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5 伴君如伴虎之三
    125伴君如伴虎之三

    “爸,工作上没犯错误。”

    刘荣轩摇摇头,“还不是拆迁闹的,我们家要拆迁啦,不少眼红的人在背后戳脊梁骨呢,闹得整个县委大院都知道了,好像我占了多大的便宜一样。”

    “都是些什么人啊,我们又没偷,有没抢。”

    刘福全哼了一声:“有本事让县委去拆迁他们家呀,我还不乐意呢,我修这栋房子容易嘛。”

    “伯父,还是小心点好。”

    李嫣然洗了手出来,“现在整个县委大院都传遍了,说是刘荣轩因为拆迁发大财了,现在眼红的人多得很,没事儿都要被他们闹出事儿来的。”

    她的声音一顿,抬头看了一眼刘荣轩,“今天罗书记都生气啦。”

    “啊,罗书记都生气啦,那怎么办?”

    刘福全吓了一跳,他就是再傻也知道儿子能有今天都是因为罗德诚的缘故,要是罗德诚不罩着他儿子了,一切都完了。

    “爸,我们家车库是办了手续的,他们就是想找麻烦也没办法。”

    刘荣轩安慰道,“不过,接下来拆迁来征地的时候,我们不要管什么价格,给多少钱我们拿多少钱就行了,反正我们不出头!”

    “好,好,没问题,我们出什么头嘛,枪打出头鸟啊。”

    刘福全慌忙点点头“随便他们怎么搞,只要能拿到钱就行。”

    他的声音一顿,目光转向李嫣然,“今天正好趁着一家人都在,我们好好商量一下拆迁的事情,听说我们村委会这一块是要建一家大酒店。”

    “我和你妈商量过了,手里拿那么多钱也没什么用,还不如买个门面做生意,这才是长久之计,你们的意思呢?”

    李嫣然没有说话,现在她还没有跟刘荣轩结婚呢,很想问一下有多少补偿款,却又有点不好意思开口。

    当然,对于刘家把她叫过来商量,她的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嫣然,你的意思呢?”

    刘荣轩没有回答,转头看了一眼李嫣然。

    “我觉得很好呀,买个门面自家里开个超市,要不然就是租出去也能坐收租金,钱拿在手里花了也就花了。”

    李嫣然这次没有说不嫁给刘荣轩之类的话了,而是尝试着以女主人的身份去思考问题,她家里也是在毛竹镇上开店的,自然明白手里有家店意味着什么。

    “我就说了,嫣然肯定会同意的。”

    廖菊梅端着碗走了过来,“那就这么定了,到时候你可要帮着家里想办法啊。”

    “妈,这家也有我一份好不好,我肯定要想办法啊。”

    刘荣轩嘿嘿一笑,“好了,吃饭吧,我饿得肚子都瘪了。”

    “好了,吃饭吧。”

    刘福全很高兴地一摆手,“我去拿酒,今晚上我们父子两个好好地喝两杯。”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喝起来。

    “儿子,你知道我们这儿的拆迁补偿标准是多少,我们家能拿多少钱?”

    吃过晚饭,廖菊梅洗了一盘苹果端出来。

    “妈,我今天下午才回来啊,哪里知道这些啊。”

    刘荣轩叹了口气,“而且,最近县委大院都在讨论我呢,这个时候去打听这些消息不是授人以柄么?”

    “对,对,这些东西不要去打听。该是多少就是多少,反正国家也不会少给我们钱。”

    刘福全点点头,“对了,儿子,你找罗书记汇报过了没有?”

    “爸,下午我去接嫣然回来的时候跟罗书记汇报过了。”

    刘荣轩点点头,“我把情况详细地跟他汇报过了,他表示理解……”

    正说着话,刘荣轩的手机响了。

    李嫣然抓起手机看了一眼,送到刘荣轩面前,“罗书记的电话。”

    刘福全顿时就紧张起来。

    “建硕,晚上好。”

    刘荣轩接通电话,他知道这是罗德诚的办公手机,打电话的人肯定不会是罗德诚,下午该说的都说了,就是有事情要交代,也是王建硕来打这个电话。

    “刘哥,是这样的,老板有几句话要我跟你交代一下……”

    话筒那边的王建硕简明扼要地交代了刘荣轩几句话,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妈,你听到了吧,罗书记让我老实点呢。”

    挂了电话,刘荣轩将手机往茶几上一扔,“所以,千万不要去打听什么拆迁补偿的,免得别人说闲话,这对我影响不好。”

    “好,好,我知道了。”

    廖菊梅连忙点点头,钱多一点少一点没什么,儿子的前途那可是花钱都买不来的,耽误不得。

    正说话间,敲门声响了,刘荣轩起身走过去拉开门,就看见平三秋一脸喜气地站在门口,“轩子,我就知道你今晚上肯定回来了。”

    “叔叔,阿姨,你们吃过啦。”

    “嗯,刚吃过了,三秋你吃过了没?”

    廖菊梅热情地招呼平三秋坐下。

    闲聊了几句之后,平三秋话题一转,“轩子,听说有人在背后搞你呀,有没有这回事?”

    “肯定呀,今天还有人在讨论这些呢。”

    刘荣轩叹了口气,“还好之前修车库的时候,我让我妈把手续都办齐全了,要不然这回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他的声音一顿,“而且,这事儿惹得县委罗书记很不高兴,我今天回来跟他解释了半天啊。”

    “你倒好,我就麻烦了,这两天正在忙着补办手续呢。”

    平三秋叹了口气,“虽然折腾了一点,好歹总算是办好了,还是你小子英明啊。”

    “英明什么呀,今天差一点被罗书记那脸色给吓死了。”

    刘荣轩叹了口气,“平常很少看到他对我这么个脸色的,古人说伴君如伴虎,今天算是深有体会呀。”

    “给你脸色看那是还好,就怕他不搭理你啊。再说了,你这车库手续齐全,办手续的时候谁都不知道这里要搞开发吧。”

    平三秋呵呵一笑,“对了,你知道我们这里的拆迁标准么?”

    “三秋,你知道拆迁标准了?”

    刘荣轩还没说话,廖菊梅就激动起来。

    “妈,不管什么标准人家不会少我们钱的。”

    刘荣轩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听说修酒店的拆迁标准是给现金,县委综合办公楼的征地是给房子。”

    平三秋叹了口气,“我家那一块应该是修公园的,估计补偿的标准不高,你这边是修酒店呢,给的是现金。”

    “秋子,应该不会差别对待的。”

    刘荣轩摇摇头,“不过,耕地的青苗补偿和不动产补偿的标准不同,我昨天还在办公室研究了一下,砖瓦房的补偿是每平米一千五左右,我们这种二层楼以上的每平米补偿二千六左右。”

    “啊,这么多?”

    廖菊梅吓了一跳,“儿子,那我们家岂不是要补偿三四百万?”

    “轩子,你这是在哪里看到的?”

    平三秋闻言一愣,“你说的这个跟我听到差不多。”

    “妈,我们家的房子估计要补偿三百万左右吧,另外车库那些杂七杂八地加起来应该有几十万吧。”

    刘荣轩叹了口气,他就知道娘老子会问这个补偿款的标准的,所以特意在网上找出文件来看看。

    “文件是在蓝网论坛上找到的,你上网搜一下就有了。”

    “不跟你说了,我去找找文件看一看,将来拆迁办的人要是敢乱来,我也能有根有据地跟他们闹。”

    平三秋迅速起身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