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30 首长英明
    1230 首长英明

    “首长英明,不过,我的脑袋真的很大吗?”

    捏着手机,刘荣轩嘴里喃喃地念叨了一句。

    于玮抬手擦了擦汗珠,心头有些后悔过来请刘荣轩了,好巧不巧地听到了刘荣轩跟省委书记李媛的对话了。

    虽然没有听得很全,但是,于玮也能够揣测出一二来,肯定是李媛打电话来质问刘荣轩了,为的当然是今天下午常委会上的事(情qing)。

    尤其是当李媛那句省委再委任以为悦洋市长的话,于玮听得很清楚,而刘荣轩当时的表(情qing),他也全部看在了眼里。

    那一刻,刘荣轩的脸色变得非常白,非常难看,然后就迅速转红。

    显然,刘荣轩在伤心难过之余,心里应该还有一丝愤怒吧。

    易地而处,换了他于玮在刘荣轩的位子,同样也会愤怒,呕心沥血地为悦洋市谋发展,最终却换来这样一个结果,任谁都会悲愤吧。

    而刘荣轩的回答也让于玮很惊讶,居然还有两条路,一条路当然是服从组织上的决定,另外一条路呢?

    随后电话那边的李媛直接给出了答案,居然是老子不干了!

    仔细想一想,又觉得这个答案很合(情qing)合理,刘荣轩家里有钱,经历过上次诬告之后,这并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qing)。

    刘荣轩这种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受了委屈的确是很有可能(屁pi)股一拍,老子不干了,家里有的是钱,何必受这个鸟气?

    回去当个富家翁,享受自由自在而又富足的生活多好。

    就算当了市长,那一年的工资都不够刘荣轩买一(套tao)西装的!

    那刘荣轩是为了什么非要当官呢?

    是为了给他家里的生意做后台,那又不见他家的企业开到悦洋市来。

    难道是刘荣轩想证明自己的能力?

    不过,刘荣轩最后在关键时候还是改口了,所谓的两条路就是一条路,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而从刚刚刘荣轩最后说了一句首长英明来看,李媛应该是说准了他的心理,恐怕这家伙是真的想过撂挑子不干了的。

    只不过,最后他自己又把话圆了回来。

    李媛最后的那几句话非常关键,第一说了她明天要来悦洋视察东湖污染治理的事(情qing),第二,看似斥责,实际上是透出亲近之意。

    也就是说,李媛并没有因为下午的事(情qing),而对刘荣轩有所不喜。

    难道说,刘荣轩真的要当市长了?

    平心而论,于玮也觉得刘荣轩担任悦洋市长很合适,甚至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不管是从能力上来说,还是从他为悦洋市的付出来说。

    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老于,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将手机塞进裤兜里,刘荣轩转(身shen)提起塑料袋,“走吧,不要因为一通电话就坏了喝酒的心(情qing)。”

    “荣轩,你这是干什么,合着还要给我送礼呢。”

    于玮呵呵一笑,没有提刚刚的电话,仿佛这么长时间他已经灵魂出窍一般。

    “那你就不要想了,除非你儿子结婚了。”

    刘荣轩哈哈一笑,“这是今晚上我们两个要喝的酒,就看嫂子今晚上炒的菜够不够下酒了。”

    “放心,酒菜管够。”

    于玮哈哈一笑。

    来到于玮的家里,餐厅的桌上已经摆了满满一桌,一番寒暄之后,三人坐了下来。

    几杯酒下肚之后,聊着聊着气氛就活跃起来。

    “荣轩,听说你有两个儿子?”

    于玮摸出一颗烟递给刘荣轩,“将来准备怎么培养孩子?”

    “是呀,两个儿子呢,我是独生子女可以再生一个。”

    刘荣轩点点头,掏出打火机帮于玮点燃香烟,一边摇摇头,“这个问题我以前觉得,孩子们开心最重要,但是,后来在我老婆的教育下认识到这个思想要不得啊。”

    “这样的话,将来两小子只会长成纨绔膏粱,所以,我就彻底交给我老婆去管了。对了,老于,你儿子大学要毕业了吧?”

    “是呀,明年就毕业了,这不正发愁怎么管教呢。”

    于玮叹了口气,“他自己不愿意考公务员,非要出去闯((荡dang)dang),我正头疼着呢。”

    “哦,他学的是什么专业?”

    刘荣轩弹了弹烟灰,“我有几个朋友是做企业的。”

    “那最好了,他是学计算机软件的,说是要搞什么开发呢。”

    于玮的老婆说话了,“领导,麻烦你帮帮我家小子吧。”

    “哦,这个啊,没问题。”

    刘荣轩呵呵一笑,“我朋友在深城有一家芯片研发的企业,正需要这方面的人才,你先让他去实习试一试吧,他要是愿意在那儿干当然没问题。”

    “至于实习期就按正常员工开工资吧。”

    “哦,那工资有多高?”

    于玮的老婆一愣,她知道实习学生的工资很低的,顶多也就给个几百块钱零花而已,现在刘荣轩说按员工的公子开工资,让她很有些意外。

    “具体(情qing)况我不了解,他们员工是按照级数来分的,初级员工一个月有八千到一万三左右吧。”

    刘荣轩呵呵一笑,“一会儿我给老于留个手机号码,让你儿子联系他就行了。”

    “啊,这么高?”

    于玮的老婆傻眼了,“这可比他爸的工资高多啦,领导,谢谢你啦。”

    “不用谢,一点小事而已。”

    刘荣轩摇摇头,拿起手机翻到李坤林的手机号码,然后将手机递给于玮。

    “还不拿笔抄下来。”

    于玮瞪了他老婆一眼,随手把手机递了过去,然后端起酒杯,“领导,啥也不说了,喝酒,喝酒。”

    这一顿饭纯粹的喝酒聊天,不聊及任何工作上的事(情qing),吃到晚上九点多,刘荣轩才起(身shen)回了家。

    洗了个澡出来,刘荣轩正准备给谭年飞打电话,让他筹备明天省委书记视察的陪同工作,手机响了。

    手机来电显示梅书记三个字。

    刘荣轩慌忙接通电话,“首长,晚上好。”

    “荣轩,听说你今天在你们市委常委会放炮了?”

    话筒里响起梅(春chun)平的笑声。

    “首长,这您也知道了,六点多的时候李书记还打电话来了。”

    刘荣轩呵呵一笑。

    “当然知道了,周桐下午都来省委自请处分了。对了,李媛同志怎么说的?”

    “李书记说我长进不少,知道收敛了,不张狂了……”

    对着话筒嘿嘿一笑,刘荣轩详细了汇报了跟李媛通话的内容,也包括说省委任命悦洋市长的事(情qing)。

    “你这小子呀,还真是会找事儿啊。”

    话筒那边的梅(春chun)平叹息一声,“听说况城同志很生气了,说你的掌控(欲yu)太强啊。”

    刘荣轩闻言一愣,没想到周桐居然打着自请处分的名义去告状了,这他妈不就是小孩子打架,输了回家叫大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