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5 急转直下之四
    185急转直下之四

    饭局结束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目送刘荣轩的汽车一溜烟地消失在视野里,郑怀清右手紧握,用力一挥,大声地吼了一声,引得几个过路的路人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匆匆地绕道而去,似乎将他当成了疯子。

    “老婆,我回来啦,儿子睡了吗?”

    回到家里,郑怀清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一口,他老婆叫于美飞,有了孩子之后就没有再上班了,在镇里开了一个超市,虽然赚不了大钱,但是补贴家用还是够了的。

    “嗯,儿子已经睡着啦。”

    于美飞刚刚洗了澡,趿拉着拖鞋走过来,一边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问道,“跟刘镇长谈得怎么样?”

    “还行,哇,好香。”

    郑怀清看着出水芙蓉般的老婆,鼻子里嗅着那股淡淡的清香,顿时来了兴致,拦腰抱起于美飞往沙发上一扔,狠狠地扑了上去。

    “别猴急呀,先去洗澡。”

    于美飞娇喘起来,欲拒还迎地推搡着郑怀清。

    到了这个时候,郑怀清哪还顾得上这些,喉咙里低吼一声……

    一场酣畅淋漓的激战过后,于美飞躺在郑怀清的胸膛上,娇艳欲滴的脸庞上泛起一丝红晕,一边喘息着,一边说道,“你这死鬼,今晚上怎么这么厉害了,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郑怀清点燃一颗事后烟,摇摇头没有说话,宣泄了激情之后,脑海里想着刘荣轩说的话,低调,保密。

    “老公,你别伤心,进不了党委领导班子,当上副镇长也行。”

    于美飞迅速地套上衣服,一边给郑怀清倒水,一边说道,“刘荣轩是县委书记的人,只要他愿意帮忙,给你提个副科级肯定没问题啊。”

    她的声音一顿,将水杯递给郑怀清,“你说,是不是我们没给他送钱,所以他才不愿意帮忙?”

    “妇道人家不懂就不要乱说。”

    郑怀清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水,将杯子一顿,“刘镇长不是那种贪财的人,再说了,他家里今年赶上拆迁,拿了几百万补偿款呢,人家会因为这么点小钱毁了前途吗?”

    “眼珠子是黑的,银子是白的。”

    于美飞哼了一声,“那他要是愿意帮忙的话,怎么会让匡威当了宣传员?”

    “你怎么知道的,刘鹤来家里了?”

    郑怀清一愣,中午回家吃饭他并没有跟于美飞提起上午的党委会议。

    “下午刘鹤来买烟了。”

    于美飞点点头,“他说镇里已经召开过党委会议了,让匡威进镇党委班子,不过,副镇长的事情没有提。”

    她的声音一顿,“老公,我们家里还存有二十万呢,要不给刘荣轩送五万过去,五万应该差不多了吧,也就是一个副镇长而已。”

    旋即,她又摇摇头,“不行,五万不够,至少得十万啊,上次听刘鹤说现在的行情是提个副科级都要十万了。小十万啊,都能买半套房子了!”

    听着女人絮絮叨叨的声音,郑怀清的心里有些内疚,又有些烦闷,很想把真相告诉她,但是,想到刘荣轩的叮嘱只得把话闷在心里。

    “行了,我知道了,不用操心这么多。”

    郑怀清叹了口气,“今晚上刘镇长说了,这次不行还有下次嘛,现在又不是干部调整的时候。”

    “好了,我去洗澡。”

    看着郑怀清有些佝偻的背影,于美飞的心里有些酸楚,之前就是因为自己舍不得给领导送钱,害得丈夫熬了这么多年还没混上个副科级。

    这一次可是个大好机会,刘荣轩是县委书记的秘书出身的,只要钱到位了,应该能帮得上忙了吧。

    刘荣轩回到宿舍,匆匆地洗了个澡倒头就睡,今晚上喝的是农村自酿的米酒,度数不高后劲却很足。

    再加上晚上一边聊工作安排,一边喝酒,不知道不觉就喝了不少,脑袋一挨枕头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刘荣轩吃过早餐,就带上郑怀清一起下村了,马上就是国庆节了,这两天就要蔬菜大棚仪式的奠基地址选好。

    带上郑怀清也是有原因的,今天是县委组织部来考察干部,让组织部的领导们看到郑怀清一心扑在工作上呢。

    三个试点村都不在一块儿,选择搞奠基仪式的地方可是费了刘荣轩不少脑筋,最终还是决定把奠基仪式放在于家村来搞。

    一方面是于家村有了建设大棚的基础,另外一方面则是于家村的村民看到杜超他们赚了钱,积极性特别高,群众基础好。

    当然,其他两个试点村也要去走一走的,否则的话,他们也会有意见的。

    考察的先后顺序是跟冷江区搭界的鸡笼村,然后是红花村,最后是于家村。

    县委组织部一行由副部长林灿亲自带队。

    陈瑾一早接到电话的时候,心里也很诧异,对于组织部的这个工作效率很是惊讶了一番。

    一番寒暄之后,陈瑾就离开了会议室,组织上谈话他是不方便在场的。

    只不过,县委组织部这一次的谈话规模有点大,不仅仅是对镇党委提名的匡威进行了一番全面了解,还对镇里的一些干部也都进行了调查摸底。

    其中,居然还有农业办主任郑怀清。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陈瑾有些愕然了,难道刘荣轩在背后使力气了?

    “书记,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肯定是刘荣轩那狗日的在背后捣鬼。”

    陈善平重重地哼了一声,“这家伙好阴险呀,在党委会议上明明是赞同提名匡威的,怎么突然间又变成了考察郑怀清了?”

    “镇党委提名谁,是镇党委班子的意见,并不表示县委就一定会尊重镇里的决定。”

    陈瑾摇摇头,“再说了,这也只是考察干部呢,不只是郑怀清啊,还有其他几个人不也是考察对象嘛。”

    “书记,那不一样啊,那些人明显只是走个形式而已……”

    陈善平哼了一声,正要说话,敲门声响了,县委组织部的干部科长毛峰推开门走了进来,“陈书记,郑怀清同志呢,林部长要跟他谈话。”

    “毛科长,郑怀清跟着刘镇长去村里考察蔬菜基地的建设工作了。”

    陈瑾笑呵呵地摸出一颗烟递过去,“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叫他马上回来。”

    “让他快点回来,林部长在等着呢。”

    毛峰接过香烟,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