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0 色字头上一把刀
    290 色字头上一把刀

    刘荣轩还是低估了顾小诗成功融入他们这个小圈子的兴奋和激动,第二天上午正在上课的时候,手机震动了起来。

    因为是上课,刘荣轩把手机设成了震动模式,而且他也没有顾小诗的手机号码,也就没有当回事。

    但是,顾小诗却很顽强地一连拨打了八次。

    直到下课之后,刘荣轩才不得已回拨了过去。

    “刘荣轩,你什么意思,老娘的电话你都敢不接!”

    这时候,刘荣轩才知道上课的电话是顾小诗打来的,“顾姐,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打来的,刚刚在上课呢。”

    他的声音一顿,对着话筒笑道,“顾姐,你找我有事吗?”

    “刘荣轩,为了弥补你对我幼小的心灵造成的巨大创伤。”

    话筒里响起一声冷哼声,“你必须请我吃饭五次!至少五次!”

    “行,行,顾姐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我这儿马上就要上课了。”

    刘荣轩呵呵一笑,“你有什么事?”

    “怎么,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话筒那边的顾小诗似乎很愤怒,“我跟你讲,要是没有我同意,你跟辣椒之间绝对是没有任何可能的!”

    刘荣轩傻眼了,这都哪跟哪儿呀,自己顶多就是对姜琳也就是有点好感而已,两人之间能有什么事情?

    再说了,就算是两人之间有点小暧昧,你顾小诗能当得了姜琳的家?

    这女人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怎么不说话了,知道自己错了吧?”

    话筒那边的顾小诗很夸张地笑了,“行了,不跟你说了,给你一个认错悔过的机会,中午我和辣椒去党校找你,到时候见面再说。”

    刘荣轩一愣,正想说中午不好请假呢,没想到电话就挂断了。

    “这女人也太自以为是了,难道长得漂亮的女人都这样?”

    刘荣轩捏着手机感叹一声,不过,姜琳长得不比她差呀,身材比她还要好得多,怎么就不是这样的?

    “小诗,他怎么说?”

    姜琳抬手捋了捋而额前的刘海,看着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假装不经意地问道。

    “这小子居然敢在姑奶奶面前装,看中午怎么收拾他!”

    顾小诗愤怒地挂了电话,看着一脸花痴的姜琳,高深莫测地叹了口气,“好妹妹,你醒醒吧,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滚,你个女色狼!”

    姜琳怒目而视,“就你这夜夜**的色女,还好意思说什么色字头上一把刀呢。”

    “辣椒,这你就错了。”

    顾小诗诲人不倦地笑道,“男人永远是保持女人青春靓丽的灵丹妙药,我这是把男人当成我的灵丹妙药呢。”

    她的声音一顿,抬手抚摸着自己漂亮的脸蛋,“像我这么天生丽质难自弃的优雅女人,怎么会因为一棵树而错过整个茫无边际的森林?”

    “还茫无边际的森林呢。”

    姜琳嫣然一笑,低声说道,“我看你那里都要成黑木耳啦!”

    “哦,辣椒,谢谢你的提醒。要不然我还真的忘了,那里也该去做一做保养了,很舒服的哦,你要不要一起试一试?”

    顾小诗嫣然一笑,摊手抓向姜琳的酥胸,“你这儿也太大了,对抗地心引力很吃力吧。”

    “滚,你这女流氓。”

    姜琳大羞,拨开顾小诗的手狼狈而逃。

    该去找苏媚请假了。

    挂了电话,刘荣轩叹了口气,他知道顾小诗应该是来道谢的,只不过这女人外表看起来端庄淑雅,骨子却是放浪形骸。

    她那未来老公的头顶上恐怕已经是绿油油的了。

    好在下午没有课,去找苏媚请假应该不难,刘荣轩将手机塞进口袋里,大步走向学校的行政办公楼。

    “苏老师,你误会了,我只是跟范老师学画画而已……”

    “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管,也不想知道……”

    刘荣轩来到行政办公楼前,就看到一个长相英俊,留着一头披肩长发的年轻人正神情激动地跟苏媚争论着什么。

    “喂,你干什么,这里是省委党校。”

    刘荣轩大步走了过去,看着年轻人厉声喝道,“赶紧走,再不走我叫保安了!”

    “你他妈谁呀,老子跟苏媚说话管你屁事!”

    长发披肩的俊美青年冷笑一声。

    “行了,我知道了,你快走吧。”

    苏媚很厌恶地转过身,看着刘荣轩,“刘荣轩,你来这里干什么?”

    “苏老师,下午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我是来请假的。”

    刘荣轩看着俊美青年的背影,眉头一拧,从刚刚听到的只言片语来看,这小子很可能是苏媚丈夫的情人。

    这他妈也太嚣张了吧,跑到党校来示威吗?

    “好,我去给你拿假条,你什么时候出去?”

    苏媚点点头,转身往办公楼里去走去。

    “苏老师,上午的课完了,我一会儿拿了假条就走。”

    刘荣轩跟在苏媚的身后走进办公楼。

    “那正好,一会儿送我去一趟师大。”

    苏媚点点头,快步走进了办公室。

    “苏老师,你家在师大这边吗?”

    刘荣轩慢慢地驱动汽车驶出省委党校的大门,看着一脸忧虑的苏媚,实在是找不到话来安慰她了。

    “嗯,我老公是师大美术系的教授。”

    苏媚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他在国内美术界可是小有名气的,刚刚那个是他的学生,他,他,他听说我和老公之间出了点小问题。”

    就这样了,她还想帮她老公遮掩呢。

    刘荣轩心里暗暗叹息一声,只不过,事情都已经闹到省委党校来了,有了第一次肯定就会第二次第三次,以后苏媚再想过安生的日子只怕就没有什么可能的了。

    “这天气太热了,感觉跟蒸笼一下。”

    苏媚看着窗外白色的阳光,喟然感叹一声,“真不知道大城市有什么好的,一个个都涌进来,难道他们不觉得这里其实就是一个大囚笼么?”

    “大城市生活节奏快,工作机会多嘛。”

    刘荣轩呵呵一笑,“俗话说人离乡贱,物离乡贵。要不是生活所迫,谁愿意背井离乡啊。”

    “人离乡贱。”

    苏媚嘴里喃喃念叨着,俏脸上浮起一丝淡淡的哀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