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1 破局之三
    161破局之三

    刘荣轩将车停在河边的一个空旷地方,一下车,就看见平三秋穿着一身警服,正在跟人聊天,立即对李嫣然笑道,“秋子这货变成土财主,喜欢吃路边摊的口味倒是没变。”

    “行了,你不也是一样。”

    李嫣然娇笑一声,“快点过去吧。”

    “嫣然,过啦,这边。”

    那边杨若兮已经看到他们了,扬扬手,招呼道。

    平三秋跟刘荣轩拥抱了一下,然后打量了一眼刘荣轩,笑了,“轩子,你这家伙一段时间不见好像变了一些。”

    他的声音一顿,“不过,具体有什么变化我又说不出来,总之是气质上的变化,看来市委党校的培训还是挺有用的嘛。”

    “怎么可能,那么多人去党校学习了,岂不是个个都脱胎换骨了?”

    杨若兮咯咯娇笑一声,“我看是荣轩去当了几个月的副镇长,有了历练,有几分领导气质啦。”

    “平三秋同志,你要努力啦。”

    “若兮,你说得真对,希望我们的儿子将来继承你的聪明智慧。”

    平三秋恍然大悟,抬手敲了敲脑袋,“哦,还真是这样的,我怎么就忘了这一茬。”

    “若兮,你怀孕了?”

    李嫣然一愣,愕然地瞪大了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杨若兮。

    “这个,这个,一时疏忽,一时大意啊。”

    平三秋哈哈大笑起来,表情却没有丝毫的愧疚,反倒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架势,好像是干成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一样。

    “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杨若兮娇嗔一声,瞪了平三秋一眼。

    “秋子,那你是要准备结婚了?”

    刘荣轩当然知道平三秋肯定是有意的,本来他就准备跟杨若兮结婚了,现在一不小心怀上了,这婚事自然要提上日程了。

    “国庆节吧。”

    平三秋咧嘴一笑,“兄弟,到时候你来给我当伴郎,嫣然来当伴娘。”

    说话之间,烤肉和冰镇啤酒送了过来,四个人马上开吃。

    吃得半饱之后,刘荣轩将手里的啤酒瓶一顿,伸手抓起一根竹签,看着平三秋,笑道,“对了,秋子,若兮的叔叔是不是要调走了?”

    “嗯,已经定了下来,去霍山区担任副书记,应该是平级调动,下个星期就走了。”

    平三秋点点头,喟然叹息一声,“想不到他干了这么多年的副书记,现在调整了还是干副书记。”

    “说不定是提前过去等着位子空出来呢。”

    刘荣轩摇摇头,“对了,谁来接县委副书记,是我们县里的人还是市委组织部委任?”

    “应该是市委排名最靠后的副秘书长卢勇,听说是顾长乐的人,来接任纪委书记的是周峰,之前是安东县政府的办公室主任,应该是梅春平的人。”

    平三秋用力咬下了竹签上的肉串,喟然叹息一声,“这年头在官场混还是要找靠山呀,不仅要找靠山,还要找大靠山!”

    “要不然的话,还真他妈很难混出头啊!”

    这两个位子的调整,刘荣轩在市委党校就听说了,只不过,却没有听到副县长吴坤的消息,难道罗德诚不准备动他了?

    事实上,巫溪官场原本僵持的局面已经发生了改变,罗德诚已经成功破局,用不用拿下吴坤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

    这个时候,罗德诚要再拿下吴坤,就有点咄咄逼人了。

    与此同时,李栋却在巫溪县大搞建设,干得热火朝天,相比之下,罗德诚的作为就显得有些气量狭隘了。

    顾长乐在官场打滚了这么多年,这肯定能看到这一点。

    所以,罗德诚推荐林灿担任县纪委书记的提议,顾长乐没有同意,很有可能就巫溪县委领导班子的调整跟梅春平进行了交换。

    利益交换是官场最常见的手腕,妥协永远是权力场中的核心。

    “喂,喂,你在想什么呢?”

    刘荣轩正想得入神,突然感觉到有人碰了他一下,随后就反应过来,看了一眼李嫣然,“怎么了?”

    “喂,刚刚秋子在问你,县委准备推广毛竹经验,那个村务公开是不是你搞出来的?”

    李嫣然说道,“你刚刚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我在想镇里工作上的事情。”

    刘荣轩摇摇头,“村务公开这个事情的确是我弄出来的,为了这个事儿还得罪人了呢。”

    “我就说了,下面那些基层干部什么德行我还不清楚。”

    平三秋哼了一声,“毛竹镇的那几个老家伙有这个能耐,早就闹出动静来了,哪还会等到现在。”

    “亏得李栋还在县委常委会上吹什么毛竹镇党委班子呢,那些老家伙分明是沾了你的光。”

    “秋子,你想错了。”

    刘荣轩摇摇头,“陈瑾是镇党委的一把手,下属做出成绩来他当然也有功劳了,别说他没做事,就是他在后面拖了后退,该归他的功劳也不会少。”

    “我就算是有手段证明这功劳是我一个人的,那样反而会显得自己心胸狭窄。”

    他的声音一顿,“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吃独食,那样会引起公愤的,大家都是在一栋楼里办公,凭什么都是你的功劳,所有的事情难道都是你一个人做的?”

    “我们国家的人,骨子里就有一种思想,不患寡而患不均。”

    平三秋没有说话,拿起啤酒瓶默默地喝了一口。

    杨若兮愕然地看着刘荣轩,她没少听她叔叔杨一鸣称赞刘荣轩,现在看来,刘荣轩的确是人才,短短两年的时间就悟出了很多东西,也难怪人家爬得这么快。

    李嫣然看着刘荣轩的眼神里不仅仅是爱慕,更夹杂了一丝崇敬,对于刘荣轩来说这两年走过了别人十多年的路程。

    哪个女人不喜欢年轻有为,却又聪明睿智的男人。

    “师父,之前县委大院都在传吴坤要被拿下,怎么又没有动静了?”

    汽车缓缓启动,李嫣然看着认真开车的刘荣轩,“是不是两位老板又在搞利益交换了?”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刘荣轩叹了口气,“既然已经破局了,有些事情能够不做的就不要去做了。还有,你没看出来嘛,之前罗书记想让林灿担任县纪委书记,结果市委那边没有通过,而是委任了梅春平的人。”

    “是不是顾书记在市委斗不过梅市长?”

    李嫣然一愣。

    “嫣然,官场没有谁斗不斗得过谁的说法。”

    刘荣轩摇摇头,“官场斗争不应该是你死我活的较量,而是在利益最大化的情况下适当地进行妥协。”

    “权利斗争的核心就是妥协!”

    李嫣然闻言一愣,一脸茫然地看着刘荣轩。

    “罗书记要拿下周小船,市委顾书记支持他,是因为罗书记要打破僵局,在官场树立威信,要在巫溪站稳脚跟。”

    刘荣轩详细地说道,“但是接下来,罗书记还想要动吴坤就有点不合适了,现在李栋在大搞建设,这个时候,罗书记却要动李栋的人,比较起来,多少有些不合适啊。”

    “市委顾书记有点不高兴了,所以,就跟梅市长妥协了……”

    李嫣然兴奋地叽叽喳喳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