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5 转机之三
    065转机之三

    夕阳西下,刘荣轩在夕阳的余晖里纵横,篮球上不时地响起一阵阵噼里啪啦的掌声,原因很简单,他用球技征服了观众,也赢得了对手的尊敬。

    “刘荣轩,今晚上又要回去,一起去吃烧烤吧?”

    “算了,下次吧,家里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

    刘荣轩掀起秋衣擦了擦满头大汗,看着队友露出招牌式的笑容,“还有我妈做的菜比学校的好吃。”

    人群顿时就哄笑起来。

    党校的管理很宽松,而且,这里距离刘荣轩的家并不远,走路也就是十来分钟的事情,所以他经常回家去吃饭。

    洗了个澡出来,刘荣轩就听见传呼机在叫。

    “秋子,干嘛呢,又闲得没事儿干了?”

    刘荣轩在学校公用电话亭拨通了平三秋办公室的电话。

    “轩子,我发现你这小子的心还挺大的嘛。”

    话筒里响起平三秋急促的声音,“在宣传科费劲折腾了这么几个月,人都瘦了一圈结果那个女人一回来就一脚把你踢开,你小子还是那么没心没肺啊。”

    “秋子,你的消息蛮灵通嘛。”

    刘荣轩对着话筒笑道,“要不然还能怎么样,我跑到领导办公室跟他们大吵大闹就能解决问题了。”

    “我告诉你,党员就要有党员的觉悟,哥现在身份可不一样了!”

    “切,党员了不起呀。”

    话筒里响起平三秋的哼唧声,“算了,不跟你说了,若兮说过几天她想让我去见一见她家里人……”

    “秋子,谢谢你了,千万别在杨书记面前提起我。”

    刘荣轩马上明白了平三秋的用意,“真的,既然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你就让我再坚持下去好不好,实在不行的话,我一定会向你求援的,好吗?”

    话筒里响起了平三秋急促的喘息声,良久,一声叹息声传来,“轩子,我只是有些替你不值啊,辛苦几个月白白给那个女人忙活了一场。”

    “既然你自己决定了,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不过,你要记住还有兄弟我呢,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刘荣轩的心头一暖,“放心吧,有用得着你的时候我肯定不客气,不说了,我回家吃饭去了。”

    扣上电话,刘荣轩刚刚拔出磁卡,传呼机又响了起来,掏出传呼机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传呼是宣传科大办公室打来的。

    “嫣然,你找我有事?”

    刘荣轩拨通了办公室的电话。

    “师父,是李部长让我给你打的,县委机关准备举办一场篮球赛,他让我通知你做好准备,这次你可要好好地表现一下,听说是大老板要求举办的。”

    李嫣然的声音隐约有些兴奋,“我可是知道你篮球打得很好,师父,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好了,我有事了不跟你多说了。”

    篮球比赛?

    刘荣轩扣上电话,抬手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这个罗德诚很有意思呀,别人上任之后忙着视察领地,了解情况,他倒好居然要在县委机关举办篮球比赛,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道道不成?

    夜幕降临,夜色下的县委招待所车水马龙。

    罗德诚正坐在沙发上看新闻,县委大院的房子正在装修,他暂时就住在县委招待所,对于李栋的这些小动作,他心知肚明,张立达都离开县委大院快半年了,房子装修都没搞完?

    这分明就是李栋在暗示,巫溪县是他李栋的一亩三分地,就算你罗德诚是条龙也要给我盘着,是头猛虎也要给我趴着!

    这时候,敲门声响了,罗德诚起身走过去拉开房门,就看到林灿一脸笑容地站在门口,一个年轻人站在他的身后。

    “罗书记,晚上好。”

    林灿慌忙问好,“李岩,还不向罗书记问好。”

    “罗书记,您好,我叫李岩是黎平镇党政办的一名科员。”

    李岩微微有些紧张,声音微微颤抖。

    “晚上好,进来坐吧。”

    罗德诚微笑着点点头,请两人进屋,看来林灿也不是傻瓜嘛,听得出来自己对县委办的工作有些不满意,居然主动推荐秘书人选了。

    只不过,这个叫李岩的小伙子跟林灿什么关系呢?

    “李岩,去给我倒杯茶,年轻人怎么这么没有眼力界呢?”

    林灿有些恨铁不钢地瞪了一眼李岩,刚刚来之前就已经一再叮嘱过他了,让他机灵点,没想到这小子的胆子这么小。

    罗德诚呵呵一笑,看了一眼林灿,“老林,不要怪他了,我们当年不也是这么青涩过来的。这几天我了解了一下我们巫溪县的资料,我们县的农业经济发展得不理想呀,你这个局长工作做得还不够呀。”

    “是,是,罗书记,是我的工作做得不够好啊,以后我一定改进……”

    林灿忙不迭地承认错误,他当然清楚罗德诚并不是要批评他,而是借此拉开话题。

    “小李,你去给我买包烟来吧。”

    聊了几句之后,罗德诚向李岩摆摆手。

    李岩闻言一愣,有些手足无措地看了一眼林灿。

    “还不快去。”

    林灿叹了口气,这小子就是不灵泛呀,只怕是很难入得了罗德诚的法眼了,人可是从省直机关空降来的。

    李岩想说买什么烟,但是,看着林灿那严肃的表情,他马上意识到了不该说话,慌忙小跑着走了出去。

    “老同学,我也不瞒你,巫溪县的情况比我想象的更复杂啊。”

    罗德诚叹息一声,摇了摇头,“对了,听说县委宣传部有个叫刘荣轩的小伙子不错?”

    林灿闻言一愣,想不到罗德诚自己已经有了秘书人选了,亏得自己还在处心积虑地想要帮他挑秘书人选呢。

    “嗯,这个刘荣轩我知道,是个很能干的小伙子,去年的选调生,在县委宣传部工作……”

    林灿将心里繁杂的思绪抛掷脑后,详细地向罗德诚详细汇报了刘荣轩的情况,当然,也包括刘荣轩这一年来的所作所为。

    末了才提了一句,“听说县政府那边曾经暗中了解过刘荣轩。”

    罗德诚不置可否地点点头,“老林,我初来乍到对巫溪的情况是两眼一抹黑呀,你在巫溪县工作了这么多年,以后还要请你支持工作呀。”

    “一定,一定。”

    林灿知道今晚上的会面结束了,立即站起身来,“罗书记,要不要我出面接触一下刘荣轩?”

    “不用了。”

    罗德诚摇摇头,伸手端起了茶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