “我的男人,我好想你呀。”

    姜琳紧紧地抱着刘荣轩,嘴里喃喃地说道,“要是没有你,我,我肯定活不下去了!”

    “姐,我就在你身边陪着你呢。”

    刘荣轩心头一颤,手掌摩挲着姜琳 的背脊,“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nb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sp; “不要怪我叔,他也是为了我们娘儿三个着想。”

    姜琳叹了口气,“我婶跟我谈过了,她说我以后总不能就这么带着两个孩子过下去。”

    刘荣轩的心情顿时黯淡下来,是呀,就这么霸占着姜琳,对她也是不公平的,可自己能放手么,自己能跟李嫣然离婚娶她么?

    还有苏雪呢,那个心底善良纯洁的小丫头又该怎么办?

    “荣轩,我不是逼你的意思。”

    姜琳见刘荣轩不说话,心头一颤。

    “姐,我知道,是我的错。”

    刘荣轩抬手将姜琳紧紧地抱在怀里,颤声道,“对不起,对不起,你,你,要是想离开我……”

    他的话说不下去了,胸口仿佛压上了一块巨石,让他喘不过气来。

    “荣轩,你,你别吓我。”

    看到刘荣轩的脸色一瞬间苍白如纸,姜琳吓了一跳,慌忙轻抚他的胸口,“别怕,我不会离开你的,一辈子都不会!”

    “你躺下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倒杯水。”

    她的泪水奔涌而下,心头自责不已,嘴里说着不逼他,事实上他怎么可能不这么想?

    看着姜琳忙碌的背影,刘荣轩心头的内疚更甚,原来心痛真的可以这么痛的。

    “姐,是不是你婶婶跟你说什么了?”

    接过水杯喝了一口,刘荣轩看着姜琳。

    “荣轩,别说了,别说了。”

    姜琳坐在床沿上,张臂将刘荣轩搂在怀里,“姐以后再也不说这些了。”

    “姐,你听我把话说完,要不然,我心里会一直耿耿于怀的。”

    刘荣轩仰起头,“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觉得有人更适合你,能够给孩子们一个完整的家,我不会反对的。”

    “不会了,不会了,不会再有人了,我的心就这么大已经装不下别人了。”

    姜琳的泪水潸然而下,嘴里喃喃地念叨起来,“这是我上辈子欠你的。”

    从她的前夫牺牲之后,家里人就不停地忙着给她介绍男人,然而,却没有人能够走进她的心里。

    这时候,刘荣轩出现了,起初她从他的身上看到了亡夫的影子,一样的倔强,一样的高傲,哪怕穿着乞丐一样的衣服,同样能够高昂着头出现在上等人的宴会上,眼神轻蔑得仿佛在说,你们没什么了不起的,终有一天,我会把你们踩在脚下。

    “我不信人有两辈子,但是,这辈子我会好好对你们。”

    刘荣轩柔声说道,“不过,你要记住我的话,只要你想离开,悄悄离开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