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1 股掌之间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451 股掌之间二

    送走了文斌两兄弟,杨歌又回到了书房里,似乎只有这里才能够让他静下心来想事情,杨歌跟文斌打交道的时候不多,所以,对这个人了解得不多。

    但是,文峰这个憨货却接触得多,而且对于这种小混混,杨歌自信能够了解拿捏住他们的死穴。

    杨歌从文峰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慌,而且,文峰说话的时候表情不像是作伪,那也就意味着文峰嘴里说的那个黑狗是真实存在的一个人。

    而且,文峰不至于在这上面说假话,只要把文峰手下那些混混抓起来问一问就能知道了。

    至于这一切是不是黑狗导演的,目前还不能下定论。

    但是杨歌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如果真的存在着这么一个人物,那这个人的心机就太深沉了,从几年前就开始布局了,难道为的仅仅是扳倒文斌?

    会不会有市委的大佬搅和进来了?

    思虑及此,杨歌的心头一跳,一阵冷汗就冒了出来,这一刻,他感觉到仿佛置身冰窖一般,刚刚还觉得空调的温度不够低呢。

    不行,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杨歌迅速从沙发上站起身,快步走出了书房,连书房的灯都忘记关了,一把抓起茶几上的车钥匙就匆匆地走了。

    “老杨,你还没吃饭呢。”

    杨歌的老婆叫了一声。

    住在杨歌家对面的是县委副书记余敏,文斌两兄弟走进杨歌家的时候,他就站在书房的阳台上看着,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所有的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在发展,看着县委大院忙得鸡飞狗跳,每个人都惶恐不安的样子,余敏的心里充满了自豪。

    把县委大佬们一个个玩弄于股掌之间,一切都在掌控中,不能不说,这种感觉真他妈的爽啊。

    唯一的遗憾之处在于,他没有想到刘荣轩这小子会安排公安局的人进工作组,想不到这小子年纪轻轻做事居然如此沉稳老练,思绪如此周密。

    不过,这也无妨,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这小子。

    奶奶的,老子在官场打滚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混个副县级,你他妈身上的奶腥味都还没褪干净呢,居然就当上副县长了。

    这他妈老天爷还有眼睛吗?

    既然你这贼老天不长眼睛,那老子就让老子来帮你睁开眼!

    小雅,你放心,我会让杨唱歌妻离子散,让他家破人亡以此来祭奠你的在天之灵,月光下的余敏一脸的狰狞之色,宛若一只择人而噬的野兽!

    就在这时候,一阵手机的铃声响起,打断了余敏的思路,他转身进了书房,抓起书桌上的电话看了一眼,立即拿起电话,“到了?”

    “嗯,到了,我希望你信守承诺,否则的话,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话筒里响起一声冷笑,“还有,不要妄想杀我灭口,我跟朋友约定好了的,每天给他电话,要是那天他没接到我的电话,就把我寄存在他那里的东西公之于众。”

    “不用这样吧,我们的合作不是很愉快嘛。”

    余敏嘴唇微微一撇,妈的,一个流氓也敢威胁老子,别人是相信你一个流氓说的话呢,还是相信我这个县委副书记?

    “钱打了没有?”

    话筒那边的声音依然冷峻。

    “放心,已经转到你的账上了,话说这几年你从文疯子那里也没少捞,我有跟你要过钱吗?”

    余敏呵呵一笑。

    “废话,那是我自己的劳动所得,跟你没有一分钱关系!”

    电话就此挂断了。

    余敏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当然不怕流氓威胁,不过,却也没想过撕破脸皮,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从来都不是问题。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手机又响了,余敏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慌忙接通电话,“老板,还没休息呢?”

    “小余,你这动作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话筒里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如果因此影响了安东的招商引资,你就成了安东的罪人了。”

    “老板,我也没想到那些犯罪分子会这么猖狂啊。”

    余敏的嘴唇微微一撅,一抹冷笑跃然而上,“您就放心吧,不会影响到安东的招商引资工作的,县委已经做出了决定……”

    简明扼要地汇报了一下情况,余敏就挂断了电话,很不屑地嘟囔道,“妇人之仁!”

    余敏打电话的同时,县长王刚的县委二号车缓缓地停在了市委书记顾长乐的家门前。

    顾长乐不是永陵本地人,他妻子也没有调到永陵市来工作,家里就只有一个小保姆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小王来啦,坐。”

    顾长乐伸手指了指沙发,脸色迅速一沉,“你们安东是怎么回事,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发生了这样的大案,还有没有王法了!”

    “书记,是我的工作没做好,请求组织上处分我。”

    王刚耷拉着脑袋,看着自己的脚尖。

    “处分你,处分你管用嘛,出事了就一个个地主动自请处分,是不是以为我不敢处分你们呢!”

    顾长乐哼了一声,“还不给我坐下,难道让我抬起头跟你说话?”

    王刚不敢说话,诚惶诚恐地坐了下去,“书记,我是诚心请求组织上的处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这个县长也是有责任的。”

    言外之意就是,主要责任不在我这里。

    “说吧,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顾长乐哼了一声,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贺东山那老东西要退下去了,当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我要听你的说法。”

    “书记,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

    王刚详细地向顾长乐汇报了情况,包括公安局那边初步得出的结论。

    “朱市长去安东视察不在计划之内。”

    顾长乐沉默了片刻,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王刚却明白了顾长乐的意思,心头一震,难道这事儿有朱的份,那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呢?

    而且,堂堂一个副市长如果搞出这种小动作来,一旦泄露出去,那就是颜面无存啊。

    “你不要想歪了。”

    顾长乐摇摇头,很有韵律地敲击着茶杯,“我的意思是说朱市长去的很蹊跷,有可能是他听到了什么风声,接到电话之类的。”

    “文斌这个人虽然能力一般,但是,他绝对不是傻子,忙着给自己擦屁股都来不及呢,哪有傻乎乎地做这种脱裤子打屁多此一举的事情?”

    他的声音一顿,“这明显是个局啊,明显是把安东的领导班子当做他的棋子来用了,安东有高人啊!”

    “这是谁呀,太可恶了,难道我们安东几十万干部群众在他眼里就什么都不是嘛,我们开发区刚刚谈了一笔过亿的投资,要是因此打了水漂,这个人就是罪人!”

    王刚低吼一声,“太没有人性了!”

    “在某些人的眼里,一切都是可以拿来交易的,人性算什么。”

    顾长乐感慨一声,“对了,你觉得谁最可疑?”

    “贺东山一个垂垂老朽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而且,今天他表现得非常愤怒。李成整天忧心安东的经济发展,对于这一笔投资非常重视,也不可能是他。于菁是县委组织部长,响水岭镇党委书记刘鹏是她提拔起来的人,她不会不知道这对于响水岭镇党委班子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王刚眉头一皱,“宣传部长胡双是个文弱书生没有这个魄力,也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纪委书记罗欢也不可能。”

    他的声音一顿,“还有就是文斌这个人我很了解,他没这个能力布下这么一个大局。”

    顾长乐眉头一皱,王刚历数了安东县委的全部常委,却唯独没有提到一个人,县委副书记余敏!

    难道会是余敏?

    “你觉得余敏有这个能力设局?”

    “书记,我没有证据,只是直觉。而且,他今天表现得太平静了,平静得仿佛在一处好戏一样,这也太不正常了。而且,他一直都不喜欢刘荣轩同志,对于市委任命刘荣轩为副县长颇有微词。”

    王刚摇摇头,趁机给政敌上一上眼药也好,而且,他今天是真的觉得余敏有些不对劲,仿佛是一个看客一样。

    “直觉不能当做证据。”

    顾长乐摇摇头,伸手端起了茶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