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5 醋意滔天
    245 醋意滔天

    三个人驱车在街上转悠了一圈,尽管姜琳对白沙市很熟悉,但是,她忘记了现在还是春节期间,那些高档次的地方基本上都还没开业呢。

    最后还是刘荣轩眼尖,看到一个偏僻的陋巷里有一家铺子在开着门。

    地方虽然简陋了一些,不过,还好有热腾腾的吃食,就着店里的火炉子,几杯酒下肚,吃着油滋滋的烤肉,很快整个人都暖和起来,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三个人一边吃一边聊,气氛很是融洽。

    这一顿饭吃完,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小弟,以后到白沙了记得来酒吧找姐姐。”

    分手之际,姜琳叮嘱了刘荣轩几句。

    “琳姐,下次来白沙了一定找你。”

    刘荣轩呵呵一笑,“对了,你行不行,要不要我开车送你回去?”

    “不用,我又没喝醉。”

    姜琳哈哈一笑,很随意地摆摆手,“再说,这城里的路我闭着眼睛都能走到家,明天我就不送你了,祝你一路顺风。”

    说罢,拉开车门上了车。

    “荣轩,真的明天就回去?”

    郭宇轩摸出一颗烟递给刘荣轩,“不在这里耍两天,也要去拜访一下罗德诚吧?”

    “嗯,明天上午去拜访一下罗德诚,下午就回去。”

    刘荣轩点点头,“不过,下午一定得回去了,单位还有事情呢。”

    “那好,今晚上折腾得太晚了,我明天就不去送你了。”

    郭宇轩拍了拍刘荣轩的肩膀,“记得跟你这个姐姐搞好关系,以后还有用得着她的地方呢。”

    “这话说得,我认的姐姐,难道用不着了就不联系了?”

    刘荣轩呵呵一笑,摇了摇头,“不管你信不信,我真没想过利用她呢。对了,这么晚了你回去,不怕你老子收拾你?”

    “我怕什么,我又没干什么坏事,顶多就陪你疯了一夜。”

    郭宇轩哈哈一笑,“再说,我悄悄溜回去,他们也不知道。不过,明天起来肯定已经是中午了。”

    “好了,我们两个大男人也不用婆婆妈妈了,你好好干,争取早日成为政坛的一颗新星,我也加油。”

    郭宇轩拍了拍刘荣轩的肩膀,转身上了车。

    刘荣轩看着一溜烟飞驰而去的汽车,摇摇头,转身上了车,回到酒店,随手将密码箱一扔,草草地洗漱一下倒头便睡。

    第二天一早,刘荣轩正睡得香呢就被手机铃声给吵醒了,迷迷糊糊地抓起手机接通电话,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话筒里就响起了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师父,昨晚上没有给我打电话哦,是不是又去鬼混了?”

    “嫣然,你这丫头怎么回事呢,让你跟我一起来你又不来,现在又疑神疑鬼,昨晚上的确跟郭宇轩去酒吧了,还跟人玩了一夜的扑克牌,你要是不相信的话,下午给他打个电话问一问就知道了。”

    刘荣轩有些无语了,“我上午去罗书记家里拜个年,下午就回去,对了,你那朋友的婚礼怎么样,热闹嘛?”

    “为什么要下午给他打电话呢,是不是你要跟他串通好了来骗我?”

    “傻丫头,他这会儿睡得正香呢,你给他打电话不是惊扰了他的美梦么,大过年的,会惹人家不高兴的。”

    刘荣轩叹了口气,“嫣然,你就这么不放心我呀。”

    “那是,你们男人都是这样,把人家弄到手了就不再珍惜了。”

    话筒里响起一声重重地哼唧声,“说起这个我就生气,昨天的婚礼上,那个渣男的前女友挺着大肚子来闹场了,搞得我那朋友一家人好丢脸啊。”

    “啊,还有这么奇葩的事情?”

    刘荣轩惊讶地说道,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丫头转移了注意力。

    不过,经过这么一惊吓,刘荣轩的睡意倒是去了大半。

    “是呀,昨天的婚礼闹得不欢而散,现在我那朋友吵着要离婚呢。”

    话筒响起了李嫣然很不满的声音,“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甚至还要瞄着别人锅里的!”

    “嫣然,我绝对不是那种人。”

    刘荣轩立即大声地表明立场。

    “切,你不是那种人,那你怎么还认了那么漂亮,身材那么火辣的一个寡妇姐姐,还小姐姐小姐姐地叫得那叫一个亲热啊。”

    “丫头,你给郭宇轩打过电话了?”

    刘荣轩的心头一跳,马上就明白过来,李嫣然这丫头肯定是先给郭宇轩打的电话,然后才给自己打的电话,以避免两人串供。

    想到这里,刘荣轩的头皮顿时有些发麻,郭宇轩那家伙不会胡说八道自己跟红辣椒一见钟情什么的吧?

    “是呀,给你打之前我先打了他的电话,我还没给他拜年呢,怎么你心虚了?”

    话筒里响起一声冷笑。

    “我心虚什么呀,我什么都没做。”

    刘荣轩对着话筒哈哈一笑,“之所以没给你打电话,是因为昨晚上牌局结束的时候,已经一点了,你肯定睡了,我还没醒来呢,你的电话就到了。”

    “师父,这一次呢,看在你表现不错的份上我就放你一马,以后没经过我的允许,绝对不能再干姐姐,干妹妹的乱认亲。”

    “行,行,我一定深刻吸取这一次的教训,认真地反省自己的错误,我以党性原则保证,以后再也不犯类似的错误。”

    刘荣轩对着话筒大声说道。

    “师父,你那个干姐姐长得有多美呀,身材有多好啊,是不是胸比我大很多啊?”

    话筒那边的李嫣然却不理会刘荣轩口花花的一套,步步紧逼。

    “嫣然,她叫姜琳,长得真不怎么样。”

    刘荣轩有些哭笑不得,“我只是觉得她很可怜,结婚不到一年男人就牺牲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很有同情心的……”

    “好了,别说了,这些等你下午回来再说,现在时间差不多了,你还不去给罗书记拜年?”

    他的口花花才刚刚展开,就被李嫣然打断了。

    “好,我马上起床。”

    刘荣轩慌忙点点头,顺道看了一眼手机,不由得尖叫一声,“我的天,都已经九点半啦。”

    “你说呢,你以为还早呀,懒鬼,快点起来啦。”

    话筒里响起一声娇笑,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刘荣轩匆匆地从床上爬起来,草草地洗漱一番,然后就拨通了罗德诚的手机。

    “老板,新年好,今天您有没有别的安排,我想去您家认认门。”

    “荣轩,你什么时候来白沙的,去给省长拜年了吗?”

    “昨天下午到的,昨晚上在省长家里吃的晚饭,详细情况我一会儿当面向您汇报吧。”

    “行,那你过来吧。”

    挂了电话,刘荣轩将手机往口袋里一塞,一把抓起了车钥匙,目光扫了一眼沙发上的白色密码箱,这里面可是有一百多万呢,总不能提着钱去给罗德诚拜年吧。

    看来,在跟罗德诚买礼物的时候,也要顺便把这些钱存到银行卡里才行。

    拎起密码箱,刘荣轩的脑子里闪过邓龙飞的影子,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何必呢,你丫的不找事,也不用输得这么难看了吧。

    当然了,这么点钱对于邓龙飞来说也许真不算什么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