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3 威严不可冒犯之三
    263 威严不可冒犯之三

    听着吴芳杀气腾腾的话,看着她一脸愤怒的模样,陈善平的心里好像六月天里吃了冰激凌一样的舒爽,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刘荣轩,他的心里就更爽了。

    很显然,刘荣轩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刘荣轩的脸色是做出来的,事实上,他的心里很舒爽,如果没有吴芳上蹿下跳的话,他或许还不会做出这个决定来呢。

    不管了,罗德诚要生气就由得他去生气吧,不管那么多了,刘荣轩心里哼了一声,奶奶的,小爷又不是专业的背锅侠。

    而且,党委班子会议上群情汹涌,他这个一把手也不好倒行逆施,更何况他的一把手还只是暂时代理的呢。

    “我同意吴书记的意见,据我所知,这是我们毛竹镇第一发生这种性质恶劣的案件,影响极其坏,民愤极其大,性质极其恶劣!”

    “我认为对于这种性质恶劣的案子,一定要从严从重处理,不能有任何姑息纵容,那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胡荣说话了,他早已经接到陈善平的通知了,这次无论如何也要把事情闹大,趁机把赵骏赶出毛竹镇!

    所以,他一开口就是三个极其来表达他对这个案子的态度。

    说完之后,胡荣就伸手端起了水杯。

    “我也同意吴书记的意见。”

    副镇长王芳也说话了,只不过,她的措辞语气不如其他人那样愤怒异常而已。

    “是呀,同志们,我们毛竹镇有史以来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性质恶劣的案件!”

    陈善平说话了,“我们镇里的农民本来就穷,原本每年什么都不用管,就能有个一千两千的收入。现在好了,因为某些人的好大喜功,非要逼着他们把茶树砍了,改种柑橘!”

    他的声音一顿,“可是搞了项目你就好好干嘛,偏偏有些人还瞄上了可怜农民兜里的那一丁点血汗钱!”

    “这样的案子必须严肃处理,不严肃处理,上对不起党纪国法,下对不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

    刘荣轩愕然地瞪大了眼睛,我的天,没看出来啊,陈善平这狗日的居然有这么好的演技啊!

    不用说,其他人肯定被这一番话镇住了。

    这个时候,谁要是反对严肃处理这个案子的话,那就是上对不起党纪国法,下对不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啊。

    果然,陈善平这番言辞一出口,全场顿时静谧得掉一根针都能听得出来。

    刘荣轩的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毛竹镇党委班子有九名成员,镇长赵骏缺席,就只剩下八个人了,现在却有四个人表示严肃处理了。

    再加上有陈善平作为纪委书记的一番话出口,匡威这个保持中立的人,只怕也不好公开表示反对了,顶多也就是弃权而已。

    支持严肃处理这个案子的人就已经领先了。

    这么一来,罗德诚也算是有个梯子下了,毕竟,这是毛竹镇党委的集体决定。

    至于县委怎么决定,那就不是毛竹镇党委能够决定的,毛竹镇党委的意见只能当成参考。

    但是,镇里这么一闹,这件事情就会闹得满城风雨,罗德诚想要低调处理只怕也不行了,他必须顾及到自己的声誉了。

    “这个案子的性质的确太恶劣了,我也觉得镇党委要严肃地看待这个问题。”

    甘源说话了,然后叹息一声,就没再说话。

    五票了,五票支持严肃处理种苗案,郑怀清叹了口气,他知道今天刘荣轩不可能力王狂澜了,更何况,刘荣轩这个一把手只是代理的。

    “我也同意严肃处理这个案子。这个案子性质的确很恶劣,幸好镇党委处置及时,才没有闹出大乱子来。”

    郑怀清叹了口气,“不过,既然没有闹出大乱子来,我们是不是也要考虑一下镇党委的局势。”

    “毕竟,我们毛竹镇能够有今天的局面太不容易啦,我们是不是要好好地维系好眼前的大好局面?”

    他的声音一顿,笑道,“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不严肃处理这个案子,而是要把握好一个度。”

    说完之后,郑怀清就端起了水杯。

    这样的情况下,他能做的也就是这么多了。

    “我也觉得怀清同志的意见很对。”

    匡威说话了,“案子必须严肃处理,但是,我们也要考虑到镇里的局面得来不易呀,要把握好尺度才行。”

    甘泉见状一愣,看来,刘荣轩还是有意把事态控制住啊,只不过,郑怀清应该早早地站出来表明立场,说不定还能有点用,这会儿已经晚了,大势已去啊。

    “很好,同志们的意见很统一啊。”

    刘荣轩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怀清同志,散会之后,你马上把镇党委的意见上报县委。”

    “善平同志,就麻烦你去跑一趟县纪委了。”

    “好,我一会儿散会之后就马上去县纪委。”

    陈善平铁青着脸点点头。

    “书记,散会之后我立刻将意见上报县委。”

    郑怀清点点头。

    散会之后,刘荣轩拿着水杯回到办公室。

    抽了一颗烟之后,刘荣轩拿起手机拨通了王建硕的手机,“建硕,老板在不在,我要向他汇报镇党委讨论种苗案子的处理决定。”

    “刘书记,老板这会儿正开会呢,可能没时间。”

    刘荣轩闻言一愣,愕然地瞪大了眼睛,罗德诚的心眼也太小了吧,这就要给自己脸色看了?

    “好,那就麻烦你帮我转告老板,我们镇党委经过镇党委班子仔细讨论,一致决定要严肃处理,相关报告会马上呈送县委,另外,我们镇的纪委书记陈善平会去县纪委亲自汇报情况。”

    刘荣轩的心里也来了气,奶奶的,小爷在这基层跟人明争暗斗,已经够辛苦了,可没那么多时间来揣测你罗大书记的心路历程。

    话筒那边的王建硕显然也有些意外,等刘荣轩说完了话,还没有反应。

    片刻之后,王建硕反应过来,“好的,刘书记,我会把你的话转达给老板的。”

    挂了电话,刘荣轩端起水杯喝了一口,随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跟罗德诚闹翻了么?

    刚刚是怎么了,放下水杯,刘荣轩摸出一颗烟点燃吸了一口,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怎么一听到刘书记三个字就这么怒火勃发?

    难道是因为春节那一次的白沙之行看到了罗德诚对他妻子的态度的缘故,还是说因为不满罗德诚让自己替他背锅的缘故?

    一个男人能够厌倦了发妻,又怎么会把下属放在心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