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8 缘去则散
    1018  缘去则散

    董勇刚走,敲门声响了,副县长黄凯来了。

    “书记,没打扰您吧。”

    黄凯快步走了进来。

    “老黄来啦,坐,坐。”

    刘荣轩微笑着点点头,伸手指了指沙发,“这段时间我很忙,也没怎么关注你,新工作感觉怎么样?”

    “书记,工作上的压力很大啊。”

    黄凯嘿嘿一笑,“前期胡县长工作做得太好了,我现在是一点动作都不敢有啊,生怕搞乱了现状啊。”

    “老黄,你这话就不对了。”

    刘荣轩呵呵一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老胡的确搞出了不少东西,但是,这正好可以作为你腾飞的基础嘛。”

    “在这个基础上,你可以将一些工作进一步拓展嘛。”

    对于黄凯的谨慎,刘荣轩还是比较理解的,黄凯是从军队转业干部,性格上比较谨慎,专业初期也受到过打击,现在好不容易高升了副县长,这可是很多转业军人都没能跨过的高度。

    “书记,今天我就是来向您请教的。”

    黄凯腆着脸笑道,“我听董县长他们说过,每次跟你谈工作上的事情,都是有一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所以,今天我就厚着脸皮来打扰您了。”

    “那是他们太夸张了。”

    刘荣轩呵呵一笑,摇摇头,“老黄,农业工作重点在哪里呢,重点就在一个农字……”

    虽然黄凯之前在乡镇呆过不短的时间,又在财政局当了几年的局长,但是,怎么当一个有所作为的副县长,怎么抓好全县的农业工作等等,他都没有一个清晰的思路。

    现在刘荣轩有意给他指点迷津,黄凯当然不会错过了,立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将刘荣轩说的话一五一十地记录下来。

    看到黄凯这幅乖宝宝的模样,刘荣轩见状一愣,脸上流出一丝苦笑,本来是想跟黄凯交代几句,然后再去小庙乡看一看。

    现在看来,今天是没这个时间了。

    这一番谈话一直到下班,整个谈话的过程中,黄凯不时地提出心里的疑问,刘荣轩也都一一给予了详细的解答。

    讲话的说得详细,听讲的听得认真,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谈话终于结束了。

    “书记,对不起,耽误您一下午的时间了。”

    黄凯有些不好意思地站起身,“今天听了您这一席话,我感觉比我自己读几十年的书都管用啊。”

    “老黄,这些东西只是我的一点看法,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刘荣轩摇摇头,“以后在工作上你要自己去思考,根据我刚刚说的,从根子上进行分析,一来二去之后你就慢慢地习惯了。”

    他的声音一顿,“对了,药材基地建设得怎么样了?”

    “书记,我前几天才去那边看过。”

    黄凯笑道,“那里现在很漂亮的,现在不是要搞旅游开发么,我倒是觉得药材基地也可以作为一个景点,小庙乡过去也不是很远。”

    “你看,你这个想法就很不错嘛。”

    刘荣轩微笑着点点头,“药材基地的金银花的销售工作准备好了没有?”

    “书记,前几天他们还在跟我抱怨呢。”

    黄凯叹了口气,“他们现在正跟那些制药公司联系,但是,情况不容乐观啊。”

    “老黄,我们要创建服务型政府。”

    刘荣轩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看着黄凯,“尽可能地帮助投资商解决他们遇到的问题,而不是项目启动,资金到位,就跟我们没有关系了。”

    “我们政府是为人民服务,为投资商服务的,群众选举我们出来不是让我们当大老爷的。”

    “是,我记住了。”

    黄凯用力地点点头,“我准备安排人跟进,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对嘛,这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的做法。”

    刘荣轩赞许地点点头,他没有提出来帮忙解决销路问题,一个人包打天下是不行的,这样下面的人就得不到锻炼的机会。

    甚至,很可能慢慢地养成了等靠要的工作作风,这是万万不行的。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书记,您忙,我不打扰您了。”

    黄凯立即起身告辞离开。

    送走了黄凯,刘荣轩抓起手机看了一眼,立即接通电话,“李处长,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呀?”

    “老公,涉及到地下赌场案子的人开始处理了。”

    话筒里响起李嫣然低沉的声音,“你上次不是说赵峥的职务么,这下机会来了,不过,你要想清楚哦,要是赵峥走了,你的手里就没有了杀手锏哦。”

    “那也不能老是这么吊着老赵了。”

    刘荣轩对着话筒叹了口气,的确,有赵峥在汇丰县担任纪委书记,自己的工作就容易开展得多。

    但是,赵峥这副处级也有些年头了,当初要不是姜平海让赵峥来汇丰县帮忙,在姜平海走的时候,赵峥就高升了。

    “那你抓紧时间跟梅部长汇报吧,好了,不说了,我要去接儿子下班了。”

    挂了电话,刘荣轩摸出一颗烟点燃,思索了片刻,还是抓起手机拨通了赵峥的手机。

    “老赵,晚上有安排没有?”

    “没有啊,怎么了想请我吃饭?”

    赵峥跟刘荣轩之间说话颇为随意。

    “没问题,要不然晚上去我家里,让他们送一桌菜过来,我们好好地喝一杯。”

    刘荣轩对着话筒笑道,“在家里喝点小酒应该没问题吧。”

    “那行,我一会儿就去你家里。”

    话筒那边的赵峥呵呵一笑。

    挂了电话,刘荣轩跟林创交代了几句,没有让酒店送酒,他家的橱柜里还有好几瓶飞天茅台呢。

    刘荣轩回到家里,刚刚洗了把脸,赵峥就到了。

    “是不是有什么好事?”

    赵峥摸出一颗烟递给刘荣轩,呵呵一笑。

    “对你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刘荣轩点点头,“省委已经着手处理地下赌场一案的涉案领导干部了。”

    “哦,你说这个事儿啊。”

    赵峥恍然大悟,“我今天也听说了,好像是柏峰要病退。”

    “柏峰要病退了?”

    刘荣轩闻言一愣,虽然说柏峰的儿子柏鸿伟涉案,是地下赌场的幕后大老板,但是,跟柏峰应该扯不上关系啊。

    顶多也就是定性为家属子女没有教育好而已。

    当然,这只是针对地下赌场的案子而已,如果柏峰在其他地方出了问题,李媛自然会新账旧账一起算了。

    “听说是这样。”

    赵峥点点头,吸了口烟看着刘荣轩,“你不会是想赶我走吧?”

    “老赵,对不起,是我耽误了你啊。”

    刘荣轩叹了口气,往沙发上一靠,“当初要不是姜书记让你下来帮我,他走的时候,你就能够提正处啦。”

    “无所谓,留在省纪委机关还不不如下基层呢。”

    赵峥微笑着摇摇头。

    “老赵,这个周末我叫上方南科,一起请省纪委的领导吃顿饭吧。”

    刘荣轩看着赵峥,“现在汇丰的情况已经差不多稳定下来了,你离开了影响也不会很大。”

    赵峥吸了口烟,思索了片刻,“真不需要我帮你了?”

    “我当然想了。”

    刘荣轩摇摇头,“不过,我不能太自私了,也该考虑一下你的前途了。”

    赵峥想了想,说道,“也行,那就麻烦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