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69一剑封喉十一
    1269 一剑封喉十一

    “敏学同志,你怎么看?”

    房门合起来,发出一声轻微的撞击声,李媛放下水杯,看了一眼权敏学。

    “这个小子不简单啊。”

    权敏学喟然感叹一声,“有决心,有毅力,还有智慧,的确是个可造之材。”

    “而且,还很有大局观,很能够把握分寸。”

    李媛笑了,“要说一个小老板,巴结政府还来不及呢,更何况是在他自己不占理的(情qing)况下,居然敢带人围堵市政府的大门,这里面没有猫腻就怪了。”

    “这悦洋官场还真的是要好好地整顿一下了。”

    “我手里还有唐永年的材料,要不要现在就动?”

    权敏学摸出一颗烟,“李书记,我能抽一颗吗?”

    “抽吧,抽吧,我都已经习惯了。”

    李媛笑了笑,“还是等一等吧,我想见识一下这些人胆大妄为到了什么地步,为了一己之利敢于组织人围堵市政府,不知道他们还会做出什么让我们震惊的事(情qing)来呢?”

    “那样的话,会不会控制不住形势?”

    点燃一颗烟,权敏学眉头一皱,“万一爆出窝案来,对我们省委的影响很不好啊。”

    “悦洋官场已经糜烂至此,不用等都知道是什么结果了,顶天了就是让一个市政府的副秘书长出来顶包吧?”

    李媛冷哼一声。

    权敏学点点头,没有说话,闹出窝案来的话,中央必然要问责李媛的。

    “不用担心,刚刚已经见识到了刘荣轩的手段。”

    李媛伸手端起水杯,手指头摩挲着杯壁,“到时候,就把这个难题交给他吧,要是完不成,看我怎么处分他。”

    “这倒也是。”

    权敏学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爆出窝案就行,“这小子的手段很厉害呀,他肯定能想到办法的。”

    出了办公楼,刘荣轩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十二点了,李嫣然恐怕已经回去了,立即上了车,发动汽车向着家里飞驰而去。

    刚进家门,李嫣然就迎了上来,“怎么回来这么晚,不是十一点就开完会了吗?”

    “被省委李书记叫过去了,没想到省纪委的权书记也在。”

    刘荣轩叹了口气,“我被吓出了一(身shen)冷汗,先去洗个澡,换(身shen)衣服,你们先吃吧。”

    “发生什么事(情qing)了,还吓出一(身shen)冷汗?”

    吃过午饭,廖菊梅带着笑笑午睡去了,李嫣然给刘荣轩泡上一杯茶,“你下午不回悦洋去了?”

    “不回去了,这几天折腾得心累啊,我要休息一下恢复精神。”

    刘荣轩叹了口气,接过茶杯喝了一口,“再说,晚上我还要请央视那帮人吃饭呢,总要提前过来安排一下吧?”

    “姜还是老的辣啊,想不到我这点小心思被权书记看得一清二楚呀。”

    “废话,别说权书记了,秋子一带着人冲出来抓人,估计周桐就明白了。”

    李嫣然哼了一声,“权书记他们这些人在官场混了几十年,什么样的(阴yin)谋诡计没见过,你这点小聪明在他们眼里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

    “是呀,他一问起来我就一五一十全招了。”

    刘荣轩点点头,“不过,我们市政府已经处理得非常好了,还用得着权书记和李书记两人同时出马么?”

    他的声音一顿,“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啊。”

    “行了,睡一下吧,我下午还得上班呢。”

    李嫣然打了个哈欠,起(身shen)走向卧室。

    刘荣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仔细地回忆了一下跟他们谈话的场景,起初李媛说要处分自己的时候,权敏学似乎有些愕然,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情qing)。

    很显然,在权敏学是不大赞成处分自己的,但是,作为省委大佬,权敏学不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qing)绪。

    他应该也猜到了自己会注意观察他的表(情qing),难道这是在传递什么信号?

    权敏学是省纪委书记,最大的可能是他要对悦洋官场下手了!

    所以,这么点小事他才会出现在李媛的办公室里,为的当然是听自己详细地汇报围堵市政府的案子。

    毕竟,关系到省纪委的大动作,听自己这个当事人的汇报当然更直观一些。

    小小地午睡一下,李嫣然起来之后,刘荣轩也跟着起来了。

    刘荣轩刚泡上一杯茶,手机就响了。

    电话是蒋秀吉打来的。

    “秀吉,(情qing)况怎么样,央视的人对场地有什么要求?”

    接通电话,刘荣轩直奔主题。

    “领导,他们也觉得在露天搞直播很有创举,只是有些技术型问题要解决,不过,问题不大,他们能够搞定……”

    话筒那边的蒋秀吉简明扼要地汇报了(情qing)况,末了问道,“领导,下午我陪他们去东湖边上转一转,看看风景,大概是六点到白沙,他们是晚上九点半的航班。”

    刘荣轩点点头,对着话筒说道,“好好地陪他们玩一玩,我们还要让他们帮大忙呢。完事之后,你直接把人拉到白沙的芙蓉食府去,我在那边等你们。”

    “好的,领导,晚上见。”

    挂了电话,刘荣轩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这次接待央视的人,必须得重视一点才行,刘荣轩放下茶杯,抓起车钥匙出了门,得先去芙蓉食府安排一下。

    刘荣轩匆匆赶到芙蓉食府,安排好了之后,手机又响了。

    这一次,来电话的是谭年飞。

    “年飞,一会儿你陪着秀吉同志一块来省城吧。”

    “好的,领导。”

    话筒那边的谭年飞明显有些小兴奋,“领导,刚刚周书记去省城了。”

    “好,我知道了。”

    刘荣轩点点头,挂了电话。

    周桐来省城自然是为了向李媛以及何况城等人汇报(情qing)况,却不知道周桐会不会向他们汇报说案子已经查清楚了。

    毕竟,这案子拖得越久对他们来说越不利。

    如果是汇报案子彻查(情qing)况,那怎么着也得跟自己交个底吧,这个时候,周桐是绝对不敢过份开罪自己的。

    不过,这件事(情qing)可不是自己说了算的。

    就看周桐是不是自己作死了。

    拉开车门上了车,刘荣轩刚要发动汽车,手机响了。

    电话是周桐的手机打来的。

    “荣轩同志,在哪儿呢?”

    “周书记,我在芙蓉食府定位子呢,今天上午要开会没能好好接待央视的领导,晚上我准备私人请他们吃一顿饭,联络联络感(情qing)啊。”

    刘荣轩对着话筒笑道。

    “这样(挺ting)好,这次我们悦洋市一定要趁机把名气打出去,央视的支持非常重要啊。”

    “周书记,要不然您晚上过来吧?”

    刘荣轩呵呵一笑。

    “我就不过去了,我这会儿要去省委给李书记汇报,省长那边也要去,肯定是赶不上了,就麻烦你代我向央视的领导们表示致敬之意啦。”

    话筒那边响起一声叹息声。

    “行,那你忙吧,我来接待他们就行了。”

    刘荣轩笑了笑,不过是顺口说一句而已,周桐肯定也知道的。

    “给你打这个电话是有个事(情qing)要跟你说一声。”

    话筒那边响起周桐的咳嗽声,“市公安局的动作很快。”

    “哦,案子有结论了?”

    刘荣轩一愣,故作惊愕的问道,事实上,也的确有些惊讶,没想到周桐这么快就跟余平达成了桌底下的交易。

    这交易是年底的干部调整呢,还是什么?

    “是的,永年同志亲自带队,抓到了刘德清。根据刘德清交代,指使他这么做的是市政府副秘书长邓永红,条件是他的企业破产之后帮他转变厂子地块的使用属(性xing),并提供银行贷款供他开发小区楼盘……”

    话筒那边的周桐说得言简意赅,“荣轩,我准备据实上报,你说呢?”

    完了,完了,这个调查结果必然会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颗稻草。

    当然了,刘荣轩也不会打破自己设局的最后一个关键环节,反正是他们自己作死,坐着看他们把绳索(套tao)在脖子上好了。

    “我服从组织的决定。”

    刘荣轩淡淡一笑。

    至此,一剑封喉成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