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94 欺人太甚二
    1194 欺人太甚二

    “对呀,你怎么早不跟我们说?”

    何启山眉头一皱,语重心长地说道,“老常,有什么事情别藏着掖着,市长现在走了我们几个也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要同舟共济才行啊。”

    “我知道。”

    常天琪叹了口气,抬头打量了一眼办公室,“我这正准备找个合适的地方啊,难道就在这办公室里讨论这事儿?”

    高明春的心头一凉,一股凉气从尾椎骨直冲脑门,整个身子都麻了。

    倘若荆田平跟省委如实交代了,那自己等人岂不是麻烦大了,虽然说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荆田平自己也脱不了干系。

    更不用说荆田平的女儿女婿已经走了。

    不过,这种事情也不好说,反正荆田平本人没有贪腐行为,他完全可以把事情都推给他的女儿女婿,反正他们已经移民出国了。

    更何况官场上这种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事情见得太多太多了。

    “对,对,这事儿不适合在这里讨论。”

    何启山一下子也忘记了刘荣轩欺负到他头上的事情了,“这样吧,中午我们去你家蹭顿饭吧。”

    他的声音一顿,目光转向高明春,“老高,你说呢?”

    “我没意见,只是辛苦嫂子了。”

    高明春点点头,“去外面的话,我们几个走到一块太扎眼了。”

    “那行,我一会儿给家里打个电话。”

    常天琪点点头,“荆市长说得不多,只说让我们低调一点,最近不要出什么风头了,省委很可能会提溜几个人出来杀鸡骇猴。”

    何启山顿时感觉到一股凉意直冲脑门,眼前有些发黑,身子一晃,几乎要一头栽倒在地。

    “喂,老何,你怎么了?”

    坐在他身边的高明春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何启山的胳膊一拉,稳住了他的身子。

    “没什么,这两天有些头晕,大概是血压又高了。”

    何启山的脸色有些苍白,抬手扶着额头,慢慢地站起身向外走去,“那就今晚上去老常家蹭饭,我先去医院检查一下。”

    看着何启山有些佝偻的背影,高明春的脸色越发地阴沉起来,这几年悦洋市的教育经费的大头都用在教育基础建设投资上了,而这一块的水分极大。

    去年还发生了几起新建校舍的质量事故,闹得民怨沸腾,何启山这家伙肯定在其中捞了不少,现在听到荆田平被省委约谈,大概是心虚了。

    “老何的身体一向不错的啊,今天是怎么了?”

    常天琪叹了口气,“上了年纪就要注意保养身体了。”

    “我记得刘荣轩在汇丰县的时候,就针对教育系统动过一次大手术啊。”

    高明春面色凝重地说道,“老何大概是担心被刘荣轩找上门来啊,难怪他今天反应这么大,去年的那事儿虽然过去了,但是,刘荣轩要对他动手的话,肯定是又要翻出来的。”

    常天琪点点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刘荣轩这个时候搞什么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很有可能是要拿何启山动手了。

    刘荣轩回到办公室,已经是上午十点四十了,市民政局长马薇,市教育局长王滨以及陆远平都已经在等着了。

    “好了,你们坐吧。”

    刘荣轩端起水杯喝了一口,“今天紧急召集你们几个人过来,是有个工作要跟你们商量一下。”

    事实上,刘荣轩回来之前,陆远平已经跟马薇和王滨交谈过了,他们自然知道今天刘荣轩召他们过来是谈论什么工作了。

    “前段时间我去江平县看了看……”

    刘荣轩简明扼要地提了一下教育系统要注意加强爱国主义教育的事情,然后就提到了组织中小学生去纪念馆参观学习的事情。

    “领导,我们教育局的经费虽然不多,但是,这是关系到祖国的将来,无论如何也要挤出钱来支持这个活动。”

    教育局长王滨首先表态,虽然刘荣轩只是主持市政府的工作,但是,要收拾他一个教育局长还是很容易的。

    再说了,刘荣轩对教育是很关心的,之前在汇丰县的时候就对教育系统进行了整顿,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往枪口上撞啊。

    “孩子们是祖国的未来,这个时候不舍得在教育上投入,将来我们祖国的建设发展就要落后于人啊。”

    刘荣轩点点头,“教育经费的问题不用担心,以后市政府会加大这方面的投入。市教育局拿出一笔经费来拨给每个学校,由各个学校自行组织参观学习,不管是高三还是初三,这种学习教育都必须参与,没有一个良好的人生观,价值观以及世界观,学习成绩再优秀,将来走向社会也成不了对社会有用的人才。”

    “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才,是我们教育的基础理念。”

    说罢,刘荣轩转头看了一眼民政局长马薇,“马局长,江平起义纪念馆申请加入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事情,我已经向省委李书记,省长汇报过了,剩下的工作就由你来做。”

    “领导,之前江平县跟我们联系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做准备工作了……”

    马薇详细地汇报了情况,虽然她是个女人,却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

    “远平同志,马上就要开学了,你们要做好准备迎接第一批去参观学习的学生。”

    刘荣轩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具体的事宜,就由你和王滨去商量,我也就是给你们牵根线搭座桥而已。”

    这话就是在说今天的谈话结束了。

    “领导,我回去工作。”

    马薇率先站起身。

    不过,王滨和陆远平两人却没有要走的意思,显然是有话要说。

    “领导,我也走了。”

    陆远平见王滨也不走,只好起身离去,事实上他想跟刘荣轩汇报一下,分管教育的副市长何启山似乎对这个爱国主义教育工作有些不满。

    看着陆远平走了,王滨就说话了,“领导,我有个事情要向您汇报。”

    “说吧,我就知道你们一个个都有事。”

    刘荣轩点点头,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刚刚在来的路上,何启山副市长给我打了个电话,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说我把教育系统搞得乱七八糟,好好的教学工作不抓,搞什么爱国主义教育,就是在哗众取宠之类的。”

    “总之,劈头盖脸地骂了我一顿,还说是不是教育经费太多了,有钱没地方花。”

    “有些人鼠目寸光,还觉得别人站位高了碍着他的视线了。”

    刘荣轩摇摇头,“王滨,对孩子们加强爱国主义教育是必须的,学生时代是他们接触社会的第一步,正是树立正确三观的时候,要让他们意识到今天安稳幸福的生活来之不易,要让他们明白这些都是先辈们用鲜血换来的。”

    他的声音一顿,“我向省委省委李书记,何省长都详细汇报过,他们也都很赞成我的思路,下一步就会在全省党员干部中加强这方面的思想教育。”

    “有些人只能看到脚脖子的地方,就让他们看好了,你做好相应的安排就是了,他要是还有意见让他来找我。不过也要注意一些细节的地方,例如出行安全,组织有序等等。”

    有了刘荣轩这句话,王滨就放心了,当即点点头,“领导,您放心,我马上回去针对爱国主义教育做一个详细的方案。”

    “去吧,好好干。”

    刘荣轩微笑着点点头,“教育不仅关系到个人,也是事关国家命运前途的大事,切不可因小利而失大义啊。”

    “领导,您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了。”

    王滨用力地点点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