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4 威严不可冒犯之四
    264 威严不可冒犯之四

    第二天上午,刘荣轩正在考虑谁来接替张俊担任党政办主任,党政办的科员陈阳匆匆地跑过来汇报,说是县纪委书记周峰亲自率队来镇政府,几分钟之后就到了。

    “好,我知道了,你去通知全体党委班子成员,五分钟之后我们在楼下集合。”

    刘荣轩点点头,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五分钟之后,刘荣轩赶到楼下,党委班子成员已经悉数到齐,每个人的神情各异,其中尤以吴芳显得兴奋异常。

    片刻之后,县委五号车缓缓地驶进了镇政府大院。

    一番寒暄之后,周峰被请进了会议室。

    周峰在会议上发表了讲话,他在讲话中高度赞扬了毛竹镇的纪律监察工作,并对毛竹镇党委班子嫉恶如仇,坚决不容忍**分子的行为表示高度赞赏。

    周峰并没有停留太长时间,带着张俊以及党政办的一个科员匆匆地走了,至于赵骏,他只字不提。

    送走了周峰,县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林灿带着人赶到了。

    只不过,林灿的态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于刘荣轩的热情交代,也是一副冷着脸的公事公办的架势。

    林灿一行人的目的是宣布刘荣轩正式担任毛竹镇党委书记。

    宣布完任命之后,林灿婉言谢绝了刘荣轩邀请他留下来吃午饭的邀请,匆匆地上车走了。

    毛竹镇的所有人愕然地看着这一幕,谁都知道刘荣轩很得罗德诚赏识,但是,今天这一幕是怎么回事,难道刘荣轩被罗德诚抛弃了?

    中午吃过工作餐,刘荣轩在众多疑虑的目光中回到了宿舍。

    奶奶的,想不到一时冲动居然造成了这样的后果,刘荣轩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看来以后的工作展开,只怕要遇到不少苦难了。

    要不要再去县委向罗德诚请求原谅,官场上谁没有低头求饶的时候,哪怕是省长郭明轩,哪怕是省委书记胡建国都有吧?

    只不过,他们表达求饶的方式不一样而已,自己不过是个区区正科级的小干部,暂时地低头又能怎么样?

    然而,心底里却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告诉刘荣轩,刘荣轩,你不能屈服,如果你不能坚持自己的原则,那你跟其他的那些官场老油子有什么区别?

    就在内心挣扎不已的时候,一阵手机急促的铃声将刘荣轩从沉思中惊醒。

    “老婆,怎么没午睡?”

    刘荣轩将脑海里的思绪抛到一边,微笑着接通了电话。

    “午睡,我能睡得着吗,你知道吗,今天整个县委大院的人都在说你得罪了罗书记,你已经失宠了什么的,你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让他罗书记生气了?”

    “你知道不知道,没有他的支持,你别想干出什么成绩来!”

    “我什么都没做啊。”

    刘荣轩对着话筒叹了口气,“他是想让我替他背黑锅,用坏我名声的手段来达到他的目的。”

    “啊,他怎么这样啊,他要保住自己的名声,你就不要名声了吗?”

    话筒里响起李嫣然不满的哼唧声,“师父,不用怕他,你是有能力的,就连省长都欣赏你,难道还怕没人赏识?”

    “大不了换个地方,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刘荣轩闻言一愣,愕然地张大了嘴巴,却没想到这丫头想得比自己更透彻,她一个女孩子都有这个胆气,难道自己一个大男人还不如一个小女子?

    冒犯了罗德诚的威严就冒犯了呗,他罗德诚又不是皇帝,他在市委领导,省委领导面前不也一样像只小鸡仔啊。

    “师父,不要怕,无论你怎么做我都支持你,好了,你休息一下吧,下午还有得忙呢。”

    “嗯,你也休息一下吧,不用担心我,就跟你说的一样,大不了我去省直机关去。”

    刘荣轩哈哈一笑,挂了电话。

    下午一觉起来,刘荣轩就匆匆地赶到办公室,罗德诚没有来镇里,并不意味着药材种植基地的方案就不用弄了。

    相信这种大事情,罗德诚不会义气用事的。

    退一步说,就算是罗德诚脑袋被门夹了,还有李栋呢,对于这种既可以提高农民收入,又能赚一笔政绩的好事,李栋定然不会拒绝的。

    进了办公室,刘荣轩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想起一路上那些人跟自己打招呼的表情,心头就有些很不爽。

    在这些人的眼里,似乎自己已经成了被抛弃的人了,在走下坡路了。

    这样也就罢了,但是,那些怜悯的眼神,刘荣轩实在是受不了。

    放下水杯,刘荣轩开始撰写方案,正忙碌间,手机响了起来。

    “秋子,你小子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不忙着带儿子呢?”

    接通电话,刘荣轩对着话筒笑道。

    “轩子,你怎么回事,脑袋被门夹了。”

    话筒里响起了平三秋的怒斥声,“你多大了,还当自己是叛逆青年呢,在官场上玩个性,你找死呢……”

    听着话筒那边的怒斥,刘荣轩的胸腔泛起一丝暖流,从上午开始,他的手机就没怎么响起过,除了中午李嫣然来了个电话。

    “行了,秋子,我不是要玩个性。”

    刘荣轩对着话筒叹了口气,“有些事情必须要坚持的,我们当官也要有自己的底线,而且,我以后还要在官场混呢,总要顾及将来的名声。”

    话筒那边的平三秋沉默了一会儿。

    “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既想达到目的又不想付出代价而已。”

    刘荣轩叹了口气,“秋子,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儿呢,过两天就是周末了,到时候一起喝两杯吧,你要是有时间的话。”

    “我倒是有时间,就怕你没时间了。”

    话筒里响起了平三秋的笑声,“你这家伙不是要去白沙参加劳动节的一个什么表彰大会么,你小子不会忘记了吧?”

    刘荣轩闻言一愣,这才想起还有这么一回事,自己的镇党委书记的任命也因为这件事情才匆匆忙忙地下来的。

    否则的话,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罗德诚肯定不会这么痛快地让自己升到正科级了。

    “哎呀,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呢,那就等哪天有空了再说。”

    刘荣轩哈哈一笑,心情顿时大好起来。

    “行,等你从白沙回来了再去喝一杯。”

    “那好,你等我的电话。”

    刘荣轩挂了电话,将手机一扔,开始撰写药材基地的规划方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