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56 突然就变天了三
    1156 突然就变天了三

    “变天了。”

    常天琪靠在沙发上,微闭着眼睛,听着窗外雨滴砸在玻璃窗的声音,长长地叹了口气,想起刚刚去见荆田平的(情qing)形,心头更是郁闷得不行,荆田平居然惊慌失措了!

    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人看见过荆田平这幅模样,跟那些落马官员们的表现很有几分相似!

    敲门声响了,高明(春chun)推开门走了进来,“老常,市长呢,怎么不在办公室了?”

    “我怎么知道。”

    常天琪摇摇头,“不用去找了,我刚刚跟他谈过了,这事儿是真的,省委已经确定让刘荣轩来主持市政府的工作。”

    “啊,那市长调去哪里?”

    高明(春chun)一愣,“我这就一上午不在,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平调进省人大办公厅。”

    常天琪叹了口气,“对了,我想起来了,他说是接到省委组织部的电话了,应该是去省委见边部长了吧。”

    “吓我一跳。”

    高明(春chun)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我就说了,这种突然袭击怎么着也得跟当事人打个招呼吧,刘荣轩都被叫去省委谈话了,怎么市长没被叫去谈话。”

    “这又不是双规,还搞什么突然袭击。”

    “你想多了。”

    常天琪摸出一颗烟递给高明(春chun),“市长都要退二线了,在悦洋干了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这个时候怎么会跟他过不去。”

    “不是我想多了,老常,这个时候我们必须得多想啊。”

    高明(春chun)摇摇头,叹了口气,“市长这么一走,我们的(日ri)子就不好过啦,刘荣轩那小兔崽子肯定会狠狠地收拾我们的。”

    “怕他个(屁pi)。”

    常天琪狠狠地吸了口烟,眼睛里闪过一抹寒光,“他要是老老实实地照顾着大家的面子也就罢了,他要是敢甩脸子,老子分分钟让他好看。”

    “惹得老子火大了,到时候就给他来一个政令不出市政府!”

    他的声音一顿,“我就不相信每件事(情qing)他都亲自去做。”

    “这是两败俱伤的做法,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这么做的好。”

    高明(春chun)摇摇头,“再说了,就是你想这么做下面的人会跟着这么胡来?你以为你是市长,你说什么别人就跟着去做?”

    常天琪闻言一愣,眉头一皱,“虽然我不能命令所有人,但是,我管的那些部门领导肯定要听我的,除非他们想进去蹲几年!”

    “老高,不是我说你呀,这个时候我们就应该携手共进退,而不是互相拆台,要不然的话,等刘荣轩那小子聚集起一帮人在(身shen)边,我们再想给他颜色看看就晚啦。”

    “对,你说得对,这个时候我们是应该携手共同进退。”

    高明(春chun)面色严肃地点点头,“不过,我们必须商量好了怎么来,要动手的话就要弄出大一点的声势来,要让省委意识到刘荣轩的能力不足,让他来主持悦洋市政府的工作就是一个错误。”

    “要让省委领导意识到,必须换一个人来主持悦洋市政府的工作,要不然的话,以后乱起来就更加不可收拾!”

    他的声音一顿,“所以,我们携手共进,要是我们各自为战的话,反而会打草惊蛇,让刘荣轩警惕起来那就更不容易得手了。”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

    常天琪点点头,“要不然今晚上我们几个一起商量一下,趁着市长还在。”

    “现在暂时还没有必要。”

    高明(春chun)面色严肃地摇摇头,“先看看(情qing)况再做决定,就像你刚刚说的,他要是不搞什么幺蛾子,那也就算了,毕竟事(情qing)闹大了,省委领导对我们肯定会心有不满的。”

    “这个时候不能再跳出来了,以前有市长帮忙挡着,现在我们要靠自己了。”

    “是呀,以后我们只能依靠自己了。”

    常天琪喟然感叹一声。

    “总算是下雨了,(热re)了一个多月不下月也是够了。”

    蒋秀吉端着水杯喝了一口,看着窗外突如其来的大雨,摇了摇头,这还真是巧了,先有悦洋官场突然变天了,紧接着老天爷就突然间变脸了,下了一场大雨。

    难道连老天爷都在为悦洋的群众庆贺,悦洋官场突然变天了。

    倘若是换在古代,说不定就是天降祥润了。

    如果刘荣轩抓住这个奇妙的巧合,暗中加以宣传的话,肯定能让他更容易在民间树立威信。

    虽然说现代社会人的思想已经进步了很多,但是,这种奇妙的巧合在社会上还是很有些市场的,尤其是农村那些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们,说起这些神神道道的事(情qing)更是兴致盎然。

    不过,这一次省委的动作的确是有够迅速的,也足够保密啊,居然直到现在才有了风声传出来。

    而且刘荣轩去省委谈话的时间在前,荆田平被叫去省委的时间在后,这里面可就很有说道了。

    按说应该是是先叫荆田平谈话,然后再叫刘荣轩去谈话。

    现在省委掉了个顺序,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难道是省委组织部的人搞错了顺序,这种可能(性xing)不大,毕竟,这种工作流程不知道走了多少遍了,怎么可能出差错。

    即便是出了差错,难道省委组织部长边锋会不懂?

    排除了这个可能的话,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这是省委故意这么做的!

    那为什么省委要这么做呢?

    高速公路上,悦洋省委的市委三号车冒雨飞驰,刘荣轩掉头看向窗外,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虽然明知道下雨是自然现象,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领导,对面那辆车好像是市长的二号车。”

    坐在副驾驶上的黄翡突然说话了,目光盯着迎面飞驰而来的汽车。

    刘荣轩闻言一愣,转头一看,就看见一辆白色的奥迪飞驰而过,隐约看见车牌最后的一个数字是二。

    “这个时候他去省委干什么,难道上午省委没有找他谈话?”

    “没听说他上午出去啊。”

    黄翡低声说道,“听说他还在办公室发脾气了,中午还听到他的秘书长在食堂里诉苦呢。”

    “对了,昨天晚上我听说了一件事(情qing),他的女儿女婿昨天上午出国旅游去了,当时我还觉得奇怪呢,他女儿的生意做那么大,听说资产都上亿了出国旅游有什么稀奇的。”

    黄翡笑道,“今天我才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呀,人家是正常出国旅游。”

    刘荣轩笑了笑,“没证据的事(情qing)不要乱说,影响不好,下次注意了。”

    “是,我明白。”

    黄翡嘿嘿一笑,心里很明白刘荣轩表面上训斥自己,实则是在鼓励呢,否则就不会说下次注意了,而是以后不要再传了。

    “对了,他女儿叫什么名字?”

    刘荣轩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女儿叫荆楚红女婿叫林洪俞,他们的公司叫红玉集团。”

    黄翡轻声回答,“公司的总部设在白沙,不过,也经营房地产生意。”

    刘荣轩点点头,转头看向窗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