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77 适可而止
    ,精彩小说免费!

    1077 适可而止

    回家过了一个愉快的周末,刘荣轩在星期一的早上匆匆地赶回了悦洋市委大院。

    春节一天天临近了,市委市政府大院反而更忙了,原因很简单这个周末市里就要召开两会了。

    对于两会,刘荣轩不是很关心,所谓的选举不过是走过场罢了,他关心的是佳乐超市被砸的案子后续处理结果。

    星期三一上班,刘荣轩就接到电话通知,上午九点半召开常委会,会议的议题是安排两会的一应事宜。

    “同志们,现在开会。”

    周桐清了清喉咙,志得意满地扫了一眼会议室,当一把手的感觉果然是极好呀,这可远比在省政府大院里谨小慎微地过日子要惬意得多呢。

    “今天已经是一月二十八日了,再有两天市政协会议就要召开了……”

    不愧是机关出身的人,周桐就两会的召开详细地安排了工作,方方面面都考虑得很周全,这也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了。

    安排好了两会的工作之后,周桐看了一眼唐永年,话题一转,“永年同志,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吗?”

    “任务,什么任务?”

    唐永年愕然地抬起头看着周桐,一副茫然的样子,事实上,他的心里很清楚,周桐这是问佳乐超市被砸的案子调查情况。

    这个时候,当然不能周桐问什么就马上老老实实地回答,怎么说他也是市委常委市政法委。

    上一次的常委会上,那的确是理亏,发生这么严重的案子之后,公安系统居然在二十多分钟都没反应,要是跟周桐硬顶下去的话,吃亏的只能是他自己。

    这回就不一样啦,怎么可能再让周桐再耍威风?

    就算是荆田平也不会乐意看到吧。

    听到唐永年的反问,周桐的眉头一皱,“还能是什么任务,杨楼区发生了性质这么恶劣的打砸超市的案子,你这个市公安局长就好像没这回事一样呀?”

    “永年同志,你还是不是市公安局长了?”

    “周书记,你是说这件事情啊,我知道,我知道了。”

    唐永年恍然大悟,抬手拍了拍脑袋,“那天散会之后,我就把工作布置下去了,不过,他们一直没有向我汇报,我还以为他们已经向你汇报了呢。”

    “这样吧,一会儿散会之后,我亲自去市局治安支队走一趟。”

    他的声音一顿,“明天,明天我亲自去你办公室详细汇报,保证将整个案子的前因后果调查得清清楚楚的。”

    眼看唐永年这幅无赖模样,听得他一再做出保证,周桐也就决定不跟他计较了,大人有大量嘛,堂堂市委书记总得有几分气度吧。

    再说了也不能逼得太狠了,万一下不来台怎么办,适可而止吧。

    “好,明天你亲自跟我汇报。”

    周桐阴沉着脸,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目光一扫,“大家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

    没有人说话。

    “那好,散会。”

    说罢,周桐拿起水杯和笔记本大步走了出去。

    刘荣轩注意到了坐在对面那边的唐永年,这老狐狸的脸上闪过一抹笑容,嘴唇还泛起了一丝冷笑,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周桐还是太没有基层工作了经验啊!

    你丫的都已经撕破脸皮了,已经开始树立强势一把手的形象了,现在要做的就是全力维护这个形象,进一步丰富它。

    而不是装什么大气度。

    这个时候,装大气度就是给对手一丝生机,同时将自己色厉内荏的底细暴露出来。

    唐永年这样的老狐狸怎么可能会看不透这些?

    可以肯定,打砸超市的案子绝对已经调查得一清二楚了,今天的这一幕绝对是唐永年故意制造出来的。

    甚至这有可能是荆田平跟唐永年提前沟通好了,制定出来的计划。

    目的当然是打断周桐进一步树立威信的计划,而他自己不过是贴上一副老脸而已。

    不错,官场上脸面很重要。

    前提是你在官场上还有维持脸面的机会。

    一旦周桐放开了手脚,死死地揪住杨楼区打砸超市的案子,然后进一步深挖下去,一旦严肃的气氛散发出来,方振华就算是唐永年的亲儿子,强大的压力下也会把唐永年咬出来!

    哪怕是不能对唐永年一击致命,也足以让他损兵折将,同时也严重地打击了唐永年的自信,对于接下来的形势会有非常大的帮助。

    可惜呀,这么好一个机会让周桐就这么错过了!

    看来,接下来的悦洋官场恐怕会有得热闹看啦。

    就在刘荣轩观察唐永年的时候,坐在他身边的荆田平也在暗中观察刘荣轩。

    刚刚周桐让唐永年明天亲自汇报的时候,荆田平看到刘荣轩好像在暗暗地皱了皱眉头了,而且,似乎还轻轻地摇摇头。

    显然,刘荣轩看透了唐永年的缓兵之计。

    这个小年轻不得了呀,得好好地盯着才行,荆田平的心里暗暗警惕起来。

    通常来说,一把手和二把手走了之后,其他人才会离开会议室。荆田平在思考问题,他没有走,其他人自然也不好走人。

    这样一来会议室的气氛就有些奇怪了,仿佛大家都变成了蜡人了。

    “刘市长,我忘了个事情跟你说了。”

    市军分区政委赵建辉一边戴帽子,一边向刘荣轩笑道,“老段来了,还让我帮他约一下你,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去我们军分区一趟。”

    刘荣轩一愣,随后就明白过来,赵建辉所说的老段应该是段峰,立即微笑着点点头,“没问题,我一会儿就过去。对了,你们军分区在哪儿呢?”

    “要不然,你跟我一起走?”

    赵建辉呵呵一笑,他知道了刘荣轩是刚刚来悦洋市工作,恐怕连悦洋市区的路都不认识呢。

    不过,不是有司机么?

    难道是刘荣轩的推托之词?

    这的确是刘荣轩的推托之词,他不敢肯定赵建辉说的是不是真的,准备回去给段峰打个电话,问一下段峰是不是真的来悦洋市了。

    但是,赵建辉直接发出邀请,再拒绝就不好意思了。

    “也好,那我们一起走吧,我对城区还真不怎么熟悉。”

    刘荣轩呵呵一笑,拿起水杯站起身来。

    不过,今天是星期五,看来今晚上要晚点回白沙了。

    他们这么一对话,顿时将荆田平惊醒过来,他立即抓起水杯和本子,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