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3 晾起来
    313 晾起来

    “荣轩,你先不要着急,回家休息休息吧,你不是要筹备婚礼嘛,办得隆重一点热闹一点,嫣然可是个好女孩。”

    段暄笑了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部长,您忙,我不耽误您工作了。”

    刘荣轩强压住心头的愤怒,起身走了。

    看着刘荣轩的背影,段暄叹了口气,虽然他也很同情刘荣轩,但是,这件事情是罗德诚决定的,他也无能为力。

    只不过,罗德诚的确是做得太过份了。

    出了段暄的办公室,刘荣轩愤怒得几乎想要冲到罗德诚的办公室揍这狗日的一顿,然后质问他想要干嘛。

    然而,这都于事无补,刘荣轩从来不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师父,你怎么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刘荣轩抬起头就看见李嫣然一脸忧虑地看着他,脸上迅速挤出一丝笑容,摇摇头,“没什么,段部长让我回家等消息。”

    “这样挺好,你回家休息两天,周末我们去拍婚纱照。”

    李嫣然也知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你回去工作,我先回家去了,中午给你做几个好菜。”

    刘荣轩将车钥匙扔给李嫣然,“反正没什么事,我去街上逛一逛,你开车回去也快点。”

    说罢,转身就走。

    李嫣然拿着车钥匙,怔怔地看着刘荣轩的背影,眼角闪过一抹泪光。

    “嫣然,你怎么了,哭什么呀?”

    一个惊讶的声音响起。

    “没呢,眼睛里进沙子了。”

    李嫣然摇摇头,“刘莉,你们组织部不是在考察干部吗,你怎么这么闲?”

    “忙着呢,这不市委组织部来县里了嘛。”

    刘莉看了看走廊,见没有人就走到李嫣然身边,低声说道,“听说罗书记又不让你老公去劳动局,可能让他去巫溪煤矿!”

    “啊,这是真的吗?”

    李嫣然大吃一惊,想起刘荣轩刚刚失魂落魄的样子,她马上就相信了这个传言。

    “我也是听到林部长打电话的时候说的。”

    刘莉低声说道,“赶紧去想办法吧,再晚就来不及了,不跟你说了,我忙去了。”

    看着刘莉的背影,李嫣然紧紧地咬了咬嘴唇,努力不让泪水流出了,罗德诚那狗日的太欺负人了。

    不行,必须得做点什么了,李嫣然抱着文件夹,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出了办公楼,刘荣轩双手捂着脸,用力地搓了搓,不管他的心里如何愤怒,罗德诚终究是县委书记,掌握着生杀大权。

    这个时候跟罗德诚闹起来,只能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再熬上个把月吧,刘荣轩放下双手,摸出一颗烟点燃吸了一口,抬头看着县委办的办公楼,转身大步向外走去。

    接下来的两天,刘荣轩在家里没什么事情就开始忙活研究生报名的事情,之前在党校的时候,苏媚倒是说过可以报党校的在职研究生。

    不过,刘荣轩认为党校的文凭含金量不高,对党校的在职研究生有点看不上眼,他的目标是江南大学。

    而且,江南大学是他的母校,报名之类的事情也很方便,在职研究生考试的报名时间是每年三月报名,五月考试,十月报名,十二月考试。

    左右无事可做,刘荣轩就决定去学校转一转,详细地了解一下情况。

    十一月十四日,刘荣轩驱车赶往白沙市,就在他的车驶出巫溪县城的同时,巫溪县委的书记碰头会开始了。

    “劳动局的老章病好了。”

    罗德诚拿起水杯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之前考虑到他的病,才提出来让刘荣轩去劳动局,现在老章病好了,总不能让他就这么挂着吧。”

    他的声音一顿,“倒是巫溪煤矿的老刘,明年三月就退休了,我看临时让刘荣轩顶上去吧。”

    “我不同意。”

    李栋摇摇头,一边摸出香烟,“刘荣轩的能力众所周知,把他扔到巫溪煤矿有些大材小用了,眼下正是我们巫溪发展建设的黄金时期,正需要这样的人才来出力。”

    他的声音一顿,“当然了,刘荣轩也有不少毛病,但是,人还能没个缺点,我们不应该过份地放大他的缺点,忽视了他的才华能力。”

    “这不仅是对他的不公平,也是我们县委的损失。”

    “这话有点夸张了。”

    卢勇摇摇头,“不可否认,刘荣轩同志的能力是有一点,但是,也不至于除了他之外我们就没有能干的干部了。”

    “而且,刘荣轩太傲气了,简直不把县委放在眼里,这样的人就是再有才能也不能用!”

    “如果放任这种风气继续下去,以后谁还把县委放在眼里,有点能力就敢跟县委叫板,县委还怎么管理干部?”

    一连串的质问之后,卢勇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我看就应该晾一晾他,让他知道知道县委的厉害!”

    罗德诚没有说话,虽然他的心里很赞同卢勇的意见,但是,现在市长张彬盯得他很紧,他要是做得太过火了,保不准张彬就要借机发飙。

    现在有卢勇站出来替他分担火力,罗德诚当然很高兴。

    想来把刘荣轩晾上两个月是没问题的,理由随便找一个就是了,原本还担心刘荣轩把毛竹镇的药材基地置之不理了,哪想到这小子居然早就有了安排。

    只要李勤不胡来,药材基地又将成为巫溪县的一个优质工程,而且,影响更大,上次去市里开会,巫溪县又被点名表扬了。

    这时候,就只有段暄没有说话了,他不是副书记,但他是组织部长,专门管干部的,当然也有发言权。

    “段暄同志,你的意见呢?”

    罗德诚摸出一颗烟塞进嘴里。

    “我没意见。”

    段暄面无表情地摇摇头,所谓的碰头会不过是罗德诚走个场面而已,他不是副书记没有表决权,何必惹得罗德诚不快?

    “那就这样吧。”

    罗德诚说罢端起了水杯。

    李栋的眉头一皱,起身快步走了出去,看得出来罗德诚是真的要把刘荣轩挂上一段时间了。

    到时候,刘荣轩除了向自己诉苦,只怕别无选择了。

    刘荣轩驱车赶到白沙市的时候,书记碰头会上的事情他也得到了消息,告诉这个消息的人不是李嫣然,而是县委组织部的部长段暄。

    “段部长,谢谢您。”

    刘荣轩的声音有些沙哑,“请您放心,我会调整好心态的,正好这两个月我准备好好地复习功课,现在总算是有时间了。”

    “荣轩,你要放心,组织上不会让你休息多长时间的。”

    话筒那边的段暄说了句场面话,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刘荣轩将手机一扔,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尽管他跟段暄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心底里愤怒想要杀人了。

    如果罗德诚站在面前,刘荣轩还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提刀杀了罗德诚这狗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