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47 牡丹花下死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1247 牡丹花下死二

    吃过晚饭之后,刘荣轩正在给乐乐检查作业,手机响了起来。

    刘荣轩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电话是周桐的手机打来的,立即扬声叫道,“老婆,我有电话来了,你来给乐乐检查作业。”

    说罢,刘荣轩接通电话,“周书记,您好。”

    “荣轩同志,唐延死了。”

    话筒里响起周桐低沉的声音,“这事儿你听说了吧?”

    “唐延死了,我不知道啊,我今天刚刚从京城回来。”

    刘荣轩故作愕然地说道,“怎么回事,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今天下午的事情,唐延在孙英梅家里谈工作……”

    周桐简明扼要地说了一下情况。

    “周书记,这件事情的善后事宜处理好了吗?”

    刘荣轩沉声问道。

    “已经将两边都安抚住了,但是,他们的条件提得太过分了,唐延的家里提出来让他的女儿接班,这都什么年代啦还兴这一套,是不是他家里人觉得他偷情是件很光荣的事情?”

    话筒里传来周桐愠怒的声音,“另外,孙英梅的丈夫闹着要市委给他一个公道,否则的话,他就要曝光出去,说是唐延威逼孙英梅上床之类的。”

    “这也太荒唐了吧,合着他们犯错还要市委给他们买单了?”

    刘荣轩眉头一拧,“周书记,您的意思呢?”

    “我觉得还是召开常委会讨论吧。”

    话筒里响起周桐的叹息声,“现在两边都安抚住了,后续的事宜怎么处理,还是大家讨论拿出章程来吧。”

    “首先的就是要制止谣言的扩散,这方面的工作已经做过了,然后就是给这个事情定性,死了人,总要给大众一个交代。”

    “所以,我觉得还是不要轻易下定论的好,荣轩同志,你说呢?”

    “我同意你的意见。”

    刘荣轩对着话筒淡淡地说道,“那好,明天上午召开常委会吧。”

    挂了电话,刘荣轩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周桐要召开常委会讨论,那他打的是什么主意呢?

    “老公,周桐给你打电话了?”

    李嫣然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嗯,刚刚就是他的电话,向我通报情况。”

    刘荣轩点点头,手里把玩着手机,“说是明天召开常委会,讨论这个事情的善后事宜。”

    “难道他自己没想好怎么处理善后,还要等到明天召开常委会再讨论决定?”

    李嫣然闻言一愣,愕然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刘荣轩,“他可是市委一把手啊,这样的情况下,他就应该果断地做出处理决定,而不是拿到常委会上去讨论,这样有损他这一把手的威严啊。”

    她的声音一顿,有些不解地摇摇头,“以我在省委大院听到的说法,周桐是个很记仇的小人,而且从不错过每一个机会!”

    “这话虽然有些道理,但是也未免太夸张了。”

    刘荣轩摇摇头,“周桐的确很会把握机会,按说这次机会他应该把握住的,但是,他只是先安抚住两方,等到召开市委常委会才做出决定,肯定有他的苦衷。”

    “他能有什么苦衷?”

    李嫣然哼了一声,“情况再明白不过了,这个唐延跟人偷情,但是被女人的丈夫堵在房间里了,估计是那女人的丈夫是个暴脾气,唐延被吓得躲到空调机上。”

    “这样的人摔死了也是活该,你们市纪委要是继续追查下去,肯定还能发现他有更多问题。”

    她的声音一顿,“这样丑事,任谁都想越快处理越好。除非,除非是跟他自己有关。不过,这又说不过去啊,跟他自己有关的话,自然是越快处理越好,这么拖下去对他没有任何好处呀!”

    “会不会是这个唐延给他送钱了,他要是不妥善处理的话,会被唐延家里人爆出来?”

    “老婆,你不用操心这么多了,洗漱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刘荣轩呵呵一笑,摩挲着李嫣然的脑袋,“你分析得很有道理啊,周桐错过这个机会肯定是有他的原因,很可能就是你说的,跟周桐自己有关。”

    “有时候仓促处理一些敏感问题,结果反而会更糟糕。周桐没有快刀斩乱麻,只能说明越晚处理对他越有利。”

    他没有评价李嫣然的说法,因为这个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一方面,唐延有这方面的需要,荆田平走了之后,他们这一系的人需要有新的靠山,另外一个方面,周桐要树立权威,要跟余平和唐永年斗,当然是能够将荆田平手下这些干部接纳得越多越好。

    一来可以增强实力,二来可以向悦洋官场表明他这个市委一把手宽宏大量,心胸宽广,比起千金市马骨来说,这可是一分钱不花的哦,说不定还能赚点回来呢。

    十月八日一早,刘荣轩草草地吃了早餐,就抓起车钥匙出了门。

    回到家属院洗了把脸,刘荣轩匆匆地赶到办公室。

    刘荣轩刚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敲门声响了,谭年飞推开门走了进来。

    “领导,情况已经了解清楚了。”

    “哦,昨天晚上周书记给我打电话了。”

    刘荣轩端起水杯喝了一口,“他说暂时安抚住了唐延一家和孙英梅一家,具体的经过他没有说很详细。”

    “领导,应该是孙英梅的丈夫突然杀回来,她和唐延两人正在胡天胡地没来得及反应,钥匙开门声就响了,唐延就穿了条短裤躲到空调架上去了,结果那空调架已经锈迹斑斑了,钉在墙上的螺丝也生锈了,唐延这个家伙又有点重,结果就把空调架的螺丝都给踩出来了,就这样掉了下去!”

    谭年飞摇摇头,“孙英梅的老公长得五大三粗身强力壮,听说是野战部队侦察连的连长,曾经一个人对付五六个流氓轻松搞定,唐延他们被抓了个现行能不害怕?”

    他的声音一顿,长长叹了口气,“也是这家伙运气不好,不过,唐延的堂客就说他们谋杀,空调架的螺丝肯定被动了手脚。孙英梅家里人却说是唐延仗着是领导,强行跟孙英梅发生关系。”

    “总之,他们两家哥说各有理,闹得不可开交啊,现在恐怕整个悦洋市都知道了这事儿,市委这次肯定要给个说法,要不然的话,他们两家再闹出点事儿来,就真不好收场啦。”

    “估计周书记现在正头疼得厉害吧。”

    正说话间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领导,您忙,我不耽误您工作了。”

    谭年飞立即起身告辞,“文化局那边说投稿太多了,都忙不过来了呢,我今天过去看看情况。”

    “嗯,去吧,回来个跟我汇报。”

    刘荣轩点点头,伸手抓起话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