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99 富贵险中求
    1099 富贵险中求1099 富贵险中求

    二月二十五日,正月初七,星期三,小雨。

    刘荣轩刚到办公室,黄翡就进来报告,审计局的副局长华远来了。

    很显然,华远是来拜年的,毕竟才汇报过工作没几天,哪有那么多工作要汇报的,当然了,对于有人主动投靠过来,刘荣轩当然是持欢迎态度。

    尤其是现在他一点基础都没有,还被市长荆田平那个老东西打压,在这种情况下,敢于投靠过来的人,都是有些胆气魄力,要么就是搏一把的有血性的人。

    至于是不是荆田平派过来的卧底,刘荣轩觉得可能性不大,原因很简单,荆田平的时间不多了,再一个以荆田平在悦洋市的权势地位,完全没有做这种脱裤子打屁多此一举的事情。

    “市长,祝您在新的一年里大展宏图……”

    华远一进门,就连忙给刘荣轩拜年,这些祝福的句子说得顺畅无比,显然是来之前已经演练过不少次了。

    “华远同志,新年好。”

    刘荣轩呵呵一笑,摸出一颗烟扔过去,“有个事情跟你说一下,以后在称呼上绝对不能大意,我是副市长那就叫我刘副市长,或者叫我荣轩同志,要么称呼我的名字也行。”

    他的声音一顿,“现在从上到下对作风纪律都很重视,职务上的称呼也可以算是一种行贿的。”

    “是,是,我记住了。”

    华远闻言一愣,愕然地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点点头,心道,直呼名字肯定是不敢的,叫荣轩同志也不合适,叫副市长有些不好听,尤其现在还是新年大节的,职务称呼前带个副多不吉利啊。

    聊了几句之后,刘荣轩很随意地问了一句,“最近市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

    “总体上还算是平静吧。”

    华远笑了笑,“不过,杨楼区那边发生了一起凶杀案。”

    “凶杀案?”

    刘荣轩闻言一愣,“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没有看到新闻播出来?”

    “昨天中午才发生的事情……”

    华远立即向刘荣轩详细地汇报了情况,案件发生在杨楼区环保局的家属院内,行凶者是杨楼区的一家化工厂的老板,名字叫刘德清,去年有人大代表反映他的工厂排出的废水废渣严重污染了环境,影响了附近居民的生活。

    区环保局就去查封了他的化工厂,开出了罚单,并责令他限期整改,没想到这家伙不当一回事,工厂不做任何整改。

    环保局复查的时候发现这个情况,当然是很不高兴了,马上就决定查封化工厂,勒令刘德清停工,并责令他限期整改。

    这个刘德清也是个二愣子性格,等环保局一走,他又再度开工了。

    如此几次三番地挑战环保局的耐心,事情就严重了,结果就是刘德清厂里的设备被锁上了,他本人被拘留了一个月。

    一个月之后,刘德清从拘留所出来,已经是过了春节,他对环保局带头执法的副局长王元亮怀恨在心,在环保局的家属院观察了几天,踩好了点,然后就在昨天中午动手了。

    幸好现在是冬天,王元亮穿了厚厚的大棉袄,尽管如此,王元亮还是被捅了三刀,已经送到医院去抢救了。

    刘德清本人则被小区的保安当场抓住,送到派出所了。

    “领导,环保工作不好干呀。”

    华远轻轻地叹了口气。

    刘荣轩闻言一愣,这才明白过来,敢情华远是来提醒自己的,显然这家伙也知道了荆田平视察悦洋石化集团的讲话了。

    “正是因为工作不好干才要努力去干。”

    刘荣轩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看着华远笑道,“工作要是好干的话,大家都一拥而上,怎么体现出你的能力,怎么让别人觉得你与众不同?”

    “正因为有困难有风险,才要迎难而上,有危险同样也有机遇,不是有句老话叫富贵险中求嘛。”

    华远闻言一愣,马上就明白过来,刘荣轩也知道荆田平有意把环保这个费力不讨好的工作交给他了。

    只不过,看刘荣轩现在的架势,似乎是并不在意啊,难道还真的想从环保工作入手打出一片江山来?

    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悦洋市大大小小的化工厂,造纸厂,水泥厂等等至少得有几百家,也正是这些企业支撑起了悦洋市这几年的经济发展。

    而这些企业又是环境污染的源头。

    要么保持经济增长,无视被污染的环境,无视人民群众的呼声,要么就出大力整治环境污染,减缓经济发展的速度。

    市委市政府的态度已经不言自明,从这几年悦洋市的经济数据上就能看出来。

    这几年,悦洋市的经济增速一直是全省增速前三,倘若大力治理环境污染的话,不知道多少企业要关停,经济数据怎么会这么漂亮?

    至于市委市领导在一些场合的讲话,那不过是在演戏而已。

    环境污染不污染又影响到不到领导们的生活,而经济数据却是领导们在仕途上赖以生存,高升的基础!

    两相一对比,该怎么选择当然不言自喻。

    本来环保工作是副市长常天琪分管的,现在荆田平把环保交给刘荣轩来负责,还要成立所谓的环保治理小组,这分明就是给刘荣轩挖坑啊。

    “领导,现实是很残酷的,不会以我们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华远叹了口气,“以前常副市长分管环保的时候,基本上也就是开开会,宣讲一下上级的环保工作指示精神等等。”

    “只是嘴巴上说得好听而已,实际行动上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动作。”

    “你的意思我理解了,谢谢你的关心,华远同志。”

    刘荣轩呵呵一笑,“我会小心行事的,至少也要给我了解情况的……”

    正说这话,刘荣轩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

    刘荣轩抓起手机看了一眼挂了电话,看着华远笑道,“总之,你的心意我收到了,谢谢。”

    “领导,您忙,我不耽误您的工作了。”

    华远迅速站起身,他知道刘荣轩的心意已决,的确,环保工作也是最容易看到成效,也最能够获得群众认可的。

    富贵险中求嘛,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主动投靠刘荣轩,何尝又不是另外意义上的富贵险中求呢。

    “小诗姐,新年好。”

    送走了华远,刘荣轩抓起手机回拨了过去,看到顾小诗的手机号码才想起一件事情,说好了要去京城找门路,帮炫琳药业公司拿到生产疫苗资格的。

    “荣轩,新年好,祝您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步步高升。”

    话筒那边的顾小诗连声祝贺,随后话题一转,“对了,上次跟你说的疫苗的事情呢,办得怎么样了,你也该给我个话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