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2 好心办了坏事
    312 好心办了坏事

    出了礼堂,刘荣轩直接回了办公室,他的东西不多也就是几本书,以及他写的一些规划方案的草案等等,一个纸箱子就装完了,至于水杯茶叶什么的都是镇里提供的。

    刘荣轩抱着纸箱下楼之后,罗德诚一行人已经从会议室出来了,看着刘荣轩的背影,林灿怒哼一声,“这个刘荣轩太不像话了,这分明是在向县委示威啊!”

    罗德诚眉头一皱,脚下一顿,回头看了一眼李勤和吴芳两人,“你们两个跟我进来。”

    林灿一愣,心头顿时后悔不已,光想着趁着这个机会打击刘荣轩了,没注意说话的场合,尤其是刚刚刘荣轩离开的时候,那震耳欲聋的掌声就说明刘荣轩在干部群众中的威信很高了。

    **说过,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之类的话,现在县委的做法明显是与毛竹镇的民意相悖的。

    这个时候当着毛竹镇党委班子成员的面说刘荣轩的坏话,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

    罗德诚的脸色能好看才怪了。

    大意了,大意了啊。

    林灿看着合起来的房门,心里叹了口气,转过身,就看到郑怀清,甘泉两人已经往镇大院的后院走去了,显然是去给刘荣轩搬行李的。

    刘荣轩的宿舍很大,行李却不多,也就是衣服鞋子书籍等等之类的东西,看起来不多收拾起来却也不少,装满了两个行李箱,刚刚一手提了一个箱子准备出门。

    郑怀清和甘泉两人就到了。

    “书记,我来,我来。”

    郑怀清呵呵一笑,上前抢过刘荣轩手里的行李箱,一边说道,“您这么着急走干嘛,刚刚李书记说了中午给您送行呢。”

    “不用了,我家里那边还有事情呢。”

    刘荣轩摇摇头,拍了拍甘泉的肩膀,没有说话,大步走了出去。

    看着刘荣轩挺拔的背影,甘泉摇摇头,当初刘荣轩上任的时候,他是很不看好的,没想到短短两年的时间,这小子就在毛竹镇做了这么多事,也难怪那些老实巴交的农民,一个个都对他感恩戴德啊。

    这么一个人才,罗德诚怎么就非得打压呢?

    “书记,中午去我家里吃吧。”

    郑怀清把行李箱放进汽车后备箱里,一边盖上车盖,一边说道。

    “老郑,不要叫书记了,我已经不是毛竹镇的书记了。”

    刘荣轩摸出一颗烟递给郑怀清,“去你家吃饭有的是机会,以后再说吧,我要是再不走,他就不好意思露面啦。”

    他的声音一顿,拍了拍郑怀清的肩膀,“还有,万民书的事情谢谢了,虽然没什么用,但是,这让我觉得在毛竹镇呆的这两年没有白费,值了。”

    “好了,我走了,有空来县城找我。”

    刘荣轩拉开车门上了车,迅速发动汽车向着镇政府大院外缓缓驶去。

    看着桑塔纳消失在视野中,郑怀清的心里叹了口气,就算是罗德诚在年底的干部调整中走了,刘荣轩也不可能再回到毛竹镇来了。

    毕竟,调动刘荣轩的决定是县委常委会的决定。

    新书记就算是再赏识刘荣轩,也不可能再让他回来了,那就是在打全体县委常委们的脸,傻子才会这么做。

    可傻子是当不上县委书记的。

    刘荣轩回到家里的时候,李嫣然已经下班到家了,自然少不了要安慰刘荣轩几句,随后两人就商量起拍摄婚纱照的事情来。

    第二天,刘荣轩就赶到了县委组织部。

    刚刚来到段暄的办公室所在楼层,就看到林灿从段暄的办公室出来。

    “林部长好。”

    刘荣轩笑呵呵地打了声招呼,虽然他对林灿的观感不怎么好,但是人家是县委组织部的副部长,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的。

    只不过,林灿却没有给刘荣轩好脸色看,哼都没哼一声,径直跟刘荣轩擦肩而过,将刘荣轩当成了空气一样。

    刘荣轩有些愕然,他自认为没有得罪林灿,哪怕他跟罗德诚决裂了,但是跟林灿并没有过节呀,有必要做得这么绝么?

    抬手摸了摸鼻子,刘荣轩敲响了段暄办公室的门。

    “部长好,一大早就这么忙呢。”

    刘荣轩进了办公室,就看见段暄正低头写着什么。

    “荣轩同志,你好。”

    段暄抬起头看了一眼刘荣轩,“你先坐一会儿,我先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你自己倒杯水喝。”

    “部长你忙,不用管我。”

    刘荣轩呵呵一笑,提着热水瓶走过去,给段暄的杯子续上热水。

    片刻之后,段暄放下手里的签字笔,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荣轩,你这小家伙让我犯难了咯。”

    “部长,组织部是干部的娘家啊,您就是干部的家长。”

    刘荣轩呵呵一笑,“替我们操心可是您的职责。”

    “你这家伙很会说话啊。”

    段暄哈哈一笑,放下手里的水杯,翻出一份文件扫了一眼,“你在毛竹镇干得很不错啊,召开常委会的时候,我就提出过反对意见,眼下你不能离开毛竹镇。”

    “不过,罗书记认为毛竹镇的党务搞得不好,你不适合担任一把手一职。”

    他的声音一顿,摇头叹息一声,“你呀,还是太年轻了,有些话放在心里就行了,哪怕是你背后感慨几句也就罢了,昨天那么大的场面,你怎么就不注意点呢。”

    刘荣轩马上就明白过来,罗德诚对昨天他在干部大会上的讲话很生气,不过,那又如何,小爷在下面劳心劳力,呕心沥血地帮你狗日的捞政绩,你他妈是怎么对小爷的?

    “部长,当时我也是气昏了头啊。”

    刘荣轩叹了口气,“我的动作调动是县委从全面工作的大局出发的,他们偏要搞什么万民书,罗书记在党委会上把我臭骂了一顿,说是我让他们搞的,天地良心,我哪有时间去搞这些玩意。”

    “我相信跟你无关,这是群众自发组织起来的,只不过他们是好心办了坏事啊。”

    段暄摇摇头,万民书的事情他也听说了,可想而知罗德诚是怎么生气了,他在常委会上力排众议,坚持要调整刘荣轩的工作,现在毛竹镇的群众来了这么一手,这不是打他的脸么。

    当然,段暄也相信刘荣轩不会去搞什么万民书,县委常委会上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岂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这样做不仅不能改变结局,只能让刘荣轩的处境更难,刘荣轩这么聪明的人,又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这反而给了罗德诚口实,证明刘荣轩不再适合担任毛竹镇党委书记一职。

    “部长,这也不能怨他们。”

    刘荣轩叹息一声,“药材基地的建设刚刚有了眉目,群众担心也是正常的。”

    “荣轩,你的新职务可能会有变化。”

    段暄叹了口气,“劳动局的老章病好了,又回到岗位上工作了,罗书记的意思是不能让老同志寒心。”

    刘荣轩闻言一愣,他当然知道这是罗德诚的借口了,只不过,劳动局都不让去了,难道是要把自己晾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