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7 大丰收
    297 大丰收

    转眼又到了星期五。

    上午的课结束,刘荣轩整理了一下笔记这才起身走出教室,就看见苏媚手里拿了本杂志走过来,“刘荣轩,记得请客呀,你的文章发表在校刊上了。”

    “还有,下个星期一的省报上会刊发你的那篇文章,这一次的培训,也就是你的表现特别有亮点啊,省委黄书记都知道你的名字啦,还当着学校领导的面夸了你呢。”

    “苏老师,这也是你教导有方啊。”

    刘荣轩呵呵一笑,接过苏媚手里的杂志翻开一看,果然在目录上找到了他的那篇文章,“为了表示感谢,我决定今晚上请你吃饭,不知道苏老师赏我这个面子不咯?”

    “今晚上啊。”

    苏媚一愣,吃饭不吃饭她倒是无所谓,刚刚那句请客的说辞只是顺嘴那么一说,她真正想的是见一见姜琳。

    她跟姜琳通过几次电话,也一起吃了几次饭,不过,最近几个星期姜琳一直很忙,她也不好意思再缠着了。

    “是呀,周末了嘛,可以放松一下了。”

    刘荣轩伸了个懒腰,“明天终于可以睡个懒觉了,这段时间忙得头昏脑涨的。”

    “那行,能不能叫上姜琳?”

    苏媚想了想,点点头。

    “行,我给她打电话吧。”

    刘荣轩点点头。

    “那好,下午下班你来接我。”

    苏媚点点头,她行事风格向来是风风火火,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就坚决执行。

    回到宿舍,韦科已经在收拾行李了,他已经决定去省委督查室工作了,所以,出入学校方面,自然也获得了优待。

    这一点让刘荣轩也是艳羡不已,有了通行证,随时都能出入校门。

    倒了杯水喝了,刘荣轩想起有三四个星期没见姜琳了,不知道她怎么样了,药业公司的事情已经忙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顾小诗的事了,这女人别的本事没有,气势倒是拿捏得十足。

    只要往那儿一站,谁做事都不敢马虎了。

    “姐,最近还好么,这段时间忙着写论文之类的,也没时间去看你,你身体还好吗,生意怎么样?”

    话筒那边沉默了,但是,刘荣轩能够听到一声浅浅的抽泣。

    “姐,你怎么了,在哪儿呢,我来看你。”

    刘荣轩一愣。

    “傻小子,我没事呢,这段时间你忙我也忙呢,公司的事情总算是忙得差不多了,下个月厂房就要动工……”

    话筒那边的姜琳很快就笑了,说起了生意的事情。

    刘荣轩松了一口气,很快就说起了晚上吃饭的事情。

    “荣轩,你这次来培训可算是大丰收啊,不过,你应该明白苏媚想见我的原因吧。”

    姜琳站在书房的阳台上,左手放在小腹前轻轻地抚摸着,事实上,她只是确定她怀孕了而已,距离大肚子还早着呢。

    “姐,我明白她的意思,其实,她也是个可怜人,她那丈夫隔三差五地跑学校来闹……”

    听着话筒那边的叹息说,姜琳的心头一软,“行了,我知道了,就今天晚上吧,不过,不能吃太辣的菜,我这几天有些不舒服。”

    “姐,你怎了,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不用,不用,就是累着了。”

    姜琳吓了一跳,真要去医院检查那不是露馅了,“休息几天就好了,文章发表在省报上,苏媚也是帮了大忙的。”

    她的声音一顿,想了想,“我跟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的副处长贝晓芬关系不错,晚上叫上她一起吧。”

    “姐,要不然改天吧,你身体不舒服呢。”

    话筒那边的声音让姜琳的心里充满了浓浓的幸福感。

    “我没事,就是晚上不能喝酒了。”

    姜琳笑了,“算了,地方我来定吧,你跟苏媚打声招呼。”

    “姐,晚上我来接你吧。”

    “不用了,我跟贝晓芬一起去,你早点到,显得对人家尊重一些……”

    姜琳叮嘱了几句,挂了电话,一脸微笑着迎着阳光,嘴里喃喃地念叨起来,儿子,他们说我要多晒晒太阳呢,为了你的健康,你妈妈的皮肤就要遭殃咯。

    刘荣轩挂了电话,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姜琳答应了一块吃饭,还把省委组织部干部三处的副处长叫出来一起,意思就已经很明显了。

    省委组织部有四个干部处,各自分管一摊工作,干部三处是专门分管省委考察省委工作部门、部分省政府工作部门和省人大、省政协、省纪委、省法院、省检察院机关以及群众团体、部分事业单位的省管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

    “苏老师,我刚刚给姜琳打电话了……”

    拨通了苏媚的手机,刘荣轩简明扼要地说了情况。

    话筒那边的苏媚有些激动,“刘荣轩,那你下午早点送我回家一趟,我换身衣服。”

    刘荣轩一愣,他实在是不想看到苏媚的老公,换衣服也不用回家吧,党校不是有宿舍么,难道她的漂亮衣服都在家里?

    不过,这位未来的上司发话了,刘荣轩也不敢不从啊,当即答应下来。

    中午一觉醒来,刘荣轩洗了把脸,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正想给苏媚打电话,没想到苏媚先打过来了。

    刘荣轩把苏媚送到她家的院子里,就停坐在车上抽烟,他真没有去见老玻璃的想法,但是,他不想见范文峰,不代表范文峰不出现。

    过了好一会儿,刘荣轩就看到一个长发披肩,留着一脸络腮胡子的中年大叔追在苏媚的身后走过来。

    不能不说搞艺术的就是有范儿,倘若不是知道眼前这中年大叔是个玻璃,刘荣轩都要仰慕这货的风姿了,只是想到这货那与众不同的爱好,刘荣轩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

    看着范文峰在那里腻歪,刘荣轩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却又不能不下车跟他打个招呼,万一苏媚下放到巫溪了呢,人家就是一把手的老公了。

    好在范文峰对刘荣轩这样的国家干部不感冒,很轻蔑地横了刘荣轩一眼,叮嘱了几句,就又深情款款地跟苏媚说起了注意身体,不要喝多了之类的。

    刘荣轩听得要吐了,倘若不是范文峰的那个学生兼情人去党校劝阻苏媚离婚的事情,他还真的以为这男人把苏媚当成了他生命的全部了呢。

    实际上,这只是一出故意演绎给人看的戏码而已。

    “苏老师,你也过得真不容易,真的。”

    等苏媚上了车,刘荣轩轻轻地感叹一声,整天从早到晚的演戏,而偏偏这剧本都是自己早就知道了的,任谁都要发疯了。

    也难怪苏媚这么拼命地工作呢,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让她不至于癫狂吧。

    苏媚没有说话,转头看向窗外,只是眼眶里有泪花闪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