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43 醉翁之意不在酒七
    ,精彩小说免费!

    1043 醉翁之意不在酒七

    饭局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刘荣轩跟老三分道扬镳之后立即拨通了姜平海的手机。

    “叔,我进京啦。”

    “荣轩,你自己过来吧,我也是刚刚到家。”

    话筒里响起姜平海略有些疲倦的声音,“你阿姨去澳洲看望小琳和孩子们了。”

    “好,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刘荣轩的心头微微有些苦涩,倘若不是因为老三找上门来,他还真没想起来去看望姜平海。

    的确,时间上是很紧张,但也绝对不至于连去看望一下姜平海的时间都没有,归根结底还是对姜平海的决定从心里有些抵触吧。

    虽然说,姜平海让姜琳母子三人出国是出于对他们母子的关心,但是,未免少考虑了一些刘荣轩的感受。

    不管怎么说,姜平海也是为了他们母子的安全着想吧。

    自己还真是小肚鸡肠啦。

    刘荣轩叹了口气,摸出一颗烟点燃吸了一口,心头生出一丝浓郁的愧疚之心。

    打了个车,匆匆地赶到姜平海的家里。

    “叔,您得注意身体了,我看您好像很累啊。”

    看到姜平海,刘荣轩吃了一惊,短短几个月不见姜平海的头上就冒出了不少白发,心头有些酸楚,姜平海为国事操劳忧心,自己还在心里对他心生不满,实在是不该,大大的不该啊。

    “没事儿,这一阵有点忙,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姜平海微笑着点点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看着刘荣轩笑道,“对了,这大半年来工作上的事情很忙,也没怎么关注你了,工作干得怎么样?”

    “叔,基层的工作还不就是那样。”

    刘荣轩嘿嘿一笑,随后脸上的笑容一敛,“您放心吧,我一直牢记您的教诲,不忘初心,走自己的经世济民之道。”

    随后,刘荣轩就向姜平海详细地汇报了工作,不仅仅是汇丰县的工作,也包括江南省的一些情况。

    他没有向姜平海提到老三的名字,也没有说起老三委托的事情,看着姜平海头上的银丝,刘荣轩觉得这些话就说不出口了。

    不过,刘荣轩不说并不意味着姜平海就不知道。

    “荣轩,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事吧?”

    姜平海放下茶杯,抬头看了一眼刘荣轩,“你这几年没有跟京城的这些纨绔子弟们混得太深,这让我很高兴。”

    刘荣轩闻言一愣。

    “当然,必要的交际还是要有的,我只是不希望你跟他们混得太深,忘记了自己的根本立场。”

    姜平海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你要牢记你的立身根本,那些所谓的朋友不过是因为利益而走到一起的,一到关键时候,他们就溜得比兔子还快。”

    他的声音一顿,脸上的表情变得淡然起来,“当然了,官场上多认识朋友也不是坏事,只要不本末倒置就好。”

    “叔,我听您的。”

    刘荣轩嘿嘿一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对了,之前听小琳说你跟紫银集团在非洲一起搞铜矿开发,还有老三他们参加?”

    姜平海放下茶杯,摸出一颗烟扔给刘荣轩,“你跟老三有很深的交情吗?”

    “叔,也就是认识而已,很深的交情谈不上。”

    刘荣轩一愣,难道薛祥涛真的要动手了,区区一个定邦集团应该不能入他的法眼吧?

    当然了,定邦集团的情况复杂,扩张的速度太快,而武辉的身份又很敏感,真要拿这个公司下手的话,起到的震慑作用还是很大的。

    “那就好,老三那一家人你还是尽量不要跟他们打交道,你玩不过他们的。”

    姜平海哼了一声,摇摇头,“尤其是那个武辉,吃相更是难看,蚂蚁吃大象亏得他们也敢下口。”

    他的声音一顿,“短短几年时间定邦集团就成为国内金融界的一只大鳄鱼,每一次收购几乎都是以小吃大,一次两次还可以解释,每一次都这样没问题才怪了。”

    “叔,情况有这么严重?”

    刘荣轩傻眼了,虽然能想得到武辉等人的手段比较狠,但是,具体的情况还真不知道,现在听姜平海这么一说,顿时就吓了一跳。

    不过,定邦集团这几年的扩张速度的确是太快了,短短几年时间就一跃而成为国内最大的金融财团。

    “这些还只是核实了的情况,当然了,这只是初步调查。”

    姜平海面色凝重地点点头,“武辉这么搞,老三一家会不知道?”

    “叔,今天中午老三还跟我一起吃饭了……”

    略一思索,刘荣轩就决定跟姜平海说实话,姜平海虽然是位高权重,但是要想跟老三家过不去,只怕还力有未逮。

    毕竟,他们家在国内政坛的影响力太大了。

    “这么说,老三他们是准备放弃武辉了?”

    姜平海哼了一声,嘴唇一撇,脸上露出一丝鄙夷之色。

    “叔,应该是这样。”

    刘荣轩点点头,随后他就将老三委托他转述的话,一字不落地转述了一遍,末了,又加上一句,“叔,我听老三那意思是武辉是被人推出来当替罪羊了,现在谁有这个能耐敢动他的姐夫?”

    “还能有谁,还不是那些豪门,当年老一辈从尸山血海里杀出一片天地,估计他们也想不到他们的后人会变成这样的德行啊。”

    姜平海眉头一皱,眼睛里闪过一抹寒芒,“这一次的事情也算是让老三一家意识到了,他们家一言九鼎的时代早过去了,估摸着武辉能够当上老三的姐夫,也有人家在利用机会试探一下外界环境的原因在内。”

    “不是吧,这不是拿晚辈的幸福当赌注么?”

    刘荣轩闻言一愣,愕然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姜平海,以姜平海的性格平常很少跟刘荣轩谈起这样的八卦话题的。

    “是那女孩子自己同意的,要死要活地非要嫁武辉,他们为什么就不能顺势而为?”

    姜平海摇摇头,“这样的豪门望族自然不会在意一个女人的幸福,只要这牺牲是有价值的,现在看来还是值得的。”

    “叔,我记得您以前就一再告诫我,要以大局为重……”

    刘荣轩知道姜平海的性子,当然不可能直接说让他不要跟老三他们作对,而是很委婉地规劝了几句。

    “行了,你别说了。”

    姜平海笑了,很随意地摆摆手,“荣轩,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放心吧,这样的小鱼小虾还不值得我费尽周折。”

    “叔,我这是想告诉您,要保留有用之身干大事……”

    刘荣轩一笑,话还没说完,脑海里倏地闪过一道灵光,冷汗顿时就冒了出来,敢把武辉扔出来当替罪羊的人,绝对不是简单人物,搞不好都是正部级吧,这样的人都还只是小鱼小虾?

    “行了,看你被吓的。”

    姜平海哈哈一笑,很大气地摆摆手,“这话出我口,入你耳,谁都不能提,知道吗?”

    “叔,您吓着我了。”

    刘荣轩很夸张地拍了拍胸膛,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不过,您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呀,身体好才能更好地干工作。”

    “放心,我会的。”

    姜平海微笑着点点头,“对了,明轩同志说中组部想调你过来,你小好像不乐意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