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59 左右为难
    ,精彩小说免费!

    859 左右为难

    “想不到他还很谨慎啊。”

    赵峥跟在刘荣轩的背后进了办公室,“刚刚居然没有在常委会上提出这个事情来,我还以为他要借机辩解一番呢。”

    “没那么快。”

    刘荣轩呵呵一笑,摸出一颗烟递给赵峥,“他至少会先把王飞叫过去面谈一次,了解一下你跟他汇报的情况是否属实,然后再决定保还是不保。”

    他的声音一顿,“对了,你觉得他会怎么做呢?”

    “这个我也不敢肯定。”

    赵峥呵呵一笑,接过香烟点燃,“不过,我向他汇报的材料有所侧重。”

    刘荣轩闻言一愣,抬头看了一眼赵峥,笑道,“你不会以为丁海铭会力保王飞吧?”

    “有这个可能性呢。”

    赵峥弹了弹烟灰,脸色变得严肃起来,“王飞可是丁海铭最信任的下属,甚至还超过了龚晖,毕竟,龚晖好歹也是县委常委,丁海铭使唤起来还是有所顾忌。”

    “王飞不同,他只是一个高配正科级的县委办副主任,前途还需要丁海铭大力扶持呢,明年乡镇党政班子换届听说丁海铭有意让他下去锻炼一下呢。”

    “我看未必。”

    刘荣轩摇摇头,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虽然说他很欣赏王飞,但是,他就是再欣赏王飞,也不会为了保王飞而拿他自己的声望威信来做赌注。”

    “毕竟,再有几个月胡建国就要退了,他现在的这一切可来之不易,他是绝对不会因为一个王飞就身陷陷阱的。”

    他的声音一顿,笑道,“所以,我估计他会先找王飞核实一下你汇报的情况,而且,他在省委大院里干了那么多年,肯定也知道双方争斗谁都不会一下子就把手里的牌都打出来,最有震慑力的牌都会拿在手上,等到关键性的时候再打出来。”

    “这个道理我懂。”

    赵峥点点头,“不过,王飞是他的亲信啊,对于他来说意义也很重大,毕竟,如果他连亲信都不保的话,以后谁还肯为他卖命?”

    “尤其是他的靠山马上就要走了,上面已经没有了强力支持,就只能依靠下面的人来帮他支撑大局了。”

    他的声音一顿,看着刘荣轩很认真地说道,“所以,我觉得他会通过力保王飞来表明他的立场,这样就能够迅速地拉拢一批人在他的身边。”

    “汇丰官场的问题不少,问题官员更多,一旦这些人知道了丁海铭这么仗义,这么护着下面的人,肯定会蜂拥而至。”

    刘荣轩闻言一愣,缓缓地点点头,“你这么说也有道理。”

    “我也就是这么胡乱一猜而已。”

    赵峥嘿嘿一笑,言辞间颇有些得意之色。

    “说不定他还真的会这么做呢。”

    刘荣轩笑了,“先静观其变吧,我估计他会拖上一段时间的,这段时间就暂时按兵不动吧。”

    “好,证据已经掌握得差不多了,随便他怎么拖下去。”

    赵峥点点头,“年底了正是纪检系统最紧张的时候,我相信他也不敢行一手遮天的举动,只要常委会上一通过,我们这边立马就能抓人。”

    “年底了,各种检查工作会越来越多。”

    刘荣轩点点头,“而且,你们估计马上就又有得忙啦。”

    赵峥闻言一愣,他听出了刘荣轩的言外之意,“又出什么事了?”

    “还记得前一阵子的商业步行街的拆迁血案吗?”

    刘荣轩看了一眼赵峥,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嗯,记得啊。”

    赵峥点点头,“案子不是已经结了吗,除了幕后主使者那个外号叫麻子的流氓,其他人不是都抓了吗?”

    “是麻子的下落有消息了。”

    刘荣轩点点头,轻声说道,“麻子在汇丰县横行无忌,上面肯定是有人罩着的,所以,才会有人早早地通知麻子逃跑的。”

    “这的确是一件大事,丁海铭知道吗?”

    赵峥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当然知道如果抓获了麻子,必然会牵扯出一大批官场上的人出来,也难怪刘荣轩会说他们县纪委有得忙了。

    刘荣轩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他,显然也把他当成最亲密的伙伴了。

    “他应该不知道。”

    刘荣轩摇摇头,“知道黄源上次去公安局骂岳庆成的事情吗?”

    “听说过,还听说这个黄源就是个搅屎棍。”

    赵峥哼了一声,“要是有必要的话,我们县纪委可以做一点工作。”

    “那就没必要了。”

    刘荣轩摇摇头,“大局为重,而且纪委也是在县委的领导下工作的,你要是做得太过了,激怒了丁海铭,他拼着脸面不要了跑到省委去告一状,那我们就很被动了。”

    他的声音一顿,“再说了,有这根搅屎棍在,也能时刻警醒大家。”

    赵峥点点头。

    “上次黄源抓住了岳庆成上班时间跟人喝酒。”

    刘荣轩抬手将香烟塞进嘴里吸了一口,“其实,那一天是岳庆成跟他的一个线人在吃饭,谈的就是麻子的下落。”

    “原来是这样啊。”

    赵峥恍然大悟,“难怪岳庆成也不辩解呢,他要是一辩解就等于打草惊蛇了,也真是难为岳庆成了。”

    就在刘荣轩和赵峥两人讨论丁海铭会不会出面保王飞的时候,丁海铭已经跟王飞谈完了话。

    打发走了王飞,丁海铭点燃一颗烟吸了一口,眉头紧紧地皱成一团,刚刚王飞对赵峥提到的几件事情供认不讳,只是一个劲地说,大家都收了,他一个人不收的话,施工方不放心之类的云云。

    对于这些推脱之词,丁海铭就没放在心上,每一个官员捞钱都有各自的理由,好像是别人逼着他去贪污受贿一样。

    丁海铭左右为难的是,到底要不要保王飞呢?

    要是出面保王飞的话,万一刘荣轩借此机会把事情闹到省里,不仅在省委领导面前落一个不会用人,没有眼力等等评价,就连汇丰县的群众基础都要失去大半。

    刘荣轩那家伙最善于鼓动人心,到时候肯定会大肆宣扬自己保护贪官污吏的事情,试想群众们要是知道了之后,他们会怎么想?

    群众会不会觉得他丁海铭也是个大贪官,官官相护嘛。

    毕竟,王飞这家伙的的确确是有问题的啊!

    可要是不出面保护王飞的话,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威信肯定也要丧失很多,谁不想有一个坚强的靠山来遮风挡雨呢?

    傻瓜才会跟着一个只想让你卖命,而不愿意给你解决任何麻烦,不想给你任何好处的领导呢。

    汇丰官场都知道王飞是他丁海铭的心腹,要是连王飞都不保,岂不是说他丁海铭是个没有任何情义的人?

    而且,连心腹干将王飞都保不住,岂不是说他这个县委一把手怕了刘荣轩这个县长,以后谁还敢跟着他?

    妈的,保王飞呢,还是不保?

    丁海铭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大大的川字,心里久久没有定论。

    敲门声响了,县委办主任姚树林推开门走了进来,“书记,县纪委的赵书记去了县长办公室,刚刚才出来。”

    这应该是赵峥跟刘荣轩汇报情况了,果然,这是刘荣轩设下的圈套啊。

    “树林同志,你很不错。”

    丁海铭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王飞这个同志你觉得怎么样?”

    姚树林闻言一愣,抬起头看了一眼刘荣轩,心里倏地闪过一个念头,难道是刘荣轩决定要拿王飞开刀了?

    黄源一上任,就在汇丰县政府搞风搞雨,更是特意针对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岳庆成,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你丫的跟岳庆成有恩怨,可以玩阴的呀,这么明目张胆地上门找麻烦,这不是不跟刘荣轩这个县长面子么。

    刘荣轩可不是什么善茬,现在人家的反击来了,而且,一动手就要拿下县委办副主任王飞。

    刘荣轩的性子很沉稳,要么不动手,要是一动手的话,绝对的是证据确凿了。

    “报告书记,王飞这个同志我还是比较了解的……”

    姚树林详细地汇报了对王飞的看法,毕竟,王飞是县委办的副主任,是他的助手,如果他对下属的情况一无所知的话,只能说明他这个县办主任失职。

    “好,我知道了。”

    丁海铭面色凝重地点点头,伸手端起了水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