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8 终于有消息了二
    328 终于有消息了二

    看着刘荣轩失魂落魄的背影,段暄摇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他就知道刘荣轩的心里肯定会很难转过这个弯来。

    毕竟,从巫溪官场的旗杆式人物,官场的焦点所在,一下子被打落尘埃,甚至可以说被一脚踩入深渊,易地而处就是段暄自己也很难一下子接受这个现实。

    更不用说刘荣轩这家伙的官场之路这么顺利了。

    只不过,这个弯必须要他自己转过来,别人是帮不了他的,而且,这或许对刘荣轩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让他明白一个道理,老天爷不会一直眷顾着某个人,要想在官场上混,就必须要有一个良好的心态。

    刘荣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段暄办公室的,直到有人拍他的肩膀才反应过来。

    “刘莉,不好意思啊,刚刚在想事情。”

    刘荣轩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殊不知他这笑容比哭更难看。

    “想什么呢,叫了你半天都不答应。”

    刘莉小嘴一撇,“怎么当领导了就不认识老同事啦。”

    “哪里,我算个屁的领导。”

    刘荣轩自嘲地笑了笑,向刘莉摆摆手,“好了,不耽误你工作了,再见。”

    出了办公楼,刘荣轩忍不住扬天大吼一声,然后迅速拉开车门上了车,双手捂着脸颊,任由泪水奔涌而下。

    刘荣轩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懦弱的人,但是,这一次他真的伤心了,无助了想到自己这两年在毛竹镇,为了工作呕心沥血,居然换来这么样的结局,更是悲从中来,泪水不可抑制地汹涌而出。

    一番宣泄之后,刘荣轩感觉到心情舒畅多了,用力地握紧了拳头,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当大官,要让别人绝对不能忽视自己的存在!

    “秋子,在哪儿呢,出来陪我喝酒。”

    刘荣轩拨通了平三秋的手机,这个时候他可不想回家,让家里人看到他这幅模样。

    “好,这会儿我正在街上巡逻呢,在你家的网吧那边碰面。”

    平三秋没有任何犹豫地答应下来。

    “那一会儿见。”

    刘荣轩挂了电话,迅速地发动汽车,桑塔纳低吼一声,向着县委大院外飞驰而去。

    原本几个经过的人准备跟刘荣轩打招呼,听到他那一声怒吼声,顿时就吓得不敢打招呼了。

    随后,看到刘荣轩坐在车上痛哭流涕的架势,哪里还能不明白过来?

    很快,刘荣轩在县委大院痛苦流涕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地传开了。

    “轩子,你怎么还哭了?”

    平三秋一上车就发现了刘荣轩的不同,顿时勃大怒,“谁他妈敢欺负我兄弟,老子弄不死他!”

    “去吧,去吧,就是罗德诚那狗日欺负我,你去弄死他吧。”

    刘荣轩呵呵一笑,“最好是弄个麻袋把他沉了巫溪河。”

    “兄弟这不是为你抱不平嘛。”

    平三秋腆着脸嘿嘿一笑,“你还没说怎么回事呢,是不是你的新职务下来了?”

    “嗯,去县政协办公室当主任。”

    刘荣轩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我不想让嫣然看到我这幅样子,所以,找你出来喝两杯,你要是有事的话就早说。”

    “老子有个狗屁的事,天大的事情也没有陪我兄弟喝酒重要,狗日的罗德诚欺人太甚了,我他妈真想揍他一顿!”

    平三秋哼了一声,“走,中午我请客。”

    “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现在拖家带口的人了,可不是以前那个丘八了,遇到事情要先想一想家里的老老少少。”

    刘容许呵呵一笑,拍了拍平三秋的肩膀,“找你就是出来喝杯酒发泄一下而已,要说请客你也知道我现在可比你有钱得多,让你请客不是在骂我抠门嘛。”

    两人就近找了家酒楼,点了一桌菜,要了两瓶白酒吃喝起来。

    “轩子,别说你了,我都替你憋屈。”

    几杯酒下肚,平三秋的丘八脾气就上来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这两年在毛竹镇累死累活地,好不容易搞出了一番局面,他倒好不仅摘了你的果子,还把你一脚踢到政协去,这他妈是人干出来的事儿嘛。”

    他的声音一顿,“对了,你不是跟省长的儿子是好朋友嘛,怎么不找他帮忙,一个电话就能搞定的事情啊。”

    “秋子,这种小事你觉得有必要吗?”

    刘荣轩摇摇头,在从小一起光屁股长大的兄弟面前,他自然不会有什么隐瞒,“我的确是跟省长的儿子是好朋友,不过,这一层关系我绝对不会轻易动用的。”

    他的声音一顿,“一方面好钢要用在刀刃上,等到将来在官场上的紧要关头才能动用,朋友间的关系是对等的,总是他帮我,帮的次数多了,这份情义也就变淡了。”

    “另外一个方面呢,罗德诚马上就要滚蛋了,我何必再多此一举呢?”

    “哦,罗德诚要滚蛋了?”

    平三秋闻言一愣,“你不是说没有找人么?”

    “我不找人动他,难道就没有别人会动他?”

    刘荣轩两眼一翻,“再说了,你觉得我有那么打的能耐掀翻一个县委书记?”

    “那可不一定。”

    平三秋嘿嘿一笑,“你这家伙从小就心眼多,你要弄倒罗德诚也不是没有办法。”

    刘荣轩闻言一愣,摇摇头,“秋子,罗德诚跟云安芳不一样,他可是市委委员,一县的县委书记,岂是那么容易扳倒的?”

    “罗德诚之所以要滚蛋,跟市委的局势有关,张彬这是要反击顾长乐了……”

    随后,刘荣轩就简明扼要地说了一下市委的形势。

    看着侃侃而谈的刘荣轩,平三秋的心头感慨不已,这家伙当初刚入仕途的时候,还很青涩呢,很多东西都要向自己求教,现在谈起市委大局来头头是道,早已经超越了自己太多太多了。

    看着平三秋沉思的架势,刘荣轩拿起筷子敲了敲碗,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喂,想什么呢?”

    “没什么,听说李栋也要调走了,罗德诚再一走,县委领导班子岂不是大换血?”

    平三秋摇摇头,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这可不利于县委的稳定。”

    “所谓的稳定这不过是一句托词而已。”

    刘荣轩摇摇头,“李栋在巫溪县经营了这多年,势力盘根错节,就是市委市政府的指示他都敢打着折扣来执行,罗德诚挟势而来,又有市委书记顾长乐的支持,尚且被他弄得灰头土脸差一点搞得妻离子散。”

    他的声音一顿,叹了口气,“你当这种局面市委领导会意识不到?”

    “那你觉得谁有可能来我们巫溪县当一把手?”

    平三秋叹了口气,“要是若兮他叔叔不走就好了。”

    他的声音刚落,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