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6 暗流
    056暗流

    费蓉调走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当然,她是巫溪县首富费仲兴的女儿的事情也曝了出来,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有人说她是来镀金的,有人说是费仲兴用来扩张他在官场人脉的等等,总之,费蓉的调离众说纷纭。

    也有一种说法是,费蓉调去市委组织部是因为要结婚了,她的婆家在冷江。

    持这种说法的是她的朋友刘莉。

    只不过,费蓉再也没回过县委宣传部,一应手续都有人帮她办理。

    费蓉走了,云安芳因为家里的事情焦头烂额,黄冰主动挑起了大梁,整天安排稿子,跟着领导视察,甚至还亲自写了几篇大稿子。

    只可惜他写了几篇稿子上去都被李勤否决了,不得已他只好把大小稿子一股脑儿扔给刘荣轩。

    刘荣轩依然很忙,也依然快乐着,甚至他的快乐感染了很多人,隔三岔五地就有其他部门的女孩子来宣传科的办公室聊天,甚至有人主动承担了送稿子的任务等等。

    组织部和宣传部共用的一栋办公楼似乎依然平静如常。

    然而,老成一点的人都感觉到了一股暗流在悄悄地涌动着,甚至不只是这栋办公楼,还有县委那栋办公楼,还有跟着半个城市遥想对望的那个县政府的小院子。

    县长办公室。

    “乱弹琴,堂堂一个常务副县长居然下流到如此程度。”

    李栋站在窗台前,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阴沉着脸,双手背在身后,县纪委书记周小船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茶几上的茶杯冒着丝丝热气。

    “县长,目前还不能证明这封信里说的就是事实。”

    周小船叹了口气,他知道李栋已经相信了,至少相信了上面说常务副县长孙黎明在海皇宫被抓现行的事情。

    “小船同志,你我都知道这上面说的是不是真的,至少有一部分是。”

    李栋转过头来,凌厉的目光刺向周小船,“除了我们两人,其他人那里收到了这样的信没有?”

    “我估计应该差不多都收到了。”

    周小船伸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这个事儿肯定是有人在暗中捣鬼呀,难道是对面那位?”

    李栋没有说话,慢慢地走到椅子前坐下,抓起签字笔在手里无意识地转动起来。

    “要不要让黄苠同志查下去?”

    周小船手指摩挲着茶杯,脸色有些阴鸷,“不管能不能查出来,至少也要给对面一个警告,有些事情小心玩火,大火烧起来,谁也跑不了。”

    “不用了,不管有没有这些事情,一旦公安查起来就是欲盖弥彰了,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李栋喟然叹息一声,“中央党校有个副处级轮训班,让孙黎明去好好反省几个月吧。”

    周小船闻言一愣,“就这么算了?”

    李栋没有说话,脑袋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县长,我知道了,我回去工作了。”

    周小船放下水杯,站起身走了出去。

    房门轻轻地合了起来,李栋迅速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一丝忧虑之色,县委书记的位子悬而未决,却没有让自己来代理书记,而是选择了副处级的杨一鸣,这里面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要说新的市委书记上任也有几个月,出于大局的考虑,一直不动人事工作也就罢了,但是,上任之后居然没有来巫溪县视察,反而去了桃州。

    巫溪县可是永陵市的经济前三甲,而且,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也有从巫溪县走出去的。

    如果说,梅春平和前任市委书记的斗争导致了县委书记的位子虚悬,现在新的一把手上任了,正是趁其立足未稳的好机会。

    但是,李栋却知道梅春平根本就没提这个事儿!

    正思索间,敲门声响了,柳城推开门走了进来,“老板,吴县长来了,说是要向您汇报重要事情。”

    李栋伸手拿起桌上的一份《巫溪日报》,目光在头版上一扫,头也不抬地说道,“请他进来吧。”

    稿子写得很不错,是他去毛竹视察时候的讲话,充分挖掘出了他讲话的内在含义,甚至还联系到了他的执政理念上来,稿子很合乎他的心意,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宣传部那个叫刘荣轩的小家伙写的。

    这是巫溪县第一个将他的讲话系统地归纳总结成执政思路,并言之有物的人。

    只可惜这小子跟何淑苗的儿子抢女人,以至于在宣传部沉寂了几个月,虽然跑到报社去折腾了几个月,也是弄出了不少的动作,搞出来一个政府网站让他这个县长在市里开会的时候也受到了表扬。

    年轻人头脑发热,为了爱情不惜一切,殊不知没有建筑在实力之上的爱情,永远都是空中楼阁。

    随后,李栋的眉头一皱,这稿子上的署名怎么有两个人,拍在前面的是一个叫黄冰的人,难道赵丽敏准备推他?

    “县长,忙着呢?”

    吴坤推开门走了进来,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容。

    “老吴来了,有事吗?”

    李栋将稿子一扔,伸手端起了水杯,事实上,他对吴坤是不满意的,作为分管公安司法工作的副县长,居然被政法委书记黄苠压得死死的。

    “县长,昨天晚上我回家听到我儿子说了一个事情。”

    吴坤低声说道,“他说前段时间看到葛主任去了他的歌城唱歌,坐着一台黑色的桑塔纳去的,陪他一起去的女人不是杜鹃。”

    杜鹃是葛存明的妻子,在县二中担任副校长。

    李栋心里一动,脸上却没有一丝表情,低头喝了一口热茶,“老吴啊,有些事情不要听风就是雨,没有证据的话不能乱说呀。”

    任何一级党委和政府似乎都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异见,张立达担任一边手期间,紧密地把县委大院团结了起来。

    张立达一走,葛存明马上跟杨一鸣抱成了一团。

    “县长,听说那辆拍照的车是县电台章敏的名下,章敏很喜欢唱歌。”

    吴坤笑了,他当然听得出李栋的言外之意,“章敏前几年因为有外遇的事情离婚了,她的前夫一次喝醉的时候大骂葛主任,而那天晚上他们在音皇唱歌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个意外,有人看见他们包房里。”

    “好了,我知道了。”

    李栋放下茶杯,摆了摆手,“回去叮嘱你儿子,老老实实做生意,别搞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

    “是,是,回去我一定教训这兔崽子。”

    吴坤慌忙站起身,“您忙,我不打扰你了。”

    李栋点点,再次伸手拿起了那张报纸,对于吹嘘他的报纸,他都会一再地,然后细细回味,在有了第一篇稿子之后,甚至有意无意地在一些讲话中按照那个思路来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