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41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二
    1141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二

    “这倒是,他老人家就是我们的定海神针啊,有他在这悦洋的天,还真就变不了。 .kanshu.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庞德禄微笑着点点头,左手抚摸着右手的指头,刚刚那一拳太用力了,这会儿感觉到整个右手都是火辣辣的疼啊。

    “行了,你去找点药擦一擦。”

    董平亮站起身,“我先走了,晚上一起去喝两杯打上几圈麻将,乐呵乐呵。”

    “好,晚上打上几圈,然后再去泡个澡。”

    庞德禄笑了笑。

    送走了董平亮,庞德禄抓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华远的电话,“华远,你在哪儿呢,老子是让你去监督巡视的,不是你让对审计工作指指点点的,你他妈搞什么名堂,董平亮都找上门了,你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嘛,你不知道这么多年的审计工作都是这么来的嘛,这几十年都他妈去吃屎啦……”

    对着话筒一通臭骂,庞德禄的心里的火气消了不少,“行了,这事儿不用你管了,你他妈给老子滚回来!”

    扣上电话,庞德禄伸手去端茶杯,这才想起来水杯刚刚已经打烂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人都死哪儿去了,还不给我老子拿个茶杯过来!”

    董平亮上了车,眉头就紧紧地拧成一团,他的心里很清楚,华远是冲着自己来的,更准确的说,是刘荣轩出手了!

    大意了,大意啦,太小看刘荣轩这小子了,董平亮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掉头看向窗外,虽然说那些小企业老板在鼓动下去市政府找刘荣轩闹事,但是,收效甚微啊,这小子口气赢得很。

    也就是让荆田平找了借口将刘荣轩踢到省委党校去坐一个月冷板凳而已,可是再过半个月这小子又要回来了。

    这下该怎么办?

    现在已经不是要不要把厂里的污水处理设施升级的问题,而是账目怎么做的问题,再精明的会计做的假账,在审计局的审查下都能查个水落石出,除非是资金没有在账目上出现过。

    但是,钱又不是从天下掉下来的。

    妈的,还真他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当初要是给刘荣轩几分面子,随便掏点钱出来做个架势,把这事儿应付过去就好了。

    现在该如何是好?

    六月十九日,星期四,五月初四。

    下午没有课,刘荣轩请了假,准备去给李媛送稿子,花了近二十天总算是完成了李媛交代的工作。

    关键是在省委党校培训,一些具体的数据只能通过电话联系,让秘书黄翡去找资料,要不然的话,速度就要快得多。

    汽车刚刚驶进省委大院,手机就响了起来。

    刘荣轩停了车,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立即接通电话,“华远,找我有事?”

    “领导,好消息啊。”

    话筒里响起华远略有些兴奋的声音,“悦洋日化集团的账目存在重大问题,很多笔资金去向不明……”

    这算是什么好消息?

    刘荣轩有些哭笑不得,当然了,当初是自己让华远重点关注悦洋日化的审计结果,言外之意华远肯定也懂。

    “其他单位呢?”

    刘荣轩摸了摸下巴。

    “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问题,不过,比悦洋日化的问题要轻得多,这也是正常的现象往年也是如此。”

    话筒那边的华远笑道,“对了,董平亮应该已经发觉了,刚刚我们局长打电话把我臭骂了一顿,说我不该这么认真走走过场就行了,他已经不让我管这个事儿了。”

    “庞德禄好大的胆子啊。”

    刘荣轩冷笑道,“华远,你把东西保存好就行了。还有,你马上去找市委周书记汇报这个情况,就说我让你去找他的。”

    “好,我马上就去。”

    挂了电话,刘荣轩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寒光。

    来到方芸的办公室,刘荣轩还没开口,方芸起身迎了上来,“刘市长,你来啦,喝杯茶休息一下,老板再跟权书记谈话。”

    “好的,谢谢。”

    刘荣轩接过纸杯喝了一口,心里一动,这个时候李媛跟全敏学谈话,难道是有什么大动作了?

    “不用谢,那你坐一下,我去里面看看情况。”

    方芸拎着水壶起身走了出去。

    等了有几分钟,方芸回来了。

    “刘市长,老板让你进去。”

    刘荣轩点点头,放下纸杯拎着手包走了出去。

    “两位首长好。”

    一进门,刘荣轩就看见权敏学坐在沙发上,李媛坐在办公椅子上,面色有些严肃。

    “敏学同志,刘荣轩来了,当面问他吧。”

    李媛点点头,目光转向全敏学。

    刘荣轩闻言一愣,这是怎么了,难道有人向省纪委举报自己了?

    “刘荣轩同志,你来得正好。”

    权敏学面色严肃地看着刘荣轩,“有人举报你生活奢靡,穿几万块钱一套的西装,戴一块几十万的百达翡丽手表,开几十万一台的车,怀疑你收受贿赂,你怎么看?”

    “啊,有人举报我?”

    刘荣轩傻眼了,“权书记,前几年也有人向省委举报过我一次,理由也是您刚刚说的这些,我记得当时省委成立了专案调查小组对我进行了全方位的调查。”

    他的声音一顿,“我的回答还是几年前一样,这纯粹就是某些人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故意诬陷我的,不论我在哪一个岗位上工作,我从来没有拿过不属于自己的一分钱,从来没有利用权力为自己谋私利。”

    “那你的衣服,你的手表,你的这些东西怎么来的?”

    权敏学眉头一皱,这个事情发生的时候他还没调过来呢,自然也不知道了,接到举报信之后马上来向李媛汇报,之所以这么重视也是因为刘荣轩是悦洋市的市委常委,还是省委副书记梅春平的爱将。

    “权书记,这个事情我有错误,我向组织上坦诚错误,请求处分。”

    刘荣轩叹了口气,“作为一个党员干部,我是应该要节俭朴素一点,但是,这衣服是我妻子买给我的生日礼物,我不能拒绝她的一片好心吧。”

    “至于这块手表是我天喝多了,一时冲动买下来的,买了总不能扔家里不管吧?”

    “我是问你的钱哪里来的。”

    权敏学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刘荣轩不是贪污受贿所得就好办,要不然的话,还真不好面对梅春平啊。

    “报告权书记,这些钱是我家里的。”

    刘荣轩挺直了腰杆,大声回答,“您可能不了解我家的情况,我家里还算是有点小钱,轩然影视是我家的公司,另外益阳市的哪家炫琳药业公司也有我家的股份,还有几年前我爸跟几个朋友在京城修了一家小区,现在还有一百多套房子在手里……”

    看着刘荣轩侃侃而谈的样子,权敏学愕然地张大了嘴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