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3 小爷很抢手
    ,精彩无弹窗免费!

    353 小爷很抢手

    吃饭的地方定在了秋风楼。

    晚宴很丰盛,虽然只有两个人吃饭,但是李海龙点了一桌子菜,当然作为提案委的主任,李海龙这顿饭肯定不是他自己掏钱的。

    两人一边喝,一边聊天,这会儿刘荣轩才知道李海龙居然也是个很能吹的人,而且这家伙的消息很灵通,巫溪官场上的风吹草动他都知道个七七八八。

    一瓶酒下肚,李海龙的谈性更浓了。

    “刘主任,你听说了吗,王建硕最近的日子过得很不好啊。”

    李海龙摸出一颗烟递给刘荣轩。

    “哦,难道罗德诚没有把他带走?”

    刘荣轩闻言一怔,罗德诚跟王建硕姐姐的事情现在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情,现在罗德诚走了,如果不把王建硕带走的话,这家伙以后还怎么混?

    当然了,如果王建硕愿意一辈子就这么平平淡淡地,每天一张报纸一杯茶地混日子,也许不会有任何问题。

    关键在于王建硕已经品尝到了权力带来的快感,又怎么会甘于平淡?

    罗德诚现在是市发改委主任,要把王建硕调到市发改委去那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没有,他现在去了县委办的后勤组,负责县委大院的卫生工作了。”

    李海龙呵呵一笑,“当初他当县委一秘的时候多牛气呀,据说对县委周书记都爱理不理的,搞得他自己跟县委书记一样。”

    “现在好了吧,罗德诚一走,他马上就歇菜了。”

    刘荣轩摇摇头,没有说话,王建硕的性格的确是如此,事实上,很多人的性格都是如此,得意时就猖狂起来,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不过,罗德诚也不是个东西,在临走之前居然也不安排一下王建硕,你他妈好歹也玩弄了别人的姐姐两年啊。

    “罗德诚这个人也太自私了。”

    李海龙又感叹一声,“他妈的,玩了王建硕姐姐几年,拍拍屁股就走了,这他妈还算男人嘛。”

    “李主任,慎言,慎言。”

    刘荣轩听李海龙说得直白露骨,立即摇摇头,“说不定罗德诚有安排呢,只要他还在永陵当官,我想也没人会无缘无故地欺负王建硕吧?”

    “他做得我还说不得了,对了,王建硕的姐姐上个星期结婚了。”

    李海龙尴尬地笑了笑,他知道罗德诚跟刘荣轩之间的恩怨,倒是没想到刘荣轩这么小心谨慎,罗德诚都走了,都不敢背后说道几句。

    刘荣轩闻言一愣,难道罗德诚真的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我见过王建硕的姐姐,非常漂亮,非常漂亮,而且听说还是学舞蹈出身的,身材非常好。”

    李海龙弹了弹烟灰,感慨一声,“这女人啊,只要长得漂亮,总是会有人愿意去当接盘侠的。”

    刘荣轩几乎要笑喷了,这个李海龙虽然嘴巴毒了一点,但是,倒还是真的有几分幽默。

    “其实,这也不能怨她,女人的美貌身体都是一种资源。”

    李海龙跟着叹了口气,“错就错在她太傻了,以为怀了罗德诚的孩子就能跟他结婚了就能当县太爷的夫人了,太天真了!”

    “结果就是罗德诚调走了,她弟弟也没有被提拔,等于这两年白白地被人玩了。”

    “她怀孕了?”

    刘荣轩愕然地瞪大了眼睛,倒是没想到这里面居然还有这么曲折离奇的故事!

    “是的,要不然她怎么会就这么匆匆地结婚?”

    李海龙笑了,“这女人啊就是一根筋,把孩子拿掉重新来过不就是了,她长得那么好,自然会有不少人愿意娶她的。”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刘荣轩就提议饭局结束。

    回到家里,李嫣然正在伏案奋笔疾书,原来是在赶稿子。

    “师父,你先去洗澡吧,我这马上就完了。”

    李嫣然头也不抬地说道,“县委党校的培训班马上要开训了,苏书记要亲自出席开训仪式呢。”

    “嗯,那你忙,我去洗澡。”

    刘荣轩点点头。

    洗了澡出来,李嫣然的稿子已经写好了,叮嘱刘荣轩给她改一改,然后就进了浴室。

    “想什么呢,稿子有什么问题没有?”

    李嫣然洗了澡出来,就看见刘荣轩正站在窗户前,默默地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

    “没,稿子写得很好,我帮你加了两句话。”

    刘荣轩转过身,笑道,“苏书记是在省委党校搞文字工作的,所以,你的点题之语不能太直白了,这样显得没有档次。”

    李嫣然走过去拿起稿子看了一眼,点点头,“嗯,这样比我之前的是要显得大气,高端一点。”

    “老婆,王建硕现在怎么样了?”

    刘荣轩不经意地问道。

    “王建硕呀,他现在去了后勤组了,好像是负责县委大院的绿化等工作。”

    李嫣然放下稿子,抬起头看着刘荣轩,“怎么突然想起王建硕了?”

    “没什么,今晚上吃饭的时候,听李海龙说起了他的遭遇,有点感慨而已。”

    刘荣轩摇摇头,“想当初王建硕多么牛啊,在巫溪县几乎是横着走的主儿,就是县委常委都不放在眼里,现在呢?”

    他的声音一顿,喟然叹息一声,“所以呀,我在想人得意的时候一定不能张狂,失意的时候也不要过度悲伤,老天总会给你一个重来的机会。”

    “我知道啦,放心吧,我不会小人得志就猖狂的。”

    李嫣然抱着刘荣轩的手臂轻声说道,“对了,苏书记今天问起你了,我估计她是想找你谈一谈了。”

    “那也得等她主动传召啊。”

    刘荣轩摇摇头,呵呵一笑,“我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个威武不屈,力抗县委书记的名声,可不能因为苏书记来了,为了调离政协就变得卑躬屈膝来。”

    “这对我的形象会是个很大的打击呢,你跟她说要见我得赶早,小爷我可是很抢手的呢。”

    “臭美,就你还威武不屈呢。往自己脸上贴金还真不客气呢。”

    李嫣然娇媚地横了刘荣轩一眼,不过,她的心里也很清楚,刘荣轩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当初刘荣轩被罗德诚打压,如果那时候刘荣轩主动去找罗德诚承认错误,服个软,也不至于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而这件事情对刘荣轩的声誉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至少他不屈不挠的想象已经深入人心了,这种口碑在官场上还是很有价值的。

    现在要是为了调离政协,刘荣轩对新来的书记卑躬屈膝,必然会影响到付出了巨大代价而树立起来的形象。

    “我估计她就在这几天会让你去见他吧。”

    李嫣然点点头,突然伸手将刘荣轩推到在床上,纵身扑了过去,“师父,是时候修炼洞玄子三十六式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