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68一剑封喉十
    1268 一剑封喉十

    “你以为我不敢处分你?”

    李媛脸色一沉,“虽然你去悦洋市的时间不长,但是,组织上考虑到你能力突出,有着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又当过一把手,应该能够把悦洋市政府的工作抓起来。”

    她的声音一顿,“前面这几个月倒是干得不错,但是,怎么就在关键时候掉链子呢,你们市政府搞的那个征文比赛活动马上就要直播了,这个事(情qing)要是处理不好的话,丢的不只是你悦洋市委市政府的脸,而是整个江南省的脸。”

    “是,是,是我的工作没做好,组织上怎么处分我,都是应该的,我都虚心接受,绝无怨言。”

    刘荣轩的脑袋垂得更低了,心头却是思绪飞转,围堵市政府的事(情qing)已经详细跟李媛汇报过了,今天的汇报顶多也就是补充一点杨楼区公安局的调查(情qing)况而已。

    权敏学是省纪委书记,他是凑巧来的呢,还是专程等着自己的。

    还有,这个事(情qing)也不能把责任都推到自己头上吧,李媛突然间变得这么严厉,又是什么道理?

    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权敏学,他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啊。

    莫非,李媛是特意把权敏学叫过来的,为的就是这事?

    这种可能(性xing)不大。

    刘荣轩的心里否定了这个可能,这件事(情qing)虽然发生了,但是悦洋市政府的表现可圈可点,基层工作哪天不出现点意外(情qing)况,只要处理好了就够了。

    而且,也用不到省纪委书记来当旁听吧。

    莫非权敏学另有用意。

    那又是什么样的意义呢,就是省纪委要拿悦洋官场开刀,也不会让自己这个小喽啰来参与的吧。

    “我看你的态度还算是很诚恳的份上,先不说处分的事(情qing)。”

    李媛哼了一声,摆摆手,“还不坐下,让我抬着头跟你说话?”

    “不敢,不敢。”

    刘荣轩吓了一跳,慌忙走到另外一张沙发坐下,虚着半边(屁pi)股。

    今天的李媛似乎吃了火药一样,随时都要爆炸啊。

    李媛没理会刘荣轩,径自端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头也不抬地说道,“说吧,是个什么(情qing)况。”

    “两位首长,(情qing)况是这样的……”

    刘荣轩详细地将(情qing)况汇报了一遍,包括当时他并不在市政府而是在悦洋楼的施工工地上视察,半途得到消息才做出指示的事(情qing)。

    这种(情qing)况,省委要调查的话,花不了多长的时间就能调查清楚,完全没有必要撒谎遮掩过去,那纯粹是脱裤子打(屁pi)多此一举。

    “敏学同志,你怎么看?”

    听完了详细的汇报,李媛往沙发上一靠,转头看着权敏学。

    “我有个感觉,这个事(情qing)悦洋市政府处理得很好。”

    权敏学呵呵一笑,慢条斯理地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看着刘荣轩笑道,“你们市政府办发的几个视频,我一一看过了,处理得很不错,讲道理,讲政策,亮出签字文件等等,都很不错。”

    他的声音一顿,看着刘荣轩笑道,“不过,我心里有个疑点。”

    刘荣轩的心头一跳,以权敏学的经验,自然是看出来平三秋带着警察们出现的时间太巧合了。

    李媛倒是还好说,毕竟,一个地区一个地区地任职过去,就是她提议的,离开悦洋市之前,当然要把悦洋官场的风气给整顿过来才行。

    面对权敏学该怎么回答?

    自己跟李媛之间的约定,当然不能说给权敏学听的,那自己将计就计的筹划要不要说出来?

    一时间,刘荣轩的心头思绪万千。

    “刘荣轩,我的疑点就是警察出现得太巧合了吧,看起来就好像是电视剧一样。”

    权敏学摇摇头,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就好像他们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qing)一样,而且,我非常仔细地看过视频,每个警察的抓捕举动都很有节制。”

    “节制得他们好像知道了现场有人拍摄视频一样。”

    “刘荣轩,这个事(情qing)你又怎么解释呢,别告诉我,这就是巧合啊。”

    听到这几句话,刘荣轩的脑袋嗡的一声就炸开了,果然,权敏学还是提到这个问题了,这下可如何是好?

    说是巧合呢,还是如实地向他交代自己的筹谋?

    如果如实交代的话,要不要扯出跟李媛的约定呢?

    权敏学也没有催促刘荣轩,说完之后,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然后往沙发上一靠,目光有如利刃一眼刺向刘荣轩。

    刘荣轩不敢抬头看李媛,唯恐被权敏学察觉到一丝端倪。

    短短一会儿,刘荣轩的心里却有如过了三年五载一样。

    “这,不是巧合!”

    略一思索,刘荣轩决定如实汇报,咬了咬牙,抬起头看着权敏学,“之前我就知道市政府某些领导反对我搞中小企业整合,也听说了他们在暗地里筹划着一些事(情qing)。”

    “碰巧,杨楼区的公安局长是我的老同学,他在调查年初打砸超市的案子中发现了一些端倪……”

    刘荣轩详细地汇报了他设局的全部经过。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李媛说话了,“如果你早早地采取措施,我相信这件事(情qing)不会发生。”

    “报告首长,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我也思考了很长时间。”

    刘荣轩的脸上露出一丝坚毅之色,“我们悦洋官场有很多不良风气,我觉得遮遮掩掩不如将之曝光出来,将这些不正之风彻底铲除了,让悦洋官场变得风清气正。”

    “只要把准备工作做好了,事(情qing)也不会闹得太大,事实证明我的想法还算是周全,并没有引发乱子。”

    “哦,你倒是有信心嘛,你就没有别的想法?”

    权敏学一愣,虽然他也知道这件事(情qing)肯定是刘荣轩安排好的,但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为了要整顿悦洋官场的风气。

    “不敢隐瞒首长,别的想法也有一点。”

    刘荣轩点点头,“中小企业整合是我们悦洋市未来经济建设规划中很重要的一环,这也是获得省委省政府认可的,也在我们市委常委会上一致通过的决议。”

    “但是,因为利益相关,有一部分人不愿意整合,但是,又不想自己花钱搞环保工作,甚至还有人提出来要把厂子卖给市政府。”

    “鉴于这种(情qing)况,必须要让这些人知道市政府的决心,抓环保工作的毅力,所以,听了平三秋汇报的(情qing)况之后,我就做出了这个决定。”

    权敏学点点头,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这个平三秋是你的同学?”

    “是的,从小学到初中。”

    刘荣轩点点头,“后来我高中考上了市里的重点中学,是去冷江区念的高中,他那时候就去当兵了。”

    “让平三秋去杨楼区担任公安局长,是不是你早就计划好了的?”

    李媛突然插话了。

    “报告首长,这真不是我安排的,我也没那个能力。”

    刘荣轩摇摇头,“只不过,他去杨楼区工作,我的确是很高兴,总算是有了可以信任的人。”

    “总算是有了可以信任的人?”

    权敏学一愣,“这么说,悦洋官场的(情qing)况很复杂,复杂到了你连相信的人都没有?”

    “其实也没有那么夸张,可能是我太小心吧。”

    刘荣轩笑了笑,“我也知道这件事(情qing)上,我有私心,也犹豫过要不要拉平三秋下水,但是,要想完成这个计划,没有他的配合是不行的。”

    “好了,事(情qing)我们都清楚了。”

    李媛端起水杯喝了一口,“你可以走了。”

    刘荣轩听到这句话,顿时如蒙大赦,迅速站起(身shen),“两位首长,我不打扰您们的工作了。”

    出了办公室,刘荣轩顿时感觉到背脊一凉,伸手一摸,入手一片冰凉,衬衣居然被汗湿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致命的一剑,终于刺了出去。

    能不能一剑封喉,就只有听天由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