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00 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1200 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荣轩,你也别想多了。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la”

    陈金阳下到一楼,紧走几步走到刘荣轩的身边,摸出一颗烟递过去,“要想做事,哪有不被人暗中使绊子的,有些人自己不行,也看不得别人做事,更不用说你最近搞得风风火火,群众交口称赞啊。”

    “有些人就是见不得别人好!”

    “没啥,我就是心里有些不舒服罢了。”

    刘荣轩接过香烟点燃,摇摇头,“你说得对,有些人自己不做事,也不容许别人做事,更看不得别人做出点成绩来,习惯啦。”

    “没事,只要群众支持你,省委领导信任你就足够了。”

    陈金阳哈哈一笑,“不说了,走了。”

    “金阳部长,慢走。”

    刘荣轩呵呵一笑,拍了拍陈金阳的肩膀,转身上了车。

    汽车缓缓向前行进,刘荣轩掉头看向窗外,周桐的反应是意料中的事情,却不知道接下来高明春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万胜利是他们几个人之中最为老成的一个,只希望他能够看清楚大势,即便是要暗中使绊子,他们也要能够把握好度。

    要不然的话,事情真要是闹大了,吃亏的只能是他们,对自己并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希望万胜利他们能明白这一点。

    当然了,这对于万胜利来说也是一个收拢人心的机会,让荆田平之前的那些势力归拢到他的麾下的机会。

    所以,万胜利出主意暗中使绊子是必然的。

    万胜利肯定也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的,只要是个聪明人都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

    这的确是个机会。

    天色黑了下来,万胜利坐在书房的阳台上默默地抽烟,今天下午常委会上发生的事情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事实上,万胜利对刘荣轩也很不爽,刘荣轩要搞什么商品粮基地,却偏偏又不跟他商量,直接就让谭年飞操持这个事情,完全绕过了他这个分管副市长。

    只不过,万胜利的心里很清楚,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出风头的好,刘荣轩正想着提溜个人出来杀鸡骇猴呢。

    何启山那个蠢货,居然为了这点事情就向省委打小报告。

    省委把荆田平调走,就已经表明了省委的决心了,自己这些人这些年紧跟着荆田平的步伐,省委会不知道这些?

    荆田平突然被调走,就证明省委有意动悦洋市党政领导班子了。

    而不是仅仅动了荆田平就了事。

    现在这个时候,何启山那蠢货居然跑到省委省政府去打小报告,刘荣轩就等着他来这一手了,说不定这些都是刘荣轩故意搞出来的,为的就是要激怒自己等人,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果然,何启山那个蠢货上当了。

    当然了,这件事情对自己也是有好处的,现在高明春那些家伙面对刘荣轩的咄咄逼人,已经手足无措了,否则的话,也不会出现何启山去向省委省政府领导打小报告的事。

    不过,今天的常委会上发生的事情又会让他们像打了鸡血一样的。

    不出意外的话,高明春的电话应该就要到了。

    刘荣轩上任之后,自己就已经把他的履历详细地研究过一番了,这家伙绝对不只是抓经济工作上很有一手,他在搞斗争方面也绝对很内行。

    以刘荣轩的政治智商,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直接绕过分管副市长来下命令,是很不得人心的举动。

    他跟自己等人打招呼,要是自己等人跟他虚与委蛇地应付,他到时候再绕过自己等人直接跟下面打招呼岂不是更加名正言顺?

    甚至还可以让省委领导对荆田平这一系的人更为厌恶。

    这种状况对于刘荣轩来说应该是更好的结局啊。

    刘荣轩为什么会选择这么做呢,他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

    官场上的人做事,肯定是怀有目的的,更何况刘荣轩这样的聪明人,绝对是走一步算五步的角色,他肯定故意这么做的。

    只不过,刘荣轩在图什么呢?

    不管他了,这对自己来说可是一个收拢人心的机会,必须要抓紧时间来做了,要不然的话,荆田平以前提拔起来那么多的人,岂不是白白便宜了其他人。

    思虑及此,万胜利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怎么高明春的电话还没到呢。

    难道这家伙真的自己拿定主意了?

    就在这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万胜利一把抓起电话看了一眼,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腔调马上就拿了起来,“老高,这么晚了还没睡呢?”

    “这么早睡什么呀。”

    话筒里想起高明春的大笑声,“胜利,我们几个人在打麻将,你要不过来看看热闹?”

    “你知道我不打麻将的。”

    万胜利往沙发上一靠,右脚一抬架在左膝盖上,轻轻地一抖,“你们玩开心就好了,对了,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刚刚我们聊起了今天的市委常委会,刘荣轩被周桐骂了个狗血淋头,这说明周桐也看刘荣轩不爽啦。”

    话筒里响起了高明春的笑声,“我们正商量着要不要好好地利用一下这个机会,给他搞个灰头土脸。”

    “搞得刘荣轩灰头土脸?”

    万胜利一愣,嘴唇一撇,心道就凭你们这些蠢货加起来都不够让刘荣轩费脑筋的,他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是刘荣轩设下的陷阱。

    “怎么,你不相信?”

    话筒那边的高明春哼了一声,“我跟你说,这事儿还真有可能闹起来,在网上爆料出来,到时候再找人炒作一下,我就不信不会搞得他焦头烂额!”

    “相信,我怎么会不相信你老高的能力。”

    万胜利摇摇头,“你老高振臂一呼,那些小老板哪个敢不听你招呼,说不定要让他们揍刘荣轩一顿都没有问题。”

    “胜利,你别激我。”

    话筒那边重重地哼了一声,“他要是惹恼了我,这还真是有可能的。”

    “不过,老万,你想好了没有呢,你闹得市政府鸡犬不宁,刘荣轩固然焦头烂额,我们呢?”

    万胜利叹了口气,“你以为省委领导是瞎子,傻子啊,他们会不明白是我们在背后捣鬼,本来他们就对我们心有不满,你闹得这么大,这不是自己往枪口上撞吗?”

    话筒那边沉默了下去。

    “再说了,市长都被他们弄走了,你觉得省委就只是为了把市长调走,而不动我们?”

    万胜利对着话筒叹了口气,“到时候,别是刘荣轩没什么,倒是搞到我们自己焦头烂额啊。”

    “那我们就这么沉默下去,眼睁睁地看着刘荣轩骑在我们头上拉屎撒尿?”

    话筒那边的高明春重重地哼了一声,“再说了,现在周桐都看他不顺眼了,这个机会可不能错过了。”

    “我没说不做任何反应啊。”

    万胜利淡淡一笑。

    “哎,这么打电话不方便,你马上过来吧。”

    话筒那边的高胜利哼了一声,“你知道我们在哪里打麻将吧?”

    “知道,知道,我这就过去吧。”

    万胜利挂了电话,从椅子上站起身向书房外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