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4 待价而沽
    ,精彩小说免费!

    1014 待价而沽

    在机关食堂吃过午饭,刘荣轩回到了家属院,泡上一杯茶,脑海里想起上午下班之前跟王梦飞的那一番谈话,这个王梦飞是什么意思呢?

    这家伙一上任,就跟县委宣传部长陈平之打得火热,而之前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突然间两人就变得跟老朋友一样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的。

    很显然,这个家伙是想跟陈平之抱团取暖呢。

    至于他们会不会跟白楚勾搭在一起,目前还不好说。

    今天上午的工作汇报,更可能是王梦飞的一个试探而已,一方面是试探自己的态度,另外一个方面,也趁机表现出他对自己这个县委书记的尊重,你看,我这一上任就来请教工作了。

    这个王梦飞以前的为人怎么样不清楚,但是,王梦飞今天的表现倒是让认眼前一亮,要么是他的性格变了,要么是背后有高人指点他。

    不管怎么样,王梦飞至少目前表露出了一丝善意,没有要跟自己对着干的意思。

    对于这一点,刘荣轩还是感到很高兴的,现在他可没时间来跟人搞权力斗争这一套啊,他可是对全县干部承诺过不少的事情,现在肩膀上还挑着省委书记李媛交予的重担,压力山大啊。

    就在刘荣轩思考着下一步工作的时候,另一场谈话也在县委招待所里进行。

    “老王,你上午跟刘荣轩谈过了吧?”

    陈平之往沙发上一靠,架起二郎腿,很悠然地吸了口烟,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他的反应怎么样?”

    “一如你预料的那样。”

    王梦飞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他跟我说了很多工作上的事情,不能不说这家伙还是很有一套啊,我记得他是从基层起家的,从来没有接触过组织部的工作,想不到谈论起来也是头头是道。”

    “这个倒是实情。”

    陈平之点点头,“刘荣轩是我们江南官场有名的能人,你当是浪得虚名呢,汇丰县能发展到现在的状况,就是他一手打造出来的。”

    “不管怎么样,刘荣轩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他的声音一顿,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看着王梦飞笑道,“就好像这一次,白楚提出来搞旅游开发,其实也就是为了捞政绩而已。”

    “别看白楚在常委上表现出一副信心百倍的样子,其实,那都是演戏的。”

    王梦飞点点头,“嗯,我也听说了,白楚以前在省委办公厅的时候,就很会来事儿。这种政绩工程反正有政府来兜底,有黄彬权在省委,他再搞几个政绩工程出来,高升是早晚的事情。”

    “我觉得白楚的说法没什么不好,现在人们只是需要一个出行的地方和理由而已,至于是不是真的历史古迹,没有多少人会在乎的。”

    他的声音一顿,“而且,白楚说起这个项目的时候,刘荣轩似乎并没有出声反对啊,说不定他也觉得这个项目可行呢?”

    “老王,你真的这么想?”

    陈平之呵呵一笑,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王梦飞,“如果这个项目可行的话,刘荣轩不自己抓,留给白楚来捞政绩?”

    王梦飞闻言一愣,马上就明白了陈平之的意思,“你是说,刘荣轩是故意等着白楚来搞政绩工程,等着白楚出错,然后看准机会发出雷霆一击?”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老王,没有什么夸张的。”

    陈平之摇摇头,“官场上什么千奇百怪的事情都会发生的,越是刘荣轩这样有能力的人,控制的**就越强,因为他们要表现出能力,要有闪眼的政绩来支撑他一步步地向上爬。”

    “而这些需要下面的人全力配合,掌控力越强,就越容易干出大事来。”

    他的声音一顿,“刘荣轩能力强,关系硬,他的野心怎么会小得了?”

    “我明白了。”

    王梦飞点点头,“刘荣轩是在等着白楚犯错,然后一举打击调白楚的气焰,死死地压制住白楚,这么一来刘荣轩就能够彻底掌控住县委的局势。”

    “老王,基层的情况复杂着呢。”

    陈平之呵呵一笑,“这可比你在办公室写稿子复杂多了。”

    “是呀,我以前就是死脑筋,只知道写稿子。”

    王梦飞叹了口气,“平之,以后你可得好好地提点提点我啊。”

    “提点谈不上,互相帮助吧。”

    陈平之呵呵一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对了,白楚找你谈过话没有?”

    “找了我了。”

    王梦飞点点头,“而且他说的话很有煽动性呢,说什么我们都是白沙来的,就应该守望相助之类的。”

    陈平之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看着王梦飞笑道,“那你是怎么想的呢?”

    王梦飞将香烟塞进嘴里吸了一口,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还能怎么想,当然是待价而沽了。”

    “老王,我也是这个意思。”

    陈平之哈哈一笑,“狗屁的一个地方来的,让我们去当炮火当然说得好听,要是一旦有什么事情了,我敢担保白楚第一个把我们卖了。”

    他的声音一顿,嘴唇微微一扬,“白楚在省委办公厅的名声我可是听说过的。”

    “而且,白楚也未必能斗得过刘荣轩。”

    王梦飞笑了笑,“刘荣轩在汇丰县可是有着很高的威望,而且,又是县委一把手,人家也是有省委大佬罩着的。”

    “还有,我前几天偶然间听到一个消息,黄彬权好像要调走了。没有了黄彬权这个靠山,他白楚算个屁。”

    “不是吧,黄彬权要调走了?”

    陈平之闻言一愣,“这是什么时候听到的消息?”

    “前几天的事情吧,刚好跟几个老朋友一起吃饭,聊到了汇丰地下赌场的事情,听说牵涉到的人还不少,黄彬权可能要调走。”

    王梦飞轻声说道,“据说他的宝贝儿子牵涉进来了。”

    “难怪白楚这么着急要上政绩工程啊。”

    陈平之愕然地瞪大了眼睛,嘴里喃喃地念叨起来,“这一次省委李书记可是要借着这个案子下一盘大棋的,这个案子恐怕不会这么轻易放过的。”

    “这下黄彬权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了,这么看来,黄彬权调离就成了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旋即,他的声音一顿,抬起头看了一眼王梦飞,“不过,黄彬权想调离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吧。”

    “我也就是听这么一说,至于真实性我就不敢保证了。”

    王梦飞摇摇头,伸手端起了茶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