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7 暗流之二
    057暗流之二

    年轻人还是要磨炼磨炼呀。

    李栋放下报纸,翻开桌上的文件处理起来。

    刘荣轩知道李栋看了报纸之后,一定会想起他来,但是,他想不到的是李栋并没有准备动一动他,而是要磨炼磨炼他。

    不过,就算是他知道了,也不会太在意,如今他在宣传科的日子是越来越好过了。

    云安芳的离婚风波越来越多的人在聊,而且,传得越来越香艳了,有人说是云安芳在外面偷人被李明当场抓了,也有人说云安芳在外面包养了一个情人,两人亲热的时候被抓了等等,总之各种传奇故事愈演愈烈。

    而且,经过各种版本的演绎,讨论的人如同亲临现场观摩一般,谈得香艳旖旎,不管真相如何,云安芳在县委大院里已经名声在外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云安芳自然心知肚明,原本还想躲在家里不出来,但是,随着单位的工作越来越多,黄冰屡屡无视她这个科长,让她有了严重的危机感。

    原先部里的人看到她,都是笑脸相迎,热情得出乎意料,这事儿闹出来之后,大家依然跟她笑脸相迎,但是,她总觉得那笑容似乎是在讥笑,嘲笑,让她不自觉地低下头,不再是以前那个高昂着脑袋的母鸡了。

    这变化来得太快,来得太突然,让云安芳有些措手不及。

    但是,生活还是得继续。

    婚,自然是不能离的。

    云安芳的心里很清楚,她之所以被赵丽敏重视,还愿意推她当副部长,就在于她的丈夫李明是建行的信贷部经理,能够为赵丽敏丈夫的公司提供贷款支持。

    一旦两人离婚了,云安芳很清楚她必然会瞬间被赵丽敏抛弃。

    尤其是云安芳看了今天的《巫溪日报》之后,这种危机感就越发地强烈起来,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打压刘荣轩了,黄冰的署名还排在刘荣轩的前面,这让她意识到一个事实,很有可能科长要换人了。

    再在宣传科当个码字工人,任由黄冰那老东西在她面前指手画脚?

    这,这不行,绝对不行!

    云安芳相信这件事情迟早会过去的,只是在成为过去之前的这一段时间是最难熬的。

    放下手里的报纸,云安芳叹了口气,端起水杯喝了一口,今天她来得不早不晚,发现了一个情况,她来了之后就没有人再议论她了。

    正思索间,办公室的电话响了。

    云安芳看了一眼电话机,立即抓起话筒,迅速挤出一丝笑容,“部长,您好。”

    “安芳,你来我办公室一下,有个事情要跟你说。”

    话筒里响起赵丽敏淡然的声音,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扣上话筒,云安芳的心里一阵紧张,赵丽敏是不是准备抛弃自己了,是不是要让黄冰来当科长了,自己又该怎么做?

    这几个问题,没有人给她答案,就好像她在心里种下了**的种子,只有她自己能够在萌芽中抹杀,亦或是等待它成长为果实。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怎么会变成这样,似乎有一股暗流在悄悄地推动着她一步一步地滑向深渊!

    云安芳慢慢地往楼上走去,一切都是刘荣轩这个灾星呀,自从这小子来了宣传科之后,自己简直就没有过一天安生的日子!

    要不是他的话,自己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会不会这小子在背后推动的这一切,云安芳也产生过怀疑,但是,很快就否定了,这小子要是有这么大能耐的话,还用得着在她的面前低头哈腰的?

    站在部长办公室门前,云安芳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敲了敲门,得到允许之后,推开门走了进去,赵丽敏正在批文件。

    “部长。”

    “安芳来啦,坐吧。”

    赵丽敏头也不抬地说道,“有个事情要跟你说一下。”

    “嗯,我服从部长的指示。”

    云安芳点点头,心里念头转动起来,是什么事情呢,不会是让自己调走吧?

    “事情还没说呢,你就知道了?”

    赵丽敏抬起头看了一眼云安芳,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坐吧,不要拘谨。”

    “不敢,您说,我站着听就行了。”

    “是这样的,市委党校组织了一个学习班,为期三个月,我觉得你这段时间有点累,精神上的压力很大。”

    赵丽敏放下手里的文件,抬起头看着云安芳,“而且,你也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去好好学习一下,充实一下自己。”

    她的声音一顿,“你觉得你走了之后,宣传科的工作谁能抓得起来?”

    宣传科如今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刘荣轩,一个是黄冰,而这两个人都不是云安芳属意的人选,但是,她马上就意识到赵丽敏没有撤她职的意思,否则的话,就会从其他科室里调人过来,大把的人盯着这个位子呢。

    谁都知道宣传科长提拔是必然的事情。

    要是别的科室人过来坐镇,等到她从市委党校学习完回来,估计她的科长之位就是别人的了,她就只有继续当小码字工的命运了。

    赵丽敏没有催促云安芳,而是拿起笔批阅文件,显然是要留给她思考的时间。

    事实上,云安芳第一个考虑的是黄冰,老家伙也没几年就退了,就算是真的他当上了科长,也就是混个副主任科员退休。

    刘荣轩就不一样了,这小子年轻,笔杆子又强,写的马屁文章不仅能哄得领导高兴,还能吹得一本正经,就好像李栋一样,他有个狗屁的执政理念呀,结果让刘荣轩这么一捣鼓,搞得李栋成天以经济专家自居了。

    这样的人威胁太大了。

    “部长,我觉得黄冰同志勉强可以挑起这幅担子来。”

    云安芳的嘴里艰难地吐出这句话,就好像这句话一出口,科长之位就已经离她远去了,而她只剩下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好,我知道了,这几天就不用来单位了,你回去好好地休息一下吧,等学成归来一切都会重新开始了。”

    赵丽敏点点头,心里笑了,这个时候还玩心眼呢,勉强可以,不就是在提醒自己黄冰难堪大任,宣传科的工作抓起来还是要她云安芳么?

    “部长,那您忙。”

    云安芳退了几步,然后转身拉开门走了出去,脸上表情瞬息数变,伤心,失望,愤怒等等,亦或是恐惧。

    看着房门合起来,赵丽敏一把抓起了话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