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6 出乱子了之二
    136出乱子了之二

    “还不是村里那些个大爷大娘们,听说县里来了解农村情况,一窝蜂地涌到村委会来了,先是说些邻里纠纷之类的,说着说着就变味了,说村里的干部只知道捞钱不为群众着想,村里这几年卖树的钱,卖地的钱都不见了等等。”

    话筒那边的李嫣然似乎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

    刘荣轩叹了口气,“你现在回城里了吗?”

    “嗯,在路上呢,要回去写稿子呢。”

    李嫣然哼了一声,“不过,陈瑾倒是想得很周到啊,稿子都已经写好了呢,写的什么玩意呀,通篇都是在吹他自己呢,你这个当事人也就是顺带提了一下而已。”

    “这稿子看得我就来气,肯定不能用了啊,还得自己重新写一篇。”

    “行了,那我不跟你说了,出了这事儿我得赶紧赶回去。”

    刘荣轩叹了口气,“要不然,陈瑾会怀疑是我在背后捣鬼呢。”

    挂了电话,刘荣轩上了车,迅速发动汽车想着毛竹镇飞驰而去。

    汽车一路飞驰,刘荣轩的心思早就飞到毛竹镇了,只怕陈瑾自己都没想到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不用想都知道这家伙肯定会怪罪到自己头上的。

    只不过,到底是谁在背后怂恿村里的老头老太太们呢?

    这背后肯定是有人在鼓动的,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这个人还真会挑时候呀。

    当然,刘荣轩的心里已经更有了怀疑对象。

    这个怀疑对象就是李嫣然的舅舅杜超。

    杜超早就在策划着当村干部了,也一直在嘟囔着村干部们他贪污**之类的,这次镇里把农村村务公开的考察采访点定在于家村,恰恰刘荣轩又对于家村的村务公开并不满意。

    如果抓住这次机会,把这事儿闹起来,镇里肯定会对村委很不满意,说不定他杜超的机会就来了。

    而且,自己跟陈瑾不合的消息几乎镇政府大院内人人皆知。

    当然,这只是刘荣轩自己的猜测之词,他也不会傻傻地去求证了,这样闹一下也好,让陈瑾知道他是不可能真的一手遮天的。

    刘荣轩叹了口气,嘴里喃喃地念叨一声,只不过,这样一来陈瑾必然会怪罪到小爷头上咯。

    “狗日的杜峰,小小的于家村都管不好,就他妈知道捞钱!”

    陈瑾正在宿舍里发脾气,连桌上心爱的茶杯都砸了,碎玻璃片溅得到处都是,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逃不过别人的眼睛耳朵,生活区拢共就这么大,聪明的人回宿舍都很知趣地远远躲开,唯恐殃及池鱼。

    这时候,还是有人敢于顶着陈瑾的怒火,出现在陈瑾的办公室的,陈善平就是其中之一。

    “书记,消消气,消消气,为了这种小事气坏了身体可不划算。”

    陈善平叹了口气,“杜峰那老小子平日里做事还算是靠谱的呀,怎么这次捅了这么大一个篓子出来?”

    “靠谱个屁!他要是靠谱的话,今天就不会让我这么丢大脸了!”

    陈瑾怒喝道,“事先就叮嘱过他了,一定要郑重起来,做好农民的工作,他倒好把老子的话当耳边风,我看他是不想当这个村支书了!”

    “书记,我说句良心话,杜峰肯定是做了工作的,借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疏忽呀。”

    陈善平叹了口气,摸出一颗烟递给陈瑾,“毕竟,他自己也想露一露脸,好在村支书这个位子上多干些年呢,他巴结您还来不及呢。”

    “只不过,这帮刁民是真不好管啊。”

    陈瑾接过香烟,就着陈善平手里的火点燃香烟吸了一口,“谁说农民不好管了,狗屁,农民是最好糊弄的,只要他们还有口饭吃,有张破被子盖,他们就不会闹事!”

    “说到底,还是狗日的这帮村干部太自以为是了,把自己当县太爷了。”

    “书记,我看这事儿有蹊跷啊。”

    陈善平用力吸了一口烟,眼睛里闪过一抹阴冷的寒芒,“几个老不死的东西,吃饱了撑的呢,跑到村委会来闹事,这背后肯定是有人指使的。”

    陈瑾闻言一愣,抬起头看了一眼陈善平,他的心里也有这样的疑虑,想不到陈善平也是这么想的。

    “我敢肯定一定是刘荣轩在背后捣鬼。”

    陈善平低声说道,“村务公开是他弄起来的,县委宣传部的人也是他请来的,但是,今天这么露脸的机会他却没能赶上。”

    “他的心里肯定非常不爽,而且,他本来就不支持把考察地点选在于家村的,暗地里耍些小手段也是正常的。”

    陈瑾没有说话,默默地将香烟塞进嘴里狠狠地吸了一口,面目有些狰狞。

    “书记,绝对不能放过这小子啊。”

    陈善平哼了一声,“此风不可长啊!”

    “善平,没有证据的话不要乱说,心里有个数就行了。”

    陈瑾点点头,脸上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另外不要冲动,最近县委也是风高浪急,小心阴沟里翻船。”

    陈善见陈瑾说得郑重其事,不由自主地点点头,将手指的烟头往地上一扔,快步走到门口,拿起靠在墙边的扫把就准备收拾。

    “善平,不用忙活了,你回去休息吧。”

    陈瑾摇摇头,走到沙发边坐下,长长地叹了口气。

    “没关系,也就是动动手的功夫。”

    陈善平呵呵一笑,三下五除二地把地上的碎玻璃渣倒进了垃圾桶,然后又用拖把将地上拖干净了,这才离开。

    送走了陈善平,陈瑾又重新拿出一个水杯泡上一杯茶,刘荣轩这小子性格沉稳得不像话,通常都不做没把握的事情,这个时候动手对付自己,难道是上面的风向不对了。

    否则的话,刘荣轩上任不到半年立足未稳,自己不对付他就万幸了。

    难道李栋已经处于下风了?

    那李栋还说会全力帮助自己去竞争县纪委书记?

    就在这时候,汽车的马达声响了起来,陈瑾一愣,刘荣轩回来了,迅速走到窗户边向外看去,果然,刘荣轩正从车上走下来。

    这小子的心里应该正高兴着吧。

    思虑及此,陈瑾的脸色就沉了下来,原本已经渐渐平复下来的心情,顿时又激动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