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29 无非是两条路而已
    ,精彩无弹窗免费!

    1229 无非是两条路而已

    下班之后,刘荣轩回到家里洗了把脸,从杂物柜里掏出两瓶茅台放进塑料袋里,第一次去于玮家里蹭饭吃,总不能两手空空的上门吧。

    拎了两瓶酒正要出门,刘荣轩的手机响了。

    刘荣轩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立即接通电话,“首长,您好。”

    “刘荣轩,不错嘛,看不出来你还有几分霸气呀。”

    话筒里响起了一个女人的笑声。

    虽然说是笑声,但是,刘荣轩却听得头皮有些发麻,有些摸不透李媛的真实想法。

    当下只能对着话筒傻笑,“首长,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明白啊?”

    “装,装,你小子就给我装吧。”

    话筒里响起李媛的冷笑声,“今天你不是在你们市委常委会上发飙了么,你不是掷地有声地说要杀一杀歪风邪气的么,怎么,这才过了几个小时就不敢承认了?”

    “首长,您说的是这事儿呀。”

    刘荣轩嘿嘿一笑,“是的,我的确是这么想的,我们悦洋官场风气本来就不好,现在又闹了这么一出,要是这种做法不大加鞭挞的话,以后肯定会蔓延开了,大家有样学样,都不用干工作了,只要一天到晚盯着对手出错就完事了。”

    他的声音一顿,脸上的表情也跟着严肃起来,“首长,如果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会再一次坚持自己的看法,对于这种不正之风,一旦发现了任何苗头,就必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之消灭在萌芽状态!”

    话筒那边沉默了,刘荣轩一颗心却提了起来。

    “哦,你真的不后悔?”

    良久,话筒里响起一个冷冽的声音,“你是个聪明人,本来低调地过了这几个月,以你现在的成绩,和悦洋市的发展势头,当选市长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何必在这个时候搞什么幺蛾子呢,有必要吗?”

    反正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改弦易辙反而里外不是人,刘荣轩心一横,对着话筒沉声说道,“有必要,很有必要……”

    就在这时候,敲门声响了。

    “首长,换了别的地方也许这是个办法。”

    刘荣轩捏着手机拉开门,就看见于玮站在门口,捂着话筒说道,“老于,进来坐,我先打完这个电话。”

    “哦,难道你们悦洋市不同,就你们悦洋市特殊,就你们与众不同?”

    “首长,我不是这个意思。”

    刘荣轩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主要是我们悦洋官场存在很多问题,风气很不好,拉帮结派搞小团体,利用职权搞权钱交易等等,如果再放任这个事情发展下去,我怕形势会乱得一塌糊涂啊。”

    “今天市纪委的副书记可以擅自调查正处级干部,而不向领导汇报,向市委汇报,那么,明天会不会有公安系统的人利用自己手里的权力,搞什么阴谋勾当?”

    “要是今天放过了纪委的人,那以后碰到其他系统的人利用自己手里的权力,机会,作恶的话,是不是也要放过,很明显呀,前面可以放过纪委的人,为什么其他系统的人不行?”

    他的声音一顿,对着话筒叹了口气,“首长,您是了解我的,既然有这个苗头出现,我就会毫不犹豫地将之消灭在萌芽状态。”

    “哦,你就没有一点私心?”

    话筒里响起一声冷哼声。

    “要说完全没有,那也是假的。”

    刘荣轩点点头,“毕竟,这件事情我完全可以装作没看见,熬上几个月就过去。反正最后风气乱了,自有党委一把手去扛起来,但是,风气一旦乱了,就会影响到悦洋市的建设发展,就会影响到我的成绩。”

    “再说了,虽然我这次强出头会让很多人对我心有不满,但是,也不是没有好处的,至少以后他们看到我就要心存畏惧。”

    “哪怕这种畏惧只有一点,那也足够了,更有利于以后开展工作。”

    “刘荣轩,你就没想过省委再委任一位悦洋市的市长?”

    话筒里轻飘飘地飞过来一句话。

    然而,就是这轻飘飘的一句话,落在刘荣轩的耳朵里不亚于一道惊雷!

    以前似乎还有过这方面的考虑,只不过没有更深入地去思考这个问题。后来跟梅春平详谈之后,再加上市政府的各项工作进展很顺利,也有着很好的成绩,他的意识里似乎这市长的位子已经抓在手里了。

    现在,李媛突然轻飘飘地来了这么一句,一道惊雷已经不足以形容了,当然了,五雷轰顶又未免太过了。

    省委书记都问话了,刘荣轩当然不能当死狗了。

    “报告首长,这个问题以前想过。”

    刘荣轩的声音重点突出了以前。

    言外之意就是,你们要是不把荆田平调走,老子也不会生出这种野心来!

    “哦,那你是怎么想的?”

    今天的省委书记似乎化身为邻居大妈,仿佛是在准备为邻家小伙做媒,当然要详细调查小伙的心里状态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想的,无非是两条路而已。”

    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刘荣轩也没什么不敢说的了,虽然跟姜平海一再承诺过,要为天下苍生出一份力,走自己的经世济民之道,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为了这个目的,自己就可以忍受一切!

    再说了,以后就算是不从政了,跻身商海也一样可以经世济民呀。

    何为经世济民?

    不外乎是让经济社会,繁荣社会,百姓安居而已。

    到时候老子有钱了,大不了多搞点福利企业,多做善事,给老百姓提供更多的工作岗位罢了。

    不过,真当了那一天,郭宇轩,花承欢,徐五等人会不会拿自己当朋友呢,生意真的有这么好做?

    当然了,就凭自己现在的身价即便是什么都不做,也足以养活几代人了,但是,就这么混吃等死是自己的理想吗?

    思虑及此,刚刚涌上胸腔的热血顷刻间就烟消云散了,汗珠从刘荣轩的脑袋上不停地往外冒。

    “哦,你倒是还有两条路,可以呀,早就为自己准备好后路啦。”

    话筒里响起了李媛略有些惊讶的声音,“说说看,哪两条路?”

    “报告首长,一条路是服从组织安排,另外一条路是坚决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对着话筒,刘荣轩大声地说道。

    话筒那边沉默了下来。

    “好小子,这段时间长进不少呀,还知道收敛一下了,你怎么不张狂啦?”

    李媛的冷笑声响了起来,“我知道,你说的一条路是服从组织安排,另一条路是老子不干了,是不是?”

    这话虽然没有斥责之意,但是,语调却表明了李媛洞察一切的智珠在握。

    哪怕是被说中了心事,刘荣轩当然不能傻乎乎地承认,慌忙摇摇头,“首长,您误会了,我是一颗红心向着党,一心扑在工作上,还想着为更多的群众服务呢。”

    “行了,少给我胡说八道,你当我看不透你那大脑袋里想什么吗,明天我去东湖看一看情况,要是没治理好,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罢,电话就挂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