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3 意想不到的电话
    153意想不到的电话

    刘荣轩的市委党校生活正式宣告开始,李朝明的预料不幸言中,接下来党校的管理变得特别严格了。

    基本上每天上课之前,党校会有工作人员过来点名,没有来上课的人都被一一登记在册。

    第一天的时候,缺席的人没有在意,登记就登记嘛,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被扔到市委党校来轮训,谁的心里没几分不满?

    然而,刘荣轩没想到的是接下来还有重头戏,当天晚上,这些缺课的同学都被召集起来了,陆琪亲自出席会议,他在会上宣布,第一次缺课罚抄当天课程讲义十遍!

    而且,陆琪还说了,谁要是敢不抄写课程讲义,就记过处分,如果屡教不改,第二次还缺课,那么久直接通知所在单位过来领人!

    虽然这是轮训,但是,一样是要记载入大家档案里的。

    来轮训本来就让人不爽了,如果再一不小心弄了个处分入档,那就亏大发了。

    缺课两次的话就直接让单位来领人,那就更丢人了。

    这尼玛,也太吓人了。

    当然了,陆琪说的话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也有人以为这只是他的恐吓之言,刘荣轩也觉得陆琪可能是有些夸大其词了。

    然而,刘荣轩没想到的是陆琪还真的就这么做了。

    第二天下午是党课。

    刘荣轩坐在位子上听其他人聊天,党校嘛,大家聊的大多是官场上的一些小道消息,毕竟,市委市府驻地就在冷江,近水楼台先得月嘛,消息总是传得很快。

    上课的教授还没来,大家正聊得开心,刘荣轩也听得惬意,突然间,刘荣轩瞥见陆琪匆匆地走进教室。

    很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个聊得兴高采烈,直到有人提醒,说是陆校长来了,谈话声才渐渐地停了下来。

    “耽误大家几分钟时间。”

    陆琪大步走到讲台上,重重地咳嗽一声,“昨天点名的时候,有十五个人没有。”

    随后,陆琪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将十五个人的名字一一念了一遍,然后接着说道,“十五个人当中,有十个人已经抄完了讲义。但是,还有三个人没抄完,其中有两个人一个字都没抄!”

    他的声音一顿,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我想问一下这两名学员,有没有把当的纪律放在眼里了!”

    刘荣轩闻言一愣,难道陆琪要来真的了?

    “组织上给你们机会来学习深造,不是让你们来过度假的!”

    陆琪冷哼一声,“还有另外三名没抄完的学员,你们就那么忙,比国家领导人还要忙,连抄讲义的时间都不够,但是,你们有时间去喝酒聊天?”

    所有人都低下头,任由陆琪大发雷霆之怒,这个时候任何触怒他的举动都是很不明智的。

    “鉴于这几个人的恶劣表现,报请示市委张书记批准之后,学校党委作出如下处分决定。”

    陆琪的目光扫了一眼教室,“张平,陆风两名学员记过一次,罚抄讲义二十遍,另外三名没抄完的学员,将不足的部分加倍,今天晚上八点之前交到班上的组织员检查。”

    “好了,继续上课吧。”

    宣布完处理决定之后,陆琪冷着脸离开了教室。

    一时间,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刘荣轩愣愣地看着陆琪的背影,心里一动,陆琪这也太夸张了吧,这就让人背了处分回去了?

    不过,不能不承认,陆琪玩了这么一手之后,党校的管理顿时间就正规了起来,就连早退的人都没有,更不用说旷课了。

    当然了,坐在教室里不等于就认真听课了。

    至少表面上看来,党校在管理工作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这些变化,对于刘荣轩来说没什么影响,他本来就想利用这个机会好好地充充电,他跟其他人的轮训不同,县委书记罗德诚对他欣赏有加,他还有着大好的前途自然不会就这么荒废时间了。

    只等到学习结束,他就要回去大干一场了。

    事实上,市委对这一次的培训班还是比较重视的,在课程的安排上都是请的大学教授,专家等等,甚至还请了省财经学院的教授来做讲座。

    虽然说,党校的管理变得严格了,但是,到了周末就解放了,大家还是有潇洒的时间和机会。

    这样的环境下,刘荣轩就好像一块被投入水池里的海绵,疯狂地汲取着水分和养料,同时,也将这几个月来对农村的调研心得写成了论文。

    刘荣轩本来是想在《巫溪日报》上发表,后来想了想,还是决定向市报社投稿,这样以来可以检验他这篇论文的质量,毕竟,他是罗德诚的心腹,在县里的报纸上刊登文章,很容易被人说成是靠走后门来刷名声。

    很快又到了周五,下午没有,是自由活动的时间,刘荣轩睡了一觉起来,准备换了衣服去打篮球。

    前面几个星期,一到星期五的中午党校就已经空了,但是,因为陆琪的霹雳手段,这个周五没有人敢提前离开了。

    谁知道,陆琪会不会突然间在自由活动的时候来个突袭点名。

    不过,陆琪行事风格太善变了,自从上次严肃处理逃课的人之后,只进行了几次点名,并不是每天都来点名,但是,学员们却不敢大意了。

    不就是在教室里坐上几个小时么,大家上班的时候,不也经常这样么,就当是在办公室上班好了,而且还不用处理公务多好。

    刚刚换上运动服,刘荣轩的手机响了。

    刘荣轩抓起手机看了一眼,这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你好。”

    “轩子,你最近过得好吗?”

    话筒里响起了一个悠悠的声音,似乎还微微有些颤栗。

    “费蓉,你好,好久不见。”

    刘荣轩马上想起来这是费蓉的声音,“你还好吗?”

    话筒那边沉默了起来。

    “不好,我过得很不好。”

    话筒那边幽幽叹息一声,“他的脾气很坏,结婚之后经常动手打我,公公婆婆也帮着他,我又不敢跟我家里说。”

    说着,说着,话筒那边就响起了一声声地抽泣声。

    刘荣轩一愣,捏着手机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